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第 129 章_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云读小说网 > 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 第129章 第 129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9章 第 129 章

  作为主动献祭的一方,红姨的灵魂消失得很快,小经轮和艾德的灵魂在献祭灵魂的补充下,满满凝实,相互拆解、排斥、融合、分开,渐渐从扭曲不匹配的一个人变成各自独立的两个人。

  新生成的灵魂还很虚弱,小纸片人招了招手,全部收入戴在阮玫手腕上的雷击槐木手串之中。

  阮玫:“大人,您还好吗?”

  小纸片人做了个扶额的动作,微微点头,出口的是苏云韶的声音:“收拾完现场就回来吧,高部长和秦副队的车在下面,清理痕迹和死亡登记由他们来完成。”

  三鬼使:“是。”

  阮玫小心翼翼地捧起小纸片人,藏在胸口,和云溪葛月快速打扫现场,带走所有她们带来的东西和卓经纶的身体。

  第二波是高然的人,清理现场所有有关玄门的痕迹,带走红姨的尸体。

  第三波是秦朔的人,鉴证科的人将现场的可疑痕迹全部扫除干净。

  一阵风吹过,圆月从云后露了出来,撒在这片似乎经历了什么又被重新掩盖的地方。

  无人知晓,有一个伟大的母亲在这里为了两个孩子永远地牺牲了自己。

  一个小时后,高然扛着卓经纶跟着苏云韶进入苏家别墅大门。

  进入这道门就能明显地感觉到里外的元气差距,聚元阵,还是上品。

  转眼间,高然看到庭院中舒展着叶片沐浴月光的小桃树苗,妖气很淡,灵气也很淡,最充裕的反而是元气。

  “云韶,那就是你说的桃夭?”怎么瞧着不太像是妖精呢?

  今晚,苏云韶为了不露面,远距离指挥小纸片人主持献祭灵魂的仪式,累得要命。

  听到高然的问话也没什么力气回答,点了点头,就要上楼。

  “噔噔噔”,急促又敦实的脚步声传来。

  同样的走路节奏和声音,在苏云韶把圆圆从公寓接回来以后的两天中,无时无刻不在上演,再熟悉不过。

  果然,门从里面向外推开,圆圆的黑白小脑袋从门缝里探了出来,活像那个暗中窥伺的表情包。

  br/“云云,你回来啦!”

  紧跟其后的糯米跳了起来,在圆圆的脑袋上一踩,借力飞跃出来,先一步跑到苏云韶的面前,“云云,欢迎回来。”

  “嗷——”圆圆怒了,冲过来抓起糯米的尾巴就把它抡成了风火轮,被甩在空中的糯米惨叫连连。

  苏云韶和三鬼使见怪不怪,就当眼前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绕了过去。

  大老远赶来看萌萌哒大熊猫幼崽的高然:“……”这、这么凶残的吗?

  苏云韶太累了,在客厅的沙发上躺下就不想起来,剩余的事情由三鬼使来做。

  阮玫引领高然把卓经纶放回客房,云溪上三楼和担心到没有睡着的苏爸苏妈解释今晚的事,葛月去苏云韶的房间拿了一床被子下来。

  上下楼不过一分钟的时间,葛月抱着被子回来,站在楼梯口看到不知什么时候到来的阎王搂着苏云韶,将人横抱上了楼。

  葛月默默让开位置,心中还在疑惑,阎王是怎么知道的。

  对此,桃夭默默扒拉起两滴月露,小肉脸分外无辜:人家不知道呀!

  上楼中的阎王低头一看,怀里的人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但已经醒了。

  “累了就睡会儿,我抱你进去。”

  苏云韶睡意困顿地“嗯”了声,身体其实已经很想睡了,可由于事情还没做完,心里始终记挂着那事,睡不安生。

  “楼景。”

  “我在。”

  “红姨怎么是纯白灵魂?”

  所谓的纯白灵魂并不是说灵魂是纯白色的,和纯洁那个词也没关系,只是说拥有这种灵魂的人注定意志不坚,非常容易受到影响,不管是好的一面,还是坏的一面。

  阎王:“正因为她是纯白灵魂,才能通过献祭仪式修补并非血亲之人的灵魂。”

  “你早就知道了,是吗?”

  “是。”

  苏云韶睁开眼睛,由下至上地看着阎王侧脸清晰的下颌线,长得是挺帅的,就是这性子跟牙膏似的挤一点说一点,非常讨厌。

  “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事情已成定局之前,不能透露太多。”

  到了房间,阎王本是弯腰要将苏云韶放下的,临了改了主意,自己往床上一躺,让苏云韶躺在自己身上。

  不解风情的苏天师嫌他咯人,扭身就要下去。

  阎王也是无奈,媳妇真的又难撩又难哄。

  “上辈子,她被炼成了鬼王。”

  苏云韶:!!!

  听到某个字眼,迅速回身,“我只听说纯白灵魂非常少见,十万个人中都不见得有一个是,这样的灵魂很容易被邪修拿去利用。”

  阎王顺势把媳妇搂在怀里,慢慢讲解道:“既然听说过纯白灵魂,那就也应该听说过纯黑灵魂。”

  苏云韶:“和纯白灵魂是两个极端,纯白容易受到影响,纯黑是绝不会受到影响,并且是纯恶之人才可能拥有的灵魂。”

  “纯黑灵魂是十世恶人转世,那样的人经历十次十八层地狱的考验和磨砺依然改变不了性情,这种人在历朝历代都是祸国殃民影响甚大的角色。”说完前情,阎王指出关键之处,“纯白可以转化成纯黑。”

