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第 63 章_末世天台种菜
云读小说网 > 末世天台种菜 > 第63章 第 63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3章 第 63 章

  前线人们正冒着雨,争分夺秒地搬运丧尸尸体,重新布置地雷、修补电网,即便穿着雨衣,哪个人不是被淋得一身雨,又冻又累,而且还饿。

  “喝姜汤了!喝姜汤了!”炊事组推来一辆小车,停在大大的避雨帐篷下,把两个大大的不锈钢汤桶搬到桌子上。

  战士们按照自己的编组过去领姜汤喝,那大大的汤桶底下水龙头一开,深棕色的红糖姜汤就哗啦啦地流进碗里,盛了个八分满,也不关水龙头,下一个空碗立即接上。

  接到了姜汤的人让到一边,闻了闻姜汤,热气扑面而来,呛鼻的气味中透着一股甜意,最底下还卧着几根姜丝。

  着急的直接一仰头就喝了下去,**的姜汤顺着喉咙下肚,整个人被热得一激灵,一股子辛辣之气直冲头顶,但与此同时,寒气尽消,后背竟似出了薄汗,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砸吧砸吧嘴,尤觉得不够,把最底下那几根姜丝也一并嚼吧了,只觉得从未吃过如此够味的姜,嚼得舌头都发烫起来,皱起一张脸,同时又觉得很爽。

  那不是特别着急的,就慢慢地喝,也是喝出了一身汗,汤里浓浓的糖分,也稍稍安抚了一下辘辘的饥肠,人都有劲了,一抹嘴巴继续去忙活。

  “你们灵气园种出来的姜,还真是极品,带劲。”战士们一边忙活,一边和过来搭把手的灵修部安全司的人说。

  “嘿嘿,是吧。”安全司的人笑道,十分自豪。

  “以前只听过多好多好,就是没吃过。”

  “我们这次还送了一车粮食和蔬菜过来,等饭点让你们见识见识,那才是好吃到爆呢。”

  一个姜都那么不一般,粮食和蔬菜会怎么样?战士们就不由得期待起今天的伙食来,手上顿时更有劲了。

  不过用不着等到饭点了,不久之后,厨房那边大米粥熬好了,战士们可以轮流地去吃点垫垫肚子。

  终于把丧尸的尸体都给搬运完毕,送进焚化炉里焚烧的这几支小队,获得可以稍事休息的准许后,就迫不及待地冲去澡堂,给自己一通洗刷,换上干净衣服,然后就排着队小跑进食堂。

  外头风雨如晦,食堂里点着几盏白炽灯,光线也不是多么明亮,但一进来,那飘得到处都是的大米香却叫人眼前一亮,仿佛一头扎进了温暖甜蜜的海洋里。

  窗口都开着,几个窗口打的是大米粥,几个窗口打的是红薯粥,一碗粥、一个馒头、一个蛋,再加上一碟子小炒菜,这就是下午的点心了。

  虽然一个多小时前才喝过姜汤,但那点东西早不知道消化到哪里去了,这时自然是一人端走一个餐盘,坐到桌上大快朵颐去。

  馒头和蛋是吃惯了的普通品质,但大米粥和小炒菜却是灵修部送来的。

  那粥牛奶一般的丝滑,米糊一般的稠厚,香甜软烂,回味无穷。小炒菜是各种菜一起炒出来的大锅菜,没放多少调料,却是又脆又香,鲜中带着一股清甜,活这么久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

  一时间整个食堂里都是呼噜呼噜的吃粥声和嘎嘣脆的嚼菜声。

  ……

  顾秋这边也收到了这样两份点心,消耗灵气之后人会变得特别饿,她此刻就很饿,这两份点心来得还真挺及时的。

  顾秋迁就庄雪麟,在床边支起一张小桌当饭桌,但庄雪麟拿筷子手有些抖,便只默默地撕了馒头吃:“我刚才了解过,这一波尸潮虽然无人伤亡,但之前有人受伤,可分为三类,第一类是被丧尸弄伤,基本被认定无法活下来,若尸变在即,则就地……症状较轻的,单独隔离,让他们有时间写遗书。”

  他说得有些缓慢,微微喑哑的声音像石缝里的溪水一样在小小的营房里流淌,并不难听,反而挺好听的:“第二类是被变异生物所伤,严重的已送医,伤势较轻的随便一裹伤口,仍在战斗忙碌。第三类则是被雨水所侵蚀,这一类数量也最大,十之七八,症状轻重不一。”

  顾秋咽下口中的食物,说:“我觉得对付第三类,姜汤姜茶就挺不错的,最简单便捷,尤其是对于刚刚淋了雨的人,正好红薯刚收了,第二茬还没完全种下去,要不让空出几个房子种生姜?”

