第229章:好惨,裤子都被拽下来_穿成反派赘婿的极品丈母娘
云读小说网 > 穿成反派赘婿的极品丈母娘 > 第229章:好惨,裤子都被拽下来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29章:好惨,裤子都被拽下来

  这两兄弟烂泥扶不上墙,是不能指望的了。但是,嫂子、弟媳和孩子们还有救,这两日回去看看,能不能帮他们找点事儿做。

  顺便也拜祭下父母。

  “还没吃早餐吧,坐着,我给你们下碗面条。”

  许真真招呼两人在屋顶坐下,她去了伙房。

  一名身材娇小的女子,抱着嘟嘟进来,给许真真行礼,“奴婢见过夫人。”

  “是翠儿的大嫂吧,怎么称呼你?”

  “奴婢王小花。”

  许真真暗暗吐槽这个名字,面上却是很亲和,“小花儿,你抱孩子出去晒晒太阳吧。”

  “夫人,让奴婢来煮。”

  “我来。”张翠从门口走进来。

  许真真忙道,“都别争,这面条你们可能没烧过,就先看我煮一回,等熟练了,以后再让你们动手。”

  南方人不懂烹饪面食,城里的包子铺和面馆都是北方人开的,像这种成品面条还没有卖,都是她自己制好晒干的,寻常南方人不会做。

  张翠姑嫂俩不住点头。

  许真真从碗柜里拿出干苗条和两枚鸡蛋。

  “水要彻底烧开,再把面条放下去煮,不然面条会又黏又烂。加点油盐在里头,过一会儿加点凉水进去,这样的面条才会爽滑劲道。”

  许真真跟她们说了些技巧,便去菜篮子拿了新鲜的蔬菜洗净切碎。

  面条煮好后捞起,重新起锅,放入油盐炒了鸡蛋,再炒青菜,卧在面条上面即可。

  面条看起来很香,姑嫂边看边吞口水。

  许真真故意煮多了些,装了两大海碗上来,剩下的嘱咐她们装起来吃。

  她们却忙摆手,“夫人,万万不可,这是用来待客的,断没有让奴婢吃的道理。”

  “没事儿,就尝个鲜,你俩就分着吃。要趁热,不然坨了就不好吃了。”

  许真真说着,便要把面条端出去,忽地听见许静在外头狼哭鬼嚎喊救命,她心头一跳,连忙疾步而出。

  门外。

  许沉兄弟俩正被两只大白鹅撵得无路可逃。

  刚才在屋厅坐着实在太无聊,他俩就出来,看看许真真把新房子建在哪里的好。

  两只大白鹅呢,自从铁柱走了之后,就没人带它们去河滩了,它俩每天自由活动。

  它们多数跟着如男在村子里四处溜哒,偶尔下河,也偶尔去后山搞破坏。

  今日哪儿也没去,与烈风在门口那些收割完稻草的田里玩闹。

  不成想,竟瞧见许沉兄弟在门口指手画脚。

  冤家见面,分外眼红。

  两个家伙立即飞腾回家,追着两兄弟啄。

  上回它们把人撵得远远的,回来许真真奖励两截大黄瓜,可香甜了。

  它们还记着呢!

  这回说什么也要加倍努力才行!

  可怜这两兄弟原本就虚弱无力,此时跑得快断了气,气喘吁吁的,却不敢停下。

  被鹅啄的痛苦,不亚于被狗咬。

  实在是记忆犹新,此生不想经历第二回。哪怕是死,也不要停!

  “大姐,你再不来,我的小命,就要交代在此了!”许静见到许真真很激动,不料,就是在他分神的这一刻,小娇一口啄在他的小腿肚上,然后用力一拧。

  “嗷呜……”许静痛得发出狼叫,“痛痛痛!”他边哭嚎边跑,小娇的长嘴滑脱,落在他的裤脚上。

  他跑得太快,“刷”裤子都被拽了下来。

  “啊!”闻声而来的张翠看见他露出半个屁股,顿时羞得双手捂脸,飞快往屋里跑。

  而许沉那边更惨,见许静被啄,原本想过去帮他的。

  谁知被小柔绊倒,然后浑身上下都被小柔啄了个遍,站都站不起。

  那么严肃骄傲的一个人,此时此刻哭得跟个小孩子一般无助,涕泪横流。

  偏偏烈风还嫌不够乱,兴奋得嗷嗷叫,在这中间蹦来跳去。

  许真真烦恼地捏了捏眉心,而后一声大吼,“小娇小柔,住嘴!”

  两只小家伙见她像是发怒,有些发愣,松开嘴,冲许真真“鹅鹅鹅”叫,像是在问她:女主人怎么了,我在帮你惩戒坏人呢!

  许真真瞪着它俩,“你看看你俩把人祸害成什么样儿了?以后我没有我的吩咐,你俩不许啄人,不然我把你们嘴巴给剪掉,听见没?”

  小娇小柔可气死了,不住地“鹅鹅鹅”抗议:我帮着赶坏人呢,主人为什么骂我?

  许真真险险地把眼睛一眯,“是不是不听话?”

  两只开了灵智的小家伙很识趣,立即把嘴闭上了。

  “烈风,把它俩赶到田里,天黑前不许回来。”

  烈风冲许真真摇摇尾巴,便去驱赶小娇小柔,“汪汪……”

  小娇小柔委屈巴拉的许真真好久,见她不搭理,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真的闯祸了。便耷拉着脑袋,一步步朝外走。

  许沉许静互相扶持着站起,眼泪鼻涕糊了一脸,衣裳也全是泥巴。

  许真真一脸嫌弃,“多大个人了,还哭!”

  这一对难兄难弟心酸落泪。

  许静道,“虎落平阳被犬欺,人穷连只鹅也欺负咱。”

  “你可拉倒吧,若不是你们心怀不轨,让它俩记住了,又岂会被它俩追着撵。”许真真没好气地道,“去那边打水洗洗,再过来吃面条。”

  ……

  许静兄弟吃饱喝足,许真真又给了他们每人三百文钱和两包谷子,这才把人打发了。

  这时她也有些疲乏,毕竟大病初愈。

  可不成想,张翠说,“三姑爷和亲家夫人来了。”

  她一听就头大。

  不是让他自己想办法安置人吗?怎的还是带回了家?

  她吩咐张翠,“你先把亲家带到屋厅,给她泡茶,我换身衣服就来。”

  歇了好一阵,她才出去。

  沈月娥一身布衣裙钗,素面朝天,打扮得很朴素。

  赎身出来,便算是良家女子了,衣着朴素,人低调务实,才少些人说三道四。

  不得不说,她比沈逸飞聪明。

  许真真不着边痕地打量着亲家,便听她说,“听飞儿说亲家大病了一场?可好些了?”

  许真真微笑道,“眼下已无碍,劳亲家挂心。”

  “我瞧着亲家清减了不少,等身子好了,得好好补补才是。”

  一番寒暄,许真真落座。

  便开门见山说了,“亲家可想好了,在哪里安顿下来么?”

  PS:昨晚上停电,导致今天早上才能更新,呜呜~今天多更一章,就当是给各位小伙伴们赔罪,另外,接下来也会尽量三更或四更,还请各位五星好评,和点点发财的小手,点点催更,不然冲不上去。不喜欢此文的亲可以划走,不要给一心二心点评,创作不易,众口难调,卑微的作者,只是混口饭吃而已。爱你们,笔芯~~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