  一句话犹如醍醐灌顶,苏云韶瞬间明白红姨这些年的经历是怎么回事。

  为了把拥有纯白灵魂的红姨逼迫成纯黑灵魂,亲哥、亲爸、丈夫、儿子、情人、私生子……这些全成了幕后之人手中的棋子,一步一步地推动着红姨向他预想之中的鬼王走去。

  这一盘棋,还剩最后几步没有走完。

  卓经纶死亡,红姨会得知她儿子的死是由她一手造成的。

  等周妈死去,红姨又会得知周妈明知一切还是选择了保护她。

  当红姨调包苏云韶和苏依依的事暴露,那她就彻底众叛亲离。

  亲人、爱人、朋友、初恋……红姨曾拥有的所有一切都从她手上溜走,她越是在乎什么,越容易失去什么。

  本就容易受影响的纯白灵魂,在一次又一次的刺激之中转变成了纯黑,变成鬼王,成了幕后之人手中的一把刀。

  不得不说,这一盘棋下得极大、极久,也极好。

  苏云韶唯一不明白的一点是:“那人造鬼王做什么?”

  说到造鬼王,就想到了类似遭遇的长孙瑞。

  如果两起手笔的背后是同一人的话,那幕后之人就应该是那个顾总了吧?

  阎王闭眼不语,苏云韶就知道这又是不能说的,心里明白是天道限制,可看阎王在她面前的这个样子就有气。

  “行了,你回去吧,我要睡了。”

  被用完就丢的阎王:“……”

  “功德分我一点,去修轮回井。”

  苏云韶握住他的手,把红姨死后莫名出现刚知道原因的功德分了九成过去,“剩余的我修判官笔,他们俩的灵魂不稳,我也分点过去帮忙压一压。”

  阎王这一次没开嘲讽技能,他很清楚用功德修补灵魂所需的量和用功德压制灵魂的量天差地别,后者可以忽略不计。

  “你心中有数就好。”

  阎王开鬼门赶去轮回井处,将得来的功德尽数输入其中,划去那张名单中的纯白鬼王一行。

  上辈子的十八鬼王已经去了三,等长孙瑞成功投胎就去了四,这一世的赢面还是挺大的。

  赶走阎王,苏云韶也没立即休息。

  她把小经轮和艾德的灵魂从雷击槐木手串中取出来,分了点功德过去。

  因红姨之死得来的功德,再分给她的两个儿子,如果红姨能够知道,多少会欣慰一些。

  多了功德,小经轮和艾德的灵魂立马变得稳固起来,苏云韶再把他俩收入手串之中蕴养。

  卓经纶的身体不能长久地缺少灵魂,顶多一个晚上,就要还回去了,小经轮的灵魂倒是能被她随身携带多养几天再送去轮回。

  明早还要启程赶往姚总公司拍摄的地方去看那蛇妖,苏云韶揉揉发酸发胀的太阳穴,坚持着爬下床修完判官笔再回去,被子都来不及盖,就趴在床上睡着了。

  三鬼使和系统都看得心疼,轻手轻脚地帮她脱了袜子盖上被子。

  打完架回来的圆圆和糯米安静地上床,圆圆主动钻进苏云韶的怀里给她当抱枕,糯米趴在枕头旁静静地守着。

  苏云韶能感觉到三鬼使帮她脱袜子盖被子,也能感觉到糯米暖乎乎的柔软身子在她怀里充当暖宝宝,她的意识刚刚还是清醒的,很快就沉了下去,越沉越深。

  又开始做梦了。

  她来到了一个水上乐园,乐园之中到处都是孩子的欢声笑语,如果忽略孩子是鬼,家长是人,而家长的眼里全是惊恐的话,不失为一个亲子娱乐的好去处。

  家长之中还有一些穿着道士服和佛袍的玄门中人,他们看到苏云韶后露出焦急的神色,拼命地转动眼珠,想要给她传递情报。

  从他们身不由己的状态中能够判断出,应该是过来收红姨失败反被留了下来,还受到红姨的某种能力限制,如人偶一般只能配合红姨的想法,充当这些鬼孩子的家长,陪他们玩耍。

  在水上乐园的最高处,有一把中世纪西欧风的宝座。

  红姨坐在冰冷的王座之上,睥睨底下的所有人和鬼,她看到了苏云韶,也看到那几个不乖的人偶。

  一声嗤笑,那几个玄门中人被尽数扭断了脖子。

  “你也要来收我?”红姨的眉毛和眼线画得又深又长,增添了许多凌厉感,挥手之间收割那么多人的生命,是苏云韶完全没见过的冰冷与无情。

  “你……”看清苏云韶的脸,红姨愣了一下,“你是绾绾的女儿?算了,你去后山给他们上柱香,我就放你走。”

  做了一夜的梦,苏云韶浑身疲累,打坐完身体是舒服了不少,心情并不曾变好。

  她把蕴养一夜的艾德灵魂送入用符纸保存起来的卓经纶的身体,剩余的事就交给苏爸苏妈来解说,她坐上姚总派来的车匆忙赶往机场。

  拍摄地点在Y市,一个离盘石镇几千里的偏僻山村。

  会挑选这个地方来拍摄,也是因为村子足够偏僻落后,很多场景都是原生态的景色,不必再行搭建,很大程度上减少了时间和成本。

  谁能料到他们拍摄巨蟒题材的电影,拍着拍着就真的拍到了真实的巨蟒呢?

  玉白衣前两天集中拍摄完自己的戏份,和苏云韶一同过来,两个人没休息好,精神状态都不好。

  接他们前往拍摄地点的是剧组导演,姓狄。

  发生这种事最担心电影拍不下去的人是导演,得知有大师过来收妖,最高兴的人也是导演。

  狄导苍蝇搓手:“大师,您收了这条蛇,能让它出演我的电影吗?”

  苏云韶:“……”

  玉白衣:“……”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