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第 119 章_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云读小说网 > 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 第119章 第 119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9章 第 119 章

  大老远的,来都来了,还能把糯米赶走不成?

  苏云韶打开篱笆大门,“进来吧。”

  “喵呜!”小白猫兴奋得手舞足蹈,现场打起一套喵喵拳,完美地展示自己美妙的身体和油光水滑的皮毛。

  进门以后似乎还知道谁是这栋房子的主人,冲着苏爸低头鞠躬,讨好地笑:“喵呜。”

  苏爸:!!!

  老父亲被颜值极高的小白猫萌得心肝直颤,“现在的妖都这么可爱的吗?”

  庭院里的小桃树愉悦地翘起了枝条,小叶子随风飘舞,论可爱,谁比得上他桃夭大人呢?

  对此,国宝圆圆有话要说。

  在桃夭的幻境之中,别人看不见她,可这点幻境对苏云韶无效,而她需要卖萌的对象也仅限苏云韶一人。

  “云云。”黑白两色的大熊猫崽崽就那么厚墩墩地坐在小桃树边,乖巧、老实、敦厚,冲苏云韶举起短短的小手臂,软乎乎糯唧唧地说,“要抱抱。”

  苏云韶:“……”

  她的脚都还没动一下,糯米猛狐一扑,小小白白毛茸茸的一团就那么挂在了她的裤腿上,用全身重量来阻止。

  “喵喵喵!”糯米漂亮的鸳鸯眼直勾勾地望着苏云韶,像是在说:你有了我还不够吗?你这个负心人!

  苏云韶不得不告诉糯米一个残忍的现实:“物以稀为贵。”

  糯米:!!!

  “喵呜——”真白狐假白猫发出了惨烈的叫声。

  这声猫叫直接把屋里的苏妈和红姨给吸引了出来,后面还跟着一个去过流浪动物救助站就开启毛绒控之魂的卓经纶。

  “怎么有猫叫?”苏妈跑出来一看,发现说是要去上学的两个女儿还没走,老公的车也还在院子里,当然最显眼的是那只挂在苏云韶裤腿上的小白团子。

  “咦,是小猫咪呀?”

  糯米憋着一泡泪,可怜巴巴地回过头来,看到苏妈这个曾经在愿村有过一面之缘的人,知道她是苏云韶的亲妈。

  于是,糯米愤怒地拍拍苏云韶的脚,对着苏妈委屈地不停“喵呜”。

  知情的苏依依和苏爸露出了姨母笑和姨父笑,光是看着毛茸茸就觉得治愈呢。

  卓经纶勉强拉直嘴角,目光从未离开过糯米的身体。

  在场之中只有红姨不为毛茸茸所动,悄悄后退,猫咪会掉毛,掉得到处都是。

  苏妈的心都被萌化了:“天哪,小猫咪是在指控云云吗?”

  “喵呜!”糯米紧紧地抱住苏云韶的裤腿,一点一点往上爬。

  他可以表现得聪明一些,但不敢太过聪明,谁让他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呢?被发现了,可是要被送去动物园的。

  “好可爱哦。”苏妈跑了过来,蹲下身来,双手托在糯米的屁股下面好让他爬得更轻松一些,“云云,小猫咪是哪来的?”

  柏星辰赶在苏云韶回答之前出现,翩翩少年,笑容明媚,“叔叔阿姨早上好,糯米是云韶先前寄养在我那的,我找云韶有点事,今天就一起带过来了。”

  苏云韶:“……”你可真好意思说啊!

  心中腹诽着,倒是也没戳穿柏星辰的谎言。

  “原来是叫糯米啊。”苏妈伸出一根手指头,轻轻地摸了摸糯米洁白柔软的小耳朵,不止没被拒绝,糯米还主动歪过头去,让苏妈可以更好地摸摸他。

  苏妈开心地撸了好几下,瞬间喜欢上这种手感,夸赞道:“这只小猫咪长得那么漂亮又亲人,肯定是个可爱的小公主吧?”

  糯米僵住了,毛茸茸的猫脸上显露出悲愤欲绝的表情。

  苏云韶怕他的表现太过人性化会引起红姨和苏妈的怀疑,把挂在腿上充当小挂件的糯米捞了起来,脑袋面向自己身体的方向。

  “我们家糯米是个帅气的小王子。”

  糯米骄傲挺胸,头上的一撮白毛迎风飘扬,尾巴愉悦地荡了荡。

  “是公猫啊。”苏妈看着糯米骄傲神气的模样,喜欢得紧,特别想捞过来抱在怀里撸,“多大了,要不要做绝育啊?”