  这一批带过来的生姜是水培的,水培姜长得略快一些,在种植房里十几天就长成了,但功效自然就不如土培来得好,现在种下一批土培姜,要二十天后才能收获,赶不上这一趟了。不过西武县这个地方进入春天,雨水就特别多,姜肯定要用到的。

  至于现在姜用完了:“中药棚里那些药草里,不知道有没有能够治感冒的药草?可能没有。”顾秋想出个办法,“你说能不能收集普通生姜,在灵气园里埋几天,应该多少也能吸收点灵气。”

  庄雪麟自然不会反对:“可以问问专业的人。”

  顾秋就联系王以枫,让她找种植队的问问,要是可行,就赶紧把这事落实下来,生姜哪里找?当然是去找种植园和供粮局呗。

  顾秋三两口吃掉自己的食物,端起庄雪麟的,要喂他吃。

  庄雪麟愕然。

  顾秋脸上有点烫,觉得怪难为情的,但总不能看他只啃那普通面粉做的馒头吧,或者哆哆嗦嗦犹如帕金森一样地吃饭吧,那画面太美,放在庄雪麟身上不合适。

  “快点吃,你别不好意思,反正没别人看到,我之前受伤,也是你照顾我的。”

  但也没做到喂饭这一步。

  庄雪麟的脸也有些热了,长长的睫毛闪了闪,低头乖乖张嘴。

  谁都没有说话,只有调羹碰到碗的叮叮声,气氛别扭得厉害,冬冬简直没眼看,无语,喂个饭脸红个什么劲啊,没出息的两个人!

  尤其是你这个心机男,就不信你坚持一下没法自己吃饭,再不行举起碗哗哗地往嘴里倒,也能三两下把粥吃了,你不就是故意等着人喂吗?

  小兔子腹诽,索性埋起脸,眼不见心不烦,装一只什么也不知道的吉祥物。

  在无比诡异的气氛中,一碗粥终于吃完,顾秋松了口气,但看着空了的碗,又莫名有种成就感。

  她咳了一声,说:“你休息一会儿,我去看看那些被变异生物伤到的人。”

  她把碗筷收拾好就要出门,庄雪麟忽然叫住她:“顾秋。”

  顾秋回头:“嗯?”

  “自己注意安全,我一会去找你。”

  顾秋微微一笑:“你还是先把自己保养好吧,外面有我呢。”

  她走了,屋子里的一切都变回了灰白色,庄雪麟心中也空了一块,有种冲动要把人叫回来。他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底的焦躁,闭上眼睛用灵气调理身体。

  今天被变异生物弄伤,且伤得比较严重的人,还没来得及送去医院,被安排在最角落的几个营房里。

  顾秋让人带着过去,一进去就一股腐烂的气味,脸色微微一变,再一看,人们躺在高低床上,或者直接就是地上铺个什么东西,躺在地上,或是睁着眼睛无神看着天花板,或是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是不是睡了,一动不动。

  发现有人来,也没几个人看一眼。

  被变异生物伤得比较严重的人,送去医院也差不多是等死,而且这个过程不快不慢,却异常痛苦残忍,大多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从伤口处开始腐烂,然后烂遍全身。

  顾秋前世和没钱没人脉的人们混在一处,看过了太多这样的死法,要不是这次在那个烂疮的人身上找到灵感,她也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伤的,如今有了个头绪,便迫不及待地想试试。

  伤入膏肓的她没把握,所以直接来了前线,想找刚受伤不久的,而这里的人就是今天才受伤的。

  “顾部长,人都在这两间了。”带顾秋来的人道,声音里有点激动,他希望顾秋有办法能救这些战友,但又不敢表现出来,担心给顾秋压力,也担心白白给战友们希望。

  但这声“顾部长”,就已让房间里的伤员们有了反应,一个个看了过来。

  有人吃惊又试探地问:“顾部长,是灵修部的顾秋部长?”

