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第 126 章_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云读小说网 > 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 第126章 第 126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6章 第 126 章

  苏云韶哪是缺钱的人啊?她的钱多了容易出事,恨不得自己的存款永远只有四位数,足够日常使用就好。

  婉拒姚总的好意,等柏星辰把东西送来,摆完阵法就赶紧撤退。

  等去时家摆完阵法,天都黑了。

  两人回到公寓,发现小伙伴们贴着静音符在客厅唱歌跳舞疯狂嘶吼,连带着圆圆和糯米都摇头扭臀尽情摇摆,好一个群魔乱舞的场景。

  秦朔濮子悦盖洁几个早已撤退,不知道是受不了这群疯子,还是不想被同化成疯子。

  苏云韶看了两秒,果断退出,冷不防后背上多出一只手——柏星辰冷酷无情地把她推了进去,关上大门,顺手上锁。

  说好的小伙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躲什么?

  “云姐回来啦!”许敦大吼一声,“兄弟姐妹们嗨起来!!!”

  苏云韶:“…………”

  别问,问就是后悔,误交损友啊!

  千里之隔的J市。

  老公寓里住着的都是年老的一辈,作息规律,睡得很早,不到八点,小区里就没什么声音了。

  这一晚,红姨主动表示要和周妈一起睡。

  昨晚她还睡在以前的那个小房间,让长手长脚的卓经纶在不大的沙发上对付了一晚上,睡得腰酸背痛。

  今晚也不知道是心疼儿子还是怎么了,让儿子去住小房间,自己过来和周妈挤一张床。

  周妈听了也没拒绝,转身就从柜子里拿出一套崭新的四件套,上面的图案是红姨这些年很喜欢的富贵花开。

  “等妈换了枕套被套再睡。”

  “换什么啊,又不脏。”红姨把那套新的四件套又放进了柜子里,拉着周妈上了床,闻了闻枕头,“就是这个味儿!晒过太阳的枕头最好睡了。”

  “可不是?”周妈白天特地把两间房的枕头被子都拿出去晒了,就是想让女儿好不容易不去酒店在家睡一回,晚上可以睡好点。

  “你以前可喜欢晒过太阳的枕头和被子了,可惜我做生意太忙,十天半个月也不见晒上一次,都是你自己周末在家把被子和枕头拖到阳台去晒的。”

  那时候红姨嫌周妈太忙,不像绾绾的母亲一样成天在家陪着她,等自己长大嫁人当了母亲,儿子生病都还要陪卓然出去应酬就明白了。

  母亲不是不想在家陪她,只是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允许,她需要肩负起本该属于父亲的职责,偿还债务,支付学费,赚取生活费。

  试问谁不想不用工作,不用风吹日晒,就在家里躺着数钱?可现实和金钱不允许啊。

  “J市的天气可讨厌了,天气预报就没有几次准的,我要是出门就必定要把被子和枕头收起来,否则九成九回来就淋湿了。”

  红姨躺在被窝里,靠在周妈的胳膊上,回忆起了过去的事。

  红姨只能想起一些自己记忆里比较深刻的事情,可周妈能把很细小的细节都说出来,红姨说大概,周妈补细节,母女俩头靠着头说了很多很多,两颗心前所未有的近。

  红姨夸周妈记忆力真好,周妈笑了笑,只说:“当妈的都这样。”

  母女俩说了一整夜的悄悄话,等红姨累了睡着,周妈放开女儿的手,悄悄地去了客厅。

  阮玫大大咧咧地躺在老旧沙发上,看到周妈摸黑出来,下意识提醒:“小心。”

  “谢谢。”周妈道,“我在这里住了那么多年,闭着眼走都知道家具的位置。”

  阮玫:??!

  “你看得见也听得见我?!”

  周妈点头:“我有阴阳眼,能够看见鬼,小姑娘,你为什么跟着我外孙?”

  “我……”阮玫当然不能实话实说,想着平日里和小伙伴们一起刷过的狗血电视剧,谎话顺口拈来。

  “我这不是看他长得好看,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想来一段时髦的人鬼情未了吗?”

  周妈:“……”

  “人鬼殊途,你们俩是不会有好结果的,为了彼此好,还是早点放弃吧。”

  阮玫哪里是真的看上了卓经纶啊?