  糯米的猫脸一僵,巴掌大的身体整个僵掉,不可置信地转过脸来,绝、绝什么?你再说一遍?!

  猫脸将将转过一小半,就被苏云韶的巴掌盖住,很自然地以撸猫的手法挪了回来。

  “糯米还小呢,不着急。”

  “那我得记着点,听说猫咪绝育之后能活得更久。”苏妈全然是为了糯米的寿命着想,却不知她这话令糯米彻底坚定从此以后远离她的想法。

  靠近主人的妈,会变得不幸、不行、不性。

  绝对、绝对不能靠近!

  糯米悲伤又悲愤地埋在苏云韶的胸口,“喵喵喵喵……”

  那一连串的喵喵声,音调高低错落有致,听起来像是在骂骂咧咧。

  苏妈觉得挺可乐的,笑出声来,而知情的苏爸苏依依柏星辰则是满脸的生无可恋。

  苏爸催促道:“走吧,再不走要迟到了。”

  再不走,还不知道他老婆会想把这只妖怎么样呢。

  “叔叔,我家司机送我过来的,今天就让我送她们俩去学校吧。”柏星辰开口邀请道。

  苏爸看了看时间,觉得先送女儿去上学再去公司上班是来得及的,就是……柏星辰看上去似乎有话要和女儿说。

  想到今天早上毫无预兆出现在家门口的这只小白猫,还有一只不知什么时候会出现的大熊猫,苏爸就觉得这两只的来源有点可疑,大概是和柏星辰有关吧?

  “时间还早,过去的路上慢慢开,小心一点。”

  柏星辰:“会的,叔叔阿姨再见。”

  苏云韶想把糯米放下来,可糯米害怕初次见面就要绝育他的苏妈,死死地抱住了苏云韶的手,一副“你这是要我断子绝孙!”的惊恐表情,不得不把他带上。

  正好刚刚柏星辰说的是糯米寄养在他家,今天是把糯米带过来,而不是还回来,再带回去也没问题。

  可怜刚刚还以为自己能有猫的苏妈,眼睁睁地看着女儿把猫又抱走了,很是失落。

  卓经纶同款失落,他还以为自己可以趁苏云韶上学不在家的时候悄悄亲近摸两下猫咪呢。

  柏星辰充分发挥绅士精神,等苏云韶和苏依依先上车,刻意停顿一会儿,自己再最后上。

  br/系统:【宿主,圆圆和桃夭都上来了。】

  苏依依:!!!

  嗷嗷嗷嗷今天可以撸大熊猫吗?

  车开动了,驾驶座和后座的隔板升了起来,柏星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静音符贴上去。

  准备工作做完,黑白两色的大熊猫幼崽和三头身的桃夭都显露了出来。

  苏依依笑眯了眼,“圆圆也来了呀。”

  圆圆礼貌性地点点小脑袋,爬上座椅,倒进苏云韶的怀里,以她自带的大体积挤掉那只个头小小的小白猫。

  柏星辰眼疾手快地接住小白猫,放到座椅上,在自己的座位上,眼观鼻鼻观心,坐姿端正。

  猝不及防被挤下来的糯米:???

  他面无表情地转过头来,犀利吐槽:“你也不是狗,怎么就能做出这么狗的事情来呢?”

  “我是熊呀!”圆圆霸占苏云韶的怀抱,理直气壮地说,“没听说过熊孩子最不能惹吗?”

  糯米:“……”

  早早幻化成一根桃花簪插在苏云韶马尾上的桃夭,居高临下地看着两个幼稚园小朋友吵架,不屑地哼了一声。

  圆圆还要靠桃夭的幻境罩,不敢轻易得罪桃夭,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幸福地躺倒在苏云韶的腿上,滚来滚去,她要让最爱的云云身上沾满她的味道!

  有没有沾上味道先不说,毛倒是沾上了不少。

  见此,苏依依从包里拿出一张手帕摊在腿上,高高兴兴地捡着毛,苏云韶也就不管了。

  比起那些,她更想知道柏星辰是怎么把这两小只从愿村带出来,再安全偷渡过来的。

  怪不得要问她借桃夭,是瞧上了桃夭布置幻境的能力吧?