  没听说过顾秋的人,西武县大概没几个,但认得顾秋长相的人,却并不多。

  顾秋便直接朝这个出声的人走去,蹲在他身边:“我是顾秋,你伤在哪里?”

  房间里的伤员们便激动起来,这个人甚至想站起来,顾秋按住了他,而给她带路的人已经道:“伤在腿上,说着拉起这人的裤腿,之间整条小腿肚肿胀发黑了,还流出很多的脓水。”

  “……长时间踩在泥水里,谁知道会冒出来一条蚂蟥,又大又粗,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好不容易把蚂蟥打出来,整条腿都没知觉了,被蚂蟥钻过的肉里都发黑了。”

  然后才意识到,那蚂蟥大约是条变异蚂蟥,反正普通蚂蟥绝对不是这样的。

  顾秋脸色平静地看着这条腿,没有泄露任何情绪,小腿全黑了,不过膝盖以上扎着布条,大约是为了防止“**素”蔓延上去,效果也是有的,布条以上皮肤颜色虽然也开始变了,但和布条以下相比,那是好多了。

  顾秋问:“怎么不马上送医?”医院里虽然也没什么好办法,但至少能给打几针麻药。

  这伤了腿的人苦笑:“被变异的东西咬了都这样,前面送去医院的,也没什么好办法,死了好多个了,今天丧尸又多,哪能再添麻烦。”

  要不是实在站不起来,而且影响得枪也打不准了,他都想在前线战斗到最后一刻,也好过这样等死。

  顾秋又看了看其他被变异的动物咬了的人,症状都差不多,程度轻重都有。

  除了被咬的,也有被划伤的,还有被变异的植物叶片割伤的,被变异的藤蔓缠绕弄伤的。

  无一例外,伤口都被浊气侵蚀了,人们认为的所谓**素,全部是浊气。

  顾秋道:“去把粥提一桶来给他们吃,然后再把我安全司的人叫过来,然后我需要一个大一点的地方,这屋子太小了。”

  领路的人激动起来:“顾部长,这是……能治?”

  “不确定,试试吧。”

  这人赶忙激动地跑了,屋里的伤员则都不挺尸了,也激动起来。

  顾秋则自顾自把灵气往眼前这人的腿上走了走,嗯,灵气能够吞噬掉一些浊气,但不算很多,只能一次次反复来。

  很快有人来把这些伤员搬到大的营房去,接着安全司的人来了,一起来的还有游遵等军官,显然是知道了伤员可能有救,丢下手上的事情赶过来的。

  “顾部长,他们真的还能救?”

  顾秋道:“不能保证,我也是在摸索。”顾秋让人给这些伤员喂粥,一来填饱肚子补充体力,这样对伤口恢复有好处,二来就是让他们补充灵气了。

  顾秋本来想叫个安全司的人过来,她教怎么吸收浊气,但看到游遵,这人的水平比刚成为灵修的安全司人可高多了,于是招呼他过来,想了想,又问:“有没有牲口,鸡鸭之类的都行。”

  游遵为难,这边军营怎么可能养这些东西。

  不过这里倒是有军犬。

  军犬啊。

  顾秋皱皱眉,拿军犬当试验品有点于心不忍,不过正好有一条军犬被一条变异犬给咬了,也正奄奄一息,她让人牵过来,然后让游遵把灵气往军犬身上输。

  游遵愕然:“我没试过把灵气往别人身体里弄啊!”他之前学的,是把灵气当最锋利的刀子来用啊。

  顾秋道:“我知道,不然干嘛让你先在动物身上试,先量少一点,在它伤口边上转一圈就收回来,我刚才发现了,灵气专门克制这些……嗯,**素,有主动吞噬的能力。”

  一听这个,游遵就严肃起来了,还让人把另外六个灵修战士找来,然后全神贯注地把手放在那军犬身上。

  那呼哧呼哧喘气,肚子不断起伏的军犬起先哼唧了一声,似乎是疼到了,但并没有挣扎,乖乖卧着让人在它身上折腾,游遵倒是搞了个满头大汗,当他把灵气收回来,觉得自己简直是走了一回高空钢丝。

  他迫不及待问:“有好点吗?”

