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第 144 章_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云读小说网 > 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 第144章 第 144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4章 第 144 章

  为了缓解卓经纶的尴尬,苏云韶科普起诅咒。

  “如果看到身上有这样图案的人,千万不要收他们送给你们的东西。已经接了也没关系,我在家就给我看,我不在家就拍照拍视频给我看。”

  这些事情苏云韶已经叮嘱过小伙伴们好几次,再说起来非常顺口。

  几人全都点头应下。

  光一个出自云村的红姨,就让苏家人和卓经纶上辈子全部惨死,这辈子差点就死了,他们得到的教训已经够多够深刻的了。

  阎王说得没错,他们不了解玄门那些奇奇怪怪的手段,帮不了苏云韶,至少不能拖后腿,让她可以少操点心也是好的。

  要是能够强大起来,保护自己,帮助苏云韶……

  苏爸心中一动:“刚刚阎王说我们几个是变数,有可能帮助到云云的,要怎么做?”

  先前说的妖精鬼使都是为了保护他们,出于自保的角度,并没有说他们主动出击的办法。

  早在得知苏云韶是玄门大佬的时候,苏依依就想过一同进入玄门的可能,可她连鬼都看不到,还有学霸系统布置的那么多任务要完成,就没再多想。

  这会儿阎王都提起来了,苏依依心中的那个念头再度萌芽:“姐夫,我是不是也可以和姐姐一样画符布阵?”

  系统大惊:【宿主,你要抛弃我了吗?】

  苏依依安抚它:【没有的事,我就是问问嘛。】

  系统:【……】女人的嘴,骗统的鬼!你分明就是想从科学的环抱投向玄学的怀抱,统已经看穿你了!

  苏依依突如其来的一声“姐夫”,惊得苏爸苏妈苏旭阳卓经纶全部看向了她,惊讶于这棵墙头草突然从中立阵营转了出去。

  苏云韶只觉好笑,苏依依可从来没在她面前露出过想学的心思。

  阎王被这声“姐夫”喊得通体舒畅,而后毫不犹豫地摇头:“你不行。”

  下一秒,苏依依的笑脸就没了。

  嘿,白浪费她一声姐夫,早知道就不喊了。

  阎王又说:“你们家只有苏旭阳有一些天赋,卓经纶经此一役阴阳眼快要开了,但是他们俩对这个都不感兴趣。”

  兴趣是学习最好的老师。

  有了兴趣,学习枯燥乏味还繁杂琐碎的玄学才会事半功倍。学不感兴趣东西的滋味太难受,还容易事倍功半,没必要强迫他们。

  苏依依怒视苏旭阳,凭什么想学的人没天赋,不想学的人天赋点满啊!

  苏旭阳尴尬地摸鼻子,他现在只对投资和赚钱有兴趣。

  “那什么,等我什么时候对玄学有兴趣了,我再去学吧。”虽说他自己都不知道那得等到何年何月。

  苏依依嘟着嘴,更生气了。

  没天赋的人再怎么想学都不行,有天赋的人才会说出这种气人的话来。

  见状,苏云韶给圆圆一个眼神,圆圆叹着气勉勉强强地点了头,苏云韶就把圆圆放进苏依依怀里。

  “没事,玄学也没什么好的,你别看我画一张平安符那么快,很多刚学的人累死累活一整天都画不出几张。这种事也讲究一个适应性,你看你在学习上那么棒,我就不行了,对不对?”

  苏云韶说这话的本意是想告诉苏依依,每个人擅长的事都不一样,她们姐妹俩可以分工协作。

  然而苏依依不乐意听苏云韶贬低自己,她一手搂着圆圆滚滚的圆圆,另一只手抓着苏云韶不放,亲密地靠在姐姐的腰上。

  “姐姐是太忙了,根本没有时间学习,才不是学渣呢!”

  连那么复杂的符箓阵法诅咒都知道,苏云韶要是肯用心学习,多花点时间在学习上,清北绝不是梦。

  “嗯。”苏云韶抚摸着苏依依的头,拍拍苏依依的肩膀,“我是不可能给家里挣点荣誉回来了,这个就交给依依好不好?”

  苏依依重重点头:“好!”

  系统松了口气,它还真怕宿主跑去学玄学,它的资料库里可没有这方面的东西,那些经文什么的才不算呢。

  见她们姐妹俩说完了事,苏爸继续问阎王:“普通人就没有办法了吗?”

  阎王:“玄门没落,很多珍贵的材料都是天价,没有渠道还买不到,因此不少玄门中人会帮人看风水做事赚钱,搭上富豪的线。你们要是能赚到很多钱,人脉广阔,笼络大量的玄门中人为你所用,一样可以帮云云。”

  “那样太辛苦了。”苏云韶并不赞成。

  苏爸只经营自己的建筑公司,偶尔还会忙到深夜回家,不能陪伴妻子和儿女。要是再把公司业务扩张起来,其中的辛苦不难想象,家庭的和谐程度也会受到影响。

  阎王牵住苏云韶的手,轻轻一拉,就把她从苏依依的手里夺了回来。

  突然失去姐姐的苏依依:“……”再喊姐夫,她就是猪!