  苏云韶似笑非笑地望着闷声不吭干出这么一件大事的柏星辰,“班长,我相信你的成熟稳重才什么都没问就把桃夭借给你,没想到你居然背着我和他们暗暗勾结在一块……”

  柏星辰冷静地道:“没有暗暗勾结。”

  圆圆憨憨点头:“对,是明明勾结!”

  柏星辰:“……”有一个只会拖后腿的队友,是什么样的感受?

  那可是全国人民想摸都没办法摸的国宝,他摸都摸了,抱也抱了,能咋办呢?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

  柏星辰深深叹气,实话实说:“上次在愿村的时候,圆圆说过谁把她带进城就可以摸她抱她。我本来是觉得做不到,就歇了摸大熊猫的想法,但后来圆圆主动让我摸了,奖励都拿了,能不干活吗?”

  苏云韶:???

  那是她看柏星辰因为愿村直播卖农产品的事都要愁到秃头了,想让圆圆治愈一下他受伤的心灵,才和圆圆打商量能不能给摸一下。

  怎么说来说去偷渡的事还成了她的锅?!

  “圆圆。”苏云韶目光深沉地望着某只阳奉阴违的大熊猫。

  “在呢。”圆圆好似半点没有察觉到苏云韶不怎么美妙的心情,憨憨地举起爪爪,“云云,你要摸我的爪爪吗?”

  苏云韶冷着脸推开圆圆的爪子,“说正事呢,不许撒娇卖萌。”

  苏依依羡慕得口水差点从眼角流下来,她姐果然是个大佬啊!

  柏星辰默默叹气,人和人的差别也太大了。

  有的人面对大熊猫的主动求撸不为所动,有的人只因为撸了那么一下,必须千里迢迢地赶过去把大熊猫偷渡进来。

  “人家哪有撒娇卖萌?”圆圆哼了声,“分明是从头到脚都是萌点,随随便便一个动作就萌气爆棚,我就是一只行走的萌物!”

  苏云韶:“……”

  忍住吐槽的冲动,转回话题,“我让你给星星摸的时候,你可没说要什么条件。”

  柏星辰:???

  苏依依:???

  这句话里透露出来的意思可就多了。

  也就是说圆圆这头答应苏云韶无条件给柏星辰摸,转个头又从柏星辰那要来了承诺,那么鸡贼的吗?

  面对众人怀疑的目光,圆圆摸了摸鼓起的小肚子,抖了抖半圆的小耳朵,无辜地表示:“我只是让他用快递把我送进去,可没让他一路护送,那是他自己做的决定。”

  br/是你们人类自己想太多,和无辜的大熊猫有什么关系呢?

  苏云韶望着柏星辰:真的?

  柏星辰沉痛点头:真的。

  说是那么说,谁敢去快递点寄大熊猫?也没有一个快递公司敢收啊。

  为了把圆圆完好无损安安全全地从Y市送到B市,柏星辰想过诸多方案,最终还是因为放心不下,带着桃夭亲自走了一趟。

  早在离开愿村的时候,他就给圆圆留下了一只手机,方便日后行动时联系。

  愿村的村民只知道糯米不知道圆圆的存在,柏星辰坐飞机赶过去,接上他们俩,对村民们说是来帮苏云韶接糯米,村民们还让他帮忙给苏云韶带了不少特产。

  送两小只进城最困难的地方在于:不能让人注意到圆圆和糯米,有桃夭在,绝对可以欺骗人的眼睛。

  至于电子眼……担心会被玄门中人或者有特殊眼睛的人发现,最好不要让他们被摄像头记录下来,免得事后追责麻烦。

  为此,柏星辰派人多次来回Y市和B市,表面上是为了运送愿村的农产品,实则是打探Y市机场摄像头的位置所在,尤其是托运和登机的位置附近。

  进机场的时候,他把圆圆和糯米藏在大号行李箱里,托运行李前再找机会把他们放出来。

  为方便行事,回来的时候,特意买的夜间航班。

  因他过分年轻的外表和包下一整个头等舱的土豪行为,登机的时候稍微引起了点骚动,桃夭就趁机编织幻境让圆圆和糯米在机场工作人员的眼皮底下上了机。

  后面就简单了,柏星辰让空姐没事别来打扰他,下了飞机直接坐进柏家派来的车,一路畅通无阻地开到苏家。

  听完整个谨慎缜密的作案过程,苏依依佩服鼓掌。

  系统鼓着猫爪:【很完整的当事人供述犯罪记录啊,动机、过程、证据、人证都有,可以送去坐牢了,牢底坐穿兽可不是白叫的。】

  苏依依:“……”统,你真的越来越像姐姐了。

  柏星辰扶额:“没想到有朝一日我居然会为了撸大熊猫犯罪,真正做到了网友们所说的‘组团偷崽’,色令智昏啊。”