  “我就是馋他的身子,您放心,得到了就会放弃,不会一直纠缠您外孙的。”

  周妈:“…………”

  第二天下午,红姨和卓经纶一起回来了。

  为了去抓那只蛇妖,苏云韶会有一段时间不在家,今天特地抽时间在公寓里陪圆圆糯米玩耍。

  他们母子回来的消息,是通过守在家里的云溪和葛月知道的。

  以及……阮玫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跟红姨卓经纶他们一起回来,而是晚了几个小时自己独自回来的。

  云溪和葛月问了,阮玫摇摇头没有说,不知道这一次去J市是不是经历了什么不好的事。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红姨穿着那件V领的性感吊带睡衣,上三楼敲响了书房的门。

  红姨刚一动作,鬼使们就纷纷前来报告,云溪躲在书房的角落,用手机的摄像头全程直播给在二楼房间的苏云韶看。

  苏爸:“进。”

  红姨推开门,快速进来,反手关门落锁。

  听见锁门声,苏爸倏地抬头,发现红姨过于暴露的穿着,飞快地移开了视线。

  “大晚上的,孤男寡女不好独处一室,你要有什么事可以去找绾绾说。”

  “我要是能找她说,就不会来找你了。”红姨的脚步声很轻,看起来走的速度不快,但没几步就走到了苏爸的身边。

  苏爸猛地站起,合上笔记本的瞬间,离开办公椅,“很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逐客令下得这么明显,红姨就当没听到,单手一撑坐到办公桌上,身子后仰,两条纤细的腿轻轻交叉,足尖微微勾着拖鞋,姿态撩人。

  “你觉得我这个时候叫一声,绾绾会不会立马赶过来?她会怎么看我们两个?”

  苏爸:“……”

  “我跟绾绾几十年的交情,我猜你不敢赌。”红姨身子微倾,左边的睡衣肩带稍稍滑落。

  苏爸退了一步、两步,万幸此时此刻云溪在旁录像,否则苏妈进来看到这一切还真的容易说不清楚。

  “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不必这么威胁我。”

  红姨怔住,苏从文竟然觉得她深夜打扮成这样过来敲他的门,是为了威胁他?

  好笑,太好笑了!

  “哈哈哈……”红姨笑得前仰后俯,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苏从文啊苏从文,你可真是一根木头,像你这样不解风情的男人,也只有绾绾能够受得了。”

  苏爸:“……”说话就说话,怎么还带人身攻击的呢?

  “行了,不闹你了。”红姨把滑落的肩带拉了回去,穿好拖鞋,端端正正地站在苏爸面前,“那天你和卓经纶卓然说的话,我刚好在门外,都听见了,他不愿为了儿子献祭,我愿意。学长,能帮我引荐那位大师吗?”

  自从知道红姨带卓经纶回J市见她妈,苏爸就知道她的选择,真正听到的这一刻还是沉默了。

  红姨以为苏爸是没想到她会在门外偷听,笑了笑:“实话告诉你,你上次大半夜的去找经纶说话,我也偷听到了,别小看女人更年期的失眠症状啊。”

  自从知道苏云韶是玄门大师,在家里布置了聚元阵,苏爸就知道他为什么每次都是沾枕即睡,睡眠质量这么好。

  这样的情况下,哪有什么更年期的失眠烦恼?

  苏爸也不戳穿红姨的谎言,提醒道:“你不和卓然商量一下吗?你们两个要是一起的话,没准不用……”

  “和他商量做什么?让他有机会骂我愚蠢吗?”都到了这个时候,红姨懒得再骂卓然冷血、没有父爱、不配当父亲。

  骂得再多,也不会成为诅咒,从此缠上卓然,扰得他吃不好,睡不好,后悔自己没当个好父亲,那她又何必浪费口水?

  “他那个当父亲的不愿意,还不允许我这个当母亲的替上?”红姨眉眼微垂,显露出了几分厌烦之色,“麻烦学长为我引荐,作为报答,我可以告诉学长一些你不知道的秘密。”

  “哦?”苏爸露出感兴趣的表情,“是有关绾绾吗?”

  红姨笑得胸有成竹,她非常笃定苏爸会对这个更感兴趣,“有关你的两个女儿。”

  苏爸:“如果你想说的是当年云云和依依的抱错,是因为你在其中插了一脚,那就没什么好说的。”

  红姨脸上的笑容一滞,她是真的没想到苏爸已经查到了,好在她要说的是这个,也并不是这个。

  “那你就不想知道是谁让我去调换两个孩子的吗?”

  苏爸心中骤跳,看直播的苏云韶也是一惊,本以为是红姨嫉妒苏妈才下的手,怎么听起来后面还有人在推?

  “成交。”苏爸道。

  红姨满意离开,她刚走苏云韶就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从J市回来就有些沉默的阮玫。

  苏爸:“我派去的人只查到是周红调换的你和依依,她不说,我都不知道她是受人指使。”

  问题就在于:调换孩子本身并没有什么好处。

  这才导致苏爸查到红姨,觉得嫉妒的理由已经够了。

  苏云韶:“爸,你是怎么知道我和依依抱错了的?”