  “你想护着家人的心没错,可你的家人也想护着你。”阎王说,“真正的家人不会去想做这件事辛不辛苦,他们只会想……”

  苏爸接了下去:“我只会想要怎么做才能帮到你。”

  苏妈握着苏爸的手,无言地表示着自己对他所有决定的支持,“妈妈也会坚持夫人外交,多陪爸爸应酬,积极开拓人脉路子。多个朋友多条路,妈妈希望有朝一日你遇到事了,妈妈不是只能坐在家里等楼景和你回来,也能为你奔走忙碌。”

  苏旭阳没认阎王这个妹夫,但不得不说阎王的这个法子正中他的兴趣和想法,当下看阎王顺眼了一些,也仅仅只有一些。

  “我在投资方面有些天赋,已经小赚几笔了,你再等等哥,哥一定多培养人脉,为将来做准备。”

  阎王和苏云韶没说他们俩为什么会重生,可市场上的那么多重生小说和电视剧的起因都是类似的:死后重生。

  苏云韶是玄门顶尖的大师,又有阎王的保护,还是双双出了事,足可见未来的敌人有多强大。

  苏爸苏妈苏旭阳苏依依都是明白苏云韶会面临什么,这才想通过各自的努力帮助她。

  卓经纶也不例外,他和兄弟的命都是苏云韶救的,自是得报答一二。

  他想了想,觉得阴阳眼这东西太过鸡肋,还会影响他的研究,不免产生了一个想法:“云云,我的阴阳眼能送给别人吗?”

  苏云韶:“你的阴阳眼是因为你的灵魂再三动荡,机缘巧合之下即将开启的,不能转送,可以帮你封起来。”

  能封存起来也是好的,卓经纶点了头:“那就麻烦云云了。”

  封个还没开启的阴阳眼而已,苏云韶勾画几下画张符就能搞定,不费什么工夫,当下就动起手来。

  苏依依嫉妒得面目全非,正逢小伙伴们在群里问她怎么了,呼唤她继续文字直播,她就继续打字。

  苏依依:【我们家姐姐的天赋是最牛的,其次是我哥,可他只想赚钱不想搞什么玄学,第三是卓表哥,他的阴阳眼要开了,结果让姐姐帮忙封起来。】

  许敦:【???就忽然知道玄门没落真相的感觉?】

  柏星辰:【个人兴趣和选择使然,无可指摘。】

  傅烨:【依依想学?】

  苏依依:【我想但是不行啊,害,算了,我还要给姐姐挣荣誉呢。】

  阎王说的前世那些事,苏依依不确定能不能说,不敢告诉小伙伴们,就挑能说的说了,主要还是围绕云村的诅咒。

  包括未来可能会出一些苏云韶难以招架的事,大家要注意保护自己。

  小伙伴们非常好奇以苏云韶的能力,会出现什么让她觉得困难的事,一个个在那脑洞大开。

  苏依依一边看小伙伴们从《山海经》里搬故事,一边抽空喂圆圆吃薯条,还要注意苏云韶和阎王在说什么。

  卓经纶的阴阳眼被成功封印,苏旭阳问他什么感觉,卓经纶想了半天都不觉得有什么特别。

  苏云韶:“阴阳眼只是将开未开,没感觉是正常的。”

  卓经纶点点头,承诺道:“云云,我回去以后也不会只顾着研究,会帮忙看看国外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一定帮你把武器武装到最强,让你全副武装地去打最终BOSS。”

  苏云韶笑出声来,“谢谢表哥。”

  光是冲着卓经纶的这份心,都值得去掉姓,当一回真正的表哥。

  表哥表妹温情脉脉的时刻,阎王怒刷存在感,跟了句:“谢谢表哥。”

  卓经纶:“……”就、挺不知所措的。

  众人、妖、鬼:“……”这么厚脸皮的阎王,生平也是第一次见。

  该谈的事情谈得差不多了,因为阎王的这句“谢谢表哥”,气氛一度变得尴尬。

  苏云韶在床上躺了大半天,肚里空空,去厨房做东西吃,顺手把阎王给拖走了。

  苏爸苏妈探头观察,发现阎王还挺享受这种小媳妇似的感觉。

  一个人究竟是冷淡还是热情的性子,到了他们这个年纪还是很有感觉的,阎王就属于对他人冷淡只对苏云韶一人热情的那种,能看出他已经为了苏云韶尽量对他们温和了,但是冷淡的感觉还在。

  唯有和苏云韶单独相处的时候,那种真心的笑容和愉悦才会出现。

  不过他们也不是很在乎,如果阎王所说全是真的,那他和苏云韶在上辈子在一起那么多年都没有家人的存在,只有彼此,粘着对方,对他们冷淡不是很正常吗?