  听到“犯罪”字眼,圆圆不安地眨了眨小眼睛,她的妖生不长,可苏云韶总说养她犯法,她多少还是知道“犯罪不好”的。

  “我是自愿跟着你来找云云的,应该没关系吧?”

  柏星辰摇了摇头,悲伤地望着圆圆:“圆圆,我要是为了让你和云韶团聚被抓去坐牢,你在外面会思念我吗?”

  苏云韶:“……”

  苏依依:“……”

  事情一旦暴露,柏星辰会被问责,圆圆也会被送去动物园。同样是在里面,就是地方不同,环境不同,待遇不同而已。

  没有想到那一方面去的圆圆,拖着下巴想了想,摸出厚实的爪爪:“看在你是为我牺牲的份上,给你摸两下,我数着的,不能更多了啊!”

  柏星辰面色悲伤,握着圆圆的爪爪,珍惜地摸了两下,规规矩矩的,没搞任何幺蛾子。

  他太规矩了,反而令圆圆不太习惯,总觉得柏星辰可能是因为年纪轻轻即将坐牢的关系,哀莫大于心死,不忍地把另一只爪爪送出去。

  “再、再给你摸两下好了,这回真的只有两下,不能再多了哦!”

  “那……”柏星辰打着商量,“我可以把这两下换成一个抱抱吗?”

  圆圆思考了一下,觉得一个摸两下,一个是一个抱抱,她是一只为苏云韶守身如玉的大熊猫,还是少被别人摸摸抱抱的好。

  “行叭。”

  圆圆歪歪扭扭从苏云韶怀里探出上半身,给倾身过来的柏星辰一个抱抱,抱一下立马推开,而后转身扑进苏云韶怀里。

  苏依依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可恶,居然能被滚滚主动抱抱!

  早知道有这样的福利,她就自己上了,不就是偷渡滚滚嘛,谁不会啊?!

  柏星辰心满意足地回到位置上,下一秒,就听苏云韶问:“不装了?”

  柏星辰:“抱到了,不装了。”

  圆圆:???

  苏依依:???

  系统:【???】

  率先反应过来的糯米哈哈大笑,笑到在座位上打滚:“你果然是属熊的,被骗了也不知道哈哈哈……”

  桃夭不由庆幸自己只是一颗普普通通的桃树,没什么特殊的,否则绝对会被三好学生典范柏星辰骗到被卖了还要帮忙数钱的地步。

  圆圆“哇”的一声哭出来,一副“我脏了”的表情,拼命地往苏云韶怀里躲,“除了云云,人类都是大坏蛋,居然骗熊!骗崽!”

  柏星辰低头抱胸,让某些不太好听的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糯米笑得滚到了座位下面,被嘲笑的圆圆哭得更大声了。

  苏云韶搂着圆圆说了好些安慰的话,实在不管用就亲一口,圆圆的哭声弱了些,她就再亲一口。

  圆圆是安慰好了,糯米不干了,跳上来也要亲亲,头上的桃夭从桃花簪上伸出一根纤细的桃树枝,垂下来正正好地停留在苏云韶的嘴边。

  苏云韶:“……”

  “嘶——”苏依依捂嘴,小声逼逼,“大型的争宠修罗场啊。”

  系统可激动了:【宿主,还记得统说过的“万物皆可嗑”吗?这是我们CP党的胜利啊!嗑起来!】

  苏依依:“……”你有本事嗑我们姐妹的CP啊!