  光看狗狗的伤口,看不出来,还是那样又黑又烂。

  顾秋不答直接道:“行了,你去救人吧,下一个来试试。”

  游遵和其他人都愕然:“这样试一下,就能往人身上招呼了?”

  这是不是太草率了?

  顾秋只说了一句:“再拖延下去,人就都要废了,只要记着稍有差池,可能就是一条人命,这样的抗压能力和控制能力都没有吗?”

  游遵一凛,咬咬牙,向着一个伤员去了。

  顾秋抬眼看向安全司人:“下一个谁来?”

  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上前,游军官是军人,心理素质过硬,但他们不行啊,一不小心搞死狗怎么办?要是没搞死狗,那更可怕,因为下一步就要赶鸭子上架去搞人了。

  一人哭丧脸道:“部、部长,我们真的不行。”

  顾秋默然,然后叹了口气:“是我考虑不周了。”

  一上来就搞这个,确实不行。

  这就不是提升营该教的东西,而应该是进阶营教的东西。

  好在六个灵修战士来了,他们其中两个是优秀学员,四个是优异学员,对灵力操控都是很不错的,刚才前线操控刀子也证实了这一点,搞明白要他们做什么,虽然一个个如临大敌,但也当仁不让地上前试了。

  都很成功,没伤着军犬。

  而经过了七个人的灵气输送,这条军犬从只能趴着喘气,变成能够爬起来跌跌撞撞走两步了!

  所有人都惊喜不已,这代表这么做真的能救人!

  于是游遵七人暂时都放下其他事情不做,专心照顾伤者。

  庄雪麟慢慢来到这里,看到顾秋和其他人站在一起,对着一个伤者似乎在讨论什么,心底那股因看不到她而产生的躁意才慢慢平复。

  只是她只看着别人,却看不到自己,这又让他心头微微窒闷起来。

  他强压下这种感觉,一直等到那两人不说话了,才喊了一声:“顾秋。”

  顾秋终于发现了他,跑过来,庄雪麟伸出手,顾秋就自然而然地握住了他的手,带着点搀扶、支撑他的意思:“你还真的过来了,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好点了吗?”

  “好多了,过来看看,真的能用灵气救人?”

  “只有游遵他们七个能做到,安全司的人……不行,还是得循序渐进。”

  “那我们就循序渐进,不急。”

  顾秋笑着点头:“对,不急,急也急不来。”

  她对安全司的人招招手:“过来,我们继续上提升课。”

  他们在这边前线呆了三天,白天上课,晚上让人们回灵气园去补充灵气。

  三天内断断续续有一些尸潮靠近,但已经修复好的电网起了很大的作用,一旦通电,强大的电压就能把丧尸给拍飞,剩下零星那些,让安全司的人练手再合适不过。

  在实践中,大家进步飞快,五六天的提升营课程,三天就上完了,顾秋十分满意,而到了这个时候,大多数人终于敢把灵气往人体上用了。

  不过军营这边的伤患已经脱离生命危险,再拿人家试手就不合适了,顾秋便将目光投向医院。

  听说医院那边是人满为患,雨下个没完,被变异生物伤的、淋雨淋病倒的人,把基地里的几家医院都挤满了,濒危伤患自然是不少。

  两人带着安全司的人打道回府,不过中途两人接到杨书记的电话,便让其他人先回去,两人去了政府大楼。

  杨书记办公室里,杨书记看着两个年轻人,一脸欣慰:“这几天你们一直在西边防线上,那边没被丧尸冲破进来,你们功不可没。”

  庄雪麟淡然道:“书记言重了,是所有人的功劳,我们作用还没这么大。”

  杨书记摆摆手:“不用谦虚,我都知道了,那一天你们要是没过去,那边或许就凶险了,哎,可惜东边没有你们这样的人物……”

  顾秋和庄雪麟对视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他们也是前天才知道,东边也出现了一个3级丧尸潮,丧尸数量有五六千之多,其中的丧尸头领狡猾而凶戾,竟然来了个声东击西,让尸潮的主力攻击一处,却让一支小尸群在另一处乘虚而入,以致于那边一个小镇死了不少人。

  杨书记没有继续这话题,问道:“听说灵修能够治疗那些被变异生物伤了的人?”