  一进厨房,苏云韶就放开阎王的手,开始洗手准备搞个快的。

  “你饿吗?”

  阎王:“饿。”

  “吃什么?”

  “方便面,一根香肠,两个荷包蛋,加点青菜白菜。”

  苏云韶去开上面的橱柜,“地府也有方便面?”

  “怎么可能?”阎王人高手长腿长,抬抬手就能打开橱柜,里面有很多堆起来的方便面,拿了两桶香辣味的出来,“太忙了,我们很少有时间见面,你经常吃方便面,我跟着蹭的。”

  苏云韶不记得他所说的那些,家里堆着的是桶装的泡面,可她还是把面饼拿出来,放锅里煮,那样会比直接用热水泡出来的口感更劲道一点。

  “我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东西可以加。”她转身去翻找冰箱的库存。

  阎王不止没有帮忙,还用双手勾着苏云韶的腰,拖慢进度。

  他也不是故意的,就是想时时刻刻和她黏在一块,今天尤甚。

  今天阎王的反常态度过于明显,苏云韶由着他。

  她烧水、洗菜、煮面都任由他从身后搂着她,直到煮完方便面要端出去吃,阎王还不肯放手。

  “不吃了?”

  “吃啊。”阎王放开手,“我们在这吃吧,不出去了。”

  苏云韶:“嗯。”

  泡面的香味过于诱人却不健康,她是肚子饿贪图速度快才做的,没必要把家人们也拉到垃圾食品的阵营里来。

  两人站在厨房里,端着泡面吸溜吸溜吃完,阎王很自然地接过洗碗和洗锅的任务。

  他的袖子那么长,真要洗碗很容易弄脏,等会儿还得洗衣服。

  苏云韶伸手把阎王的袖子卷起来,露出手臂,也是这时候,看到他手臂上纵横交错的伤口。

  那些伤口有粗有细,有深有浅,看起来不旧不新,不像是用武器伤的,苏云韶还要细看,被阎王抢过袖子拉回去遮住伤口。

  苏云韶眯起了眼,这种逃避的态度可太熟悉了,熟悉到她分明没有相关记忆,那股子无名火依然从心口烧到了头顶。

  她的声音绷直,语气微冷:“是你自己说,还是我逼你说?”

  偷偷过来听墙角的苏依依和苏旭阳:“……”

  苏依依瞪大眼睛:怎么回事,要吵架了?

  苏旭阳兴奋不已:吵架好啊,这个拜拜,下一个更乖!

  媳妇儿熟悉的语气令阎王下意识回头,看到她绷紧的脸孔和身体,不禁哑然:“你想起来了?”

  苏云韶抿唇不语,阎王就知道她没想起来,“没什么。”

  苏云韶忽地转身冲厨房门口喊:“哥,你有单身的朋友吗?”

  苏旭阳大喜:“有啊有啊!”

  “明天大家一起见个面吃个饭,晚上一起……”苏云韶还在细数明天的种种安排,身后的阎王越听脸色越黑。

  哪个男人能忍受自己喜欢的女人和别的男人一起见面吃饭,变相找对象的?

  阎王不行,他选择投降。

  他向来不愿意在外人面前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于是,蹲在厨房外面听墙角的苏依依和苏旭阳很快发现自己再听不到里面的动静。

  抬头去看吧,玻璃透出来的画面只有几个大字:哄妻中,勿扰。

  苏依依:“……”

  苏旭阳:“……”

  见鬼的哄妻!

  偏偏他们俩还真不敢过去打扰,谁让苏云韶摆明了生气呢?

  厨房内,苏云韶亲眼看着阎王甩上静音符,布下幻阵,不让外面的人看到听到里面的动静。

  “你可以不说。”

  那你倒是别和其他男人见面啊。

  阎王头疼,他向来是对苏云韶没辙的,只好拉开衣袖让她看个够。

  苏云韶的指尖刚触到伤口,就感觉到残留在上面的力量,不是灵气、怨气、元气、鬼气,不是任何一种她所知的力量。

  “怎么伤的?”

  阎王觑着她愈发冰冷的面孔,不敢隐瞒,实话实说:“护你重生的时候,被规则伤的。”

  苏云韶差不多猜到了。

  诸神陨落,能伤到阎王的东西不多,更不要说是她认不出来的力量,那也只有其他神器、规则一类她没有接触过的东西。

  “你倒霉,遇上了我。轮回井、阎王印、判官笔,还有你的半神之身,不是因为我碎了就是因为我伤了。”

  苏云韶的指腹轻轻划过那一道道超过半年还没有愈合的伤口,摸得阎王浑身发颤又不敢躲,不适时宜地想起了他们俩的第一次。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