  圆圆和糯米已经来了,总不好让柏星辰用同样的办法再给送回去。

  苏云韶只能联系高然:【高部长,特殊部门收录管理妖精吗?】

  高然回得挺快:【不管。】

  苏云韶:【为什么?】

  高然:【受“建国后不许成精”规则的影响,妖精数量很少,特殊部门人才短缺,分不出时间和精力进行极少数派的收录和管理工作。】

  苏云韶:【那要是遇到了怎么办?】

  高然:【你遇到了什么?】

  高然:【算了,我们见面再聊,我正好找你有事。】

  苏云韶不能把糯米和圆圆带去教室上课,就让柏家的司机在路上拐了一条路,先把他们俩和桃夭一起送去公寓。

  柏星辰和苏依依去学校,她则是顺着高然给的地址过去。

  到了那,发现高然和恒术都在。

  双方都是熟人,见面不多废话,直接进入正题。

  先说要紧的:王总的工地。

  高然:“云韶,我们考虑过转移、消解等很多种方案,最后决定破坏怨气的传送阵,这个办法效果很显著,等远山寺的大师们把剩余的怨气消除,工地就能立马开工,我这边也能有个交代……”

  传送阵不好建,是因为阵图在那场玄门究竟该继续用灵气修炼,还是顺应时代变化用元气修炼的内部斗争中失传,再加上那是用灵气布置的,现世用灵气修行的玄门中人少之又少。

  破坏传送阵则相对简单一些,倒推阵法和暴力破坏都行,恒术高然他们都能做。

  “问题就在破坏阵法以后。”这才是恒术迟迟无法决定的原因,“贫道认为工地上的怨气仅仅只是一部分,留着那个阵法还能追溯源头,一旦破坏……日后再想找就困难了。”

  苏云韶听明白了:“那你们找我?”

  高然:“想借你的天雷符一用。”

  恒术:“通过天雷让天道知道世间有此事,或许将来还有一线契机。”

  都说替天行道者是天道留在世间的眼睛,天雷是天道赐予替天行道者的利剑,他们便想借这眼睛和利剑一用。

  苏云韶倒不介意为了大事被利用一回,就是……“天雷符你们能用吗?”

  高然:“怎么可能?”

  恒术:“苏道友说笑了。”

  苏云韶不想让自己的马甲掉得太快,底牌留得越多,将来和幕后之人对战时才有更多的把握。

  “天雷符我会让鬼使送进工地,布阵会用小纸片人代替,我会在工地附近的大厦楼顶查看情况,其他的就交给你们了。”

  高然和恒术一听就明白她是想保密替天行道者的身份,从暗处查看有没有人在附近窥探,都是盟友,他们哪会不同意?

  三人联手做局。

  高然以特殊部门部长的身份立即封锁工地,远山寺的大师坐镇工地外围,恒术留在工地中心,假装是使用天雷符的人。

  苏云韶在大厦顶楼等待着那些知道这边有大动作的人出现,三鬼使和三只学霸鬼装作死了有段日子的鬼魂在周围游荡,查看是否有形迹可疑之人或鬼。

  一群人和鬼严阵以待一整天,都没等来任何可疑之人。

  苏云韶明白是前阵子的接连动作让布阵之人放弃这里,不再犹豫,给高然和恒术发了消息。

  高然:“爆!”

  恒术:“爆!”

  苏云韶配合两人的动作,用元气引爆天雷符。

  七七四十九张天雷符的作用下,那一片工地亮如白昼,声震云霄,雷声落下的频率仿佛是天道的怒吼。

  天雷暴力摧毁传送阵的同时顺着方向愤怒地追溯过去,无奈距离太远,天雷走到一半没了后劲,终究无法到达彼岸。

  雷声消失前最后的余音闷闷的,似是不乐意好不容易下来一趟,还没找到干这种坏事的人。

  苏云韶为自己的想法失笑摇头,天雷怎么会有小情绪呢?

  再抬头,一束束浓厚的金色功德蜂拥而来,争先恐后地撞入她的身体。

  九点多了,苏爸还在公司加班,秘书敲门进来,送来一份文件,里面是他让秘书送去私人医院做的亲子鉴定报告书。

  没拿出来前,他心里就有一个预感,看到数据的那一刻,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苏爸对着结果拍了张照,发给苏云韶。

  今晚,苏云韶打算去公寓过夜,不准备回家。

  回去的路上看到发过来的照片,点开图片放大了看。

  亲子鉴定证书的最后一行通常会标明亲子概率在%以上,但亲子鉴定只有两种结果,要么是,要么不是,不会有30%或者80%的亲子概率数据出现。

  因此,呈现出来的结果很简单干脆:卓然和卓经纶还是亲生父子,周红和卓经纶不是亲生母子。

  苏云韶:【他们俩哪一年开始不是亲生母子了?】

  苏爸:【结果来了,是十四岁那一年!】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