  “是的。”

  “那接下来辛苦你们,多培养一些这样的人出来。”

  顾秋道:“必须是对灵气操控有一定熟练度的人才能够学这个,不然就是害人害己。”现在灵修才多少,能够学这一手的人就更少,不是不想培养,是需要时间啊。

  “不过我们会尽力而为。”她看了一眼庄雪麟,对杨书记说:“我们打算在灵气园边上再弄个灵医园,专门培养能治人的灵修,以后他们也不用特意跑去医院,就在灵医园里开设病区,接收病人,这样补充灵气也方便。”

  杨书记想了下,点点头:“这是个好点子,你们放手去做吧,政府这边十二万分支持,我这就跟部队那边说一声,让他们把速建房拆一些给你们。”

  这雨不知道还要下多久,这么下去,灵医园什么时候才能建得成。

  顾秋就看出杨书记是有多急切了,也对,人命关天啊,医院里的危重病人实在太多。

  两人回到灵修部,很快部队那边材料就到了,一车一车的大卡车运过来到了,一起来的还有一台吊车,反正就是集中资源帮灵修部建设灵医园的意思。

  一天时间就建成了一个像模像样的园子,就是一个小型的医院。

  然后政府和部队马上把灵气使得还不错的灵修送来进修。

  学员有了,病人也得到位了,从各个医院找了些危重病人,又找了一些病危的动物,这个行医训练营就风风火火地开营了。

  又是一天忙碌结束,从楼里,就看到庄雪麟撑着伞等在外面,顾秋就笑着走过去:“等久了。”

  庄雪麟并不负责行医营的训练,他帮顾秋去带最基础的提升营了,另外又增加了一只灵龟,灵气园那边又增加了一个区,所以灵修部又进了不少新人,安全司也不断补入新鲜血液,虽然有杜鲜东辽他们训练,但也得他时时去看看。

  所以事情说起来就很多,两人往往是一整天见不着面。

  庄雪麟看着她带着一身鲜亮的颜色走到自己面前,眼底的躁意一点点沉淀下去,心一点点地平静下来,他最近好像变得越来越容易烦躁,即便知道她就在身边,但看不到她,也让人觉得难以忍受。

  他不动声色,把雨伞往她那边倾斜,说:“没等多久。”

  顾秋道:“那先去吃饭,饿死了,哎,我想过的其实是休闲地种种菜的日子,没想到把自己越弄越忙了。”

  简直是个劳碌命。

  真是说什么来什么,刚走到食堂门口,顾秋就接到一个电话,是陆代宇,说有人被变异生物重伤,人无法搬动,希望她能尽快来一趟。

  顾秋皱眉:“这是在基地内碰到的还是基地外碰到的?那我过去一趟……”正说着,手机却被一只手拿走,庄雪麟直接对那头说:“谁受伤了?在哪里?多严重?我让别人去一趟,秋秋没空。”

  顾秋心中一跳,他称呼她什么?

  她看着他,站在伞下,容颜冰雪一般冷冽,眼底闪过一丝阴霾,快得让顾秋有点看不清。

  他在生气吗?

  说起来,除了对她感冒黑过脸,她好像没怎么见过他生气的样子。

  也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庄雪麟挂了电话,然后用自己的手机单手飞快敲键盘,在发消息。

  顾秋问:“好像伤得很重,我不过去行吗?”

  发出消息后,庄雪麟抬起眼帘看着她,声音里透着淡淡的不虞,也不知道是针对谁的:“他让你去你就去?这世上每天被变异生物重伤的人多了,难道谁来个电话都能让你赶过去,那你还有没有自己的时间和自由了?”

  顾秋愣了下,小声说:“可是毕竟是陆代宇打来的。”

  “陆代宇又怎么了?他对你来说很不一般吗?值得你另眼相待消耗时间?”

  消耗我等了一天的,能和你一起吃饭的时间。

  说完这句话,庄雪麟不再说话了,因为他发觉自己的语气简直就像个怨妇。

  这一刻他突然明白自己到底一天到晚在烦躁什么。

  他不喜欢顾秋为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人,耗费时间。

  他想要——独占她的时间!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