  “有人往家里寄了一封信,说依依不是我和绾绾的亲生女儿,还附了一张你的画像。”

  苏爸把那封信和画像都找了出来。

  信是用红色的墨汁写的,用的是瘦金体。

  画像是苏云韶在竹林撸猫的水墨画,能够一眼认出撸猫的人是苏云韶,怀里的那只猫就很敷衍了,正脸都不给一个,只画了一只背过身去的猫。

  不知道为什么……阮玫小声逼逼:“我怎么觉得画画的人非常不待见那只猫呢?”

  给人的不待见感觉,还不是一般的强烈。

  苏爸原本没想那么多,画画嘛,有正面肯定也有背面,被阮玫一说……“好像是有点啊?”

  再仔细一看,发现不只是一点点。

  画画的人把苏云韶的发丝都画得很细致,却吝啬于多用几根线条去画那只猫。

  当然画画有主有次,人物画像不必要把别的都画得很细致,可这不代表在能画一片竹林竹叶的情况下不画一只猫吧?

  分明是对这只猫有意见,还是很大的意见!

  苏云韶对着画像拍了张照,发给阎王。

  阎王:【?你认得出来?】

  苏云韶心说:我认识的人中也只有你有动机,在没找到我之前拿不出照片要画画,还会小气到不待见一只猫!

  阎王:【信是白无常写的,我还以为你认不出来呢。】

  苏云韶:【你画了画,却不写信?】

  阎王:【我写行书、草书、篆书,不写楷书,白无常擅长瘦金体,黑无常写的是钢笔字,你觉得我送过去一幅水墨画适合配钢笔字吗?】

  苏云韶:【你对楷书有意见?】

  阎王:【我只是不喜欢那种端端正正的字。】

  知道是阎王,不是别人就行。

  苏云韶:“是楼景派人送来的。”

  “楼景不就是那个给你的成人礼送礼服的人吗?”苏爸心中警铃大作,脑海中不停地阴谋论,“他为什么会知道你才是我的亲生女儿?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苏云韶自己都还没搞清楚上辈子的事和自己为什么重生,说都不知道从哪开始,就没打算告诉苏爸。

  “他是阎王。”

  苏爸:?

  “什么东西?”

  苏云韶指了指下面,“地府之主,掌管十八层地狱的那个阎王。”

  阮玫补充道:“绝世美男,随叫随到,有求必应,想追大人的心鬼鬼皆知。”

  苏爸:“…………”

  老父亲沉着脸,思考许久,发出灵魂质问:“我要是不接受这个女婿,死了以后去地府,会被他穿小鞋吗?”

  阮玫“嘶”了一声,冲苏爸竖起了双排大拇指,“叔叔,您可太勇了,我们几个都不敢得罪阎王呢。”

  苏爸也不敢啊,可他总不能因为那人是自己得罪不起的阎王,就把女儿随随便便嫁给他吧?那就不是嫁女儿,而是卖女儿了。

  苏云韶:“爸,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用考虑他。”

  苏爸声音小了点:“那还是要考虑一下的。”

  老父亲怂得这么快,苏云韶也是没想到的,摇了摇头,继续先前的话题。

  “如果没有阎王这一出,爸妈不找上门来,我去找你们的可能性不大,苏家依然是以前的样子。”

  就她目前所知,如果上辈子苏依依早死的话,她很可能并没有回到苏家,所以阎王的这封信和这幅画就是神来之笔,打乱了一手导演真假千金抱错情节之人的计划。

  “为什么?一家团聚不好吗?”苏爸没抓对重点,或者说他觉得现在最重要的点是这个。

  苏云韶照实说:“那么多年都过去了,不知情以前大家都过得很好,知情了反而搅乱所有人的生活,不如就那样顺其自然。”

  苏爸胸口堵了一口气,你那叫顺其自然吗?分明是无为而治!

  一想到没有阎王的那封信和画,他和绾绾就会失去这个亲生女儿,永远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亲生女儿在外面,就觉得阎王干得很好。

  可以稍微加两分,不能更多了!

  苏云韶按照苏家没有她的生活轨迹去想……

  她没回来的话,红姨的那只血玉手镯会在成人礼当天送给苏依依,苏依依没几年就会死,苏旭阳可能通宵打游戏导致某一天猝死,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苏爸苏妈陷入悲伤。

  卓经纶借再多的寿命,没有至亲献祭灵魂也只能活两年,红姨做了这么多恶事,不会有好下场,卓叔没了继承人……

  所以,谁是抱错事件中最大的受益者呢?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