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第 145 章_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云读小说网 > 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 第145章 第 145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5章 第 145 章

  经阎王指引进入玄门一道,苏云韶好似一下子被打通了奇经八脉,很多人花费几天甚至个把月才能琢磨出点头绪的符箓和阵法,在她这里都不算是事。

  她在符箓上的天赋尤甚于阵法,掐算八卦之类就通得慢了,一个是算的速度慢,一个是算得不够精准。

  苏云韶深知贪多嚼不烂的道理,紧盯着符箓一道埋头钻研,从不曾妄想当个全才。

  为了讨媳妇欢心,阎王倾囊相授,包括一些灵气为士的符箓,平日里用是用不太到,但是钻研起来别有一番趣味。

  把香香软软的媳妇搂在怀里手把手地教导,看着她从一无所知到逐渐一点点地学会他所教授的知识,能够和他一起商讨创造新的符箓与阵法,那种成就感和自豪感无与伦比。

  士别三日刮目相看的感觉或许非常惊艳,但对阎王来说,这种每一次见面都能发觉她在不停奔向你的感觉更令他承受不住。

  阎王有地府的诸多事务要忙,那时的鬼门只开在固定的地方,不能随心所欲,他每次去人间见苏云韶,来回的路上都要花上不少时间。

  苏云韶知道他公务繁忙,来回麻烦,每次来只是见一面说两句话就要走,太过劳累,让他可以减少上来的频率,多休息休息,不必每次急匆匆地赶来。

  阎王能听就怪了。

  他把频率控制在两三天上来一回,还会被苏云韶的鬼使们阴阳怪气,说他不是个合格的男朋友,想和苏云韶来一段时髦的跨种族恋爱:人鬼情未了。

  其中最最最过分的就是对苏云韶抱有其他心思的桃夭。

  仗着自己俊秀的脸蛋,刻意锻炼出来的八块腹肌,整一个男版白莲花和绿茶的结合体。

  他忙于公务,桃夭会说:“别人家的男朋友会在女朋友遇到事的第一时间赶来,我家云云,呵,次次都是我陪在云云的身边,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才是云云的男朋友呢。上次我们见的那谁谁不就是用工作的借口在外养小蜜吗?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家里的老婆也不知道……哎,我不是在说你啊。”

  他多和苏云韶聊会儿天,桃夭会说:“云云,阎王再不回去没关系吗?地府不能缺了他吧?”

  总之,不管阎王怎么做,桃夭都能找到理由给他添堵。

  苏云韶的性格过于直女,知道自己有家室,认定桃夭是朋友就不会往那方面去想,她埋头单机学玄学的奥秘,年轻人最离不开的手机对她而言没什么用,根本不懂白莲花和绿茶的手段。

  阎王也是在桃夭手底下吃过几次闷亏以后,想着恋爱不能靠自己慢慢琢磨,得找有经验的支支招,才从地府的鬼魂和阴差口中得知世界上还有这么可恶的存在。

  当下就气得阎王鞭笞属下干活,极力促进地府和现实网络的连接。

  他想的是即便不能时刻陪伴在苏云韶身边,也能给她打打电话发发消息,存在感必须刷起来,杜绝桃夭上眼药和离间他俩的机会。

  地府太大了,鬼手不够,网络不好建。

  阎王把那些穷凶极恶的恶鬼从十八层地狱征召出来搞基建,都得花费好几年的时间,急不来。

  另一方面,阎王拼命地炼化鬼门,决定变成任意门来使用,将来可以通过鬼门随时随地去找媳妇。

  鬼门在地府形成时期就有了,和轮回井、判官笔都是同一年代的。

  要说它是神器吧?没有器灵,不够资格。

  要说它不是神器吧?这玩意还挺有脾气,忒难炼化。

  双管齐下,办法是想了,但是短时间内看不到成效,阎王依然每天奔走在去见媳妇的路上。

  那天晚上,阎王从阴差口中得知苏云韶受伤,匆匆赶了过去。

  他赶过去的时机巧又不太巧,桃夭的衣衫穿得松松垮垮,半跪在地上帮苏云韶包扎伤口。

  说是包扎现场,桃夭所在的位置和姿势导致他从领口到腹肌的风景一览无余,更像是在用自己的身体和资本若有若无地勾引苏云韶。

  阎王的第一反应是把桃夭拎出去,打入十八层地狱狠狠折磨一通,让他知道勾引有家室女人的代价有多严重。

  随即,这个念头就被他冷静理智地按了下去。

  他已经吃过好几次亏了,知道这个时候生气地把桃夭赶出去,反而会令苏云韶为难——桃夭帮过苏云韶很多次,在她眼里是个很讲义气的朋友,就是妖精出身,一只妖在山里待久了,没什么男女大防,在人间的日子久了能改过来。

  他当场这么做了,自己是痛快了,等他离开以后,苏云韶得向桃夭道歉,桃夭再白莲花附身多说几句,只会加深他们情侣之间的嫌隙。

  嫌隙多了,桃夭就能趁机上位。

  “多谢。”阎王客客气气地向桃夭道谢,而后从桃夭手中不容拒绝地接过棉签和碘伏,一屁股坐在苏云韶身边,把人搂在怀里慢慢上药。

  “你啊,这回又是为什么受伤?”

  苏云韶调整了一下坐姿,“救了个孩子,我没事。”

  一听是孩子,阎王完全能够想象出苏云韶为什么会受伤。

  有七成的可能是孩子突然闯进苏云韶和厉鬼的战斗区域,有八成可能是孩子紧紧扒着苏云韶不敢离开,有九成可能是孩子成了累赘,厉鬼瞄准孩子攻击,苏云韶抽不出手来,就用身体挡了。

  同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两次,每次都是因为不懂事的孩子或者无知的少年大人闯了进来,成了厉鬼对付苏云韶的突破口。

  为此,苏云韶收了几个鬼使。

  平日里让他们搜集消息,战斗时也不需要他们出马,结果在外面守着,不让闲杂人等进去这样简单的事都做不到!

  苏云韶背靠着阎王,看不到他的表情,因此也不知道这一刻阎王看桃夭和其他鬼使的眼神有多冰冷。

  当着他的面或者背着他在苏云韶那说他坏话,阎王都可以不计较,只要他们好好护着苏云韶就行。

  可他们连这么简单的一点要求都办不到,那就不需要再留下来了。

  天底下鬼使那么多,用不顺手、消极怠工的就换,没必要一直留着。

  阎王已经在想让黑白无常物色几个能力出众的鬼魂,前来代替这几个不中用的鬼使。

  鬼使们想解释什么,又觉得苏云韶受伤是无法改变的结果,解释什么都没用,悻悻低头认错。

  苏云韶给鬼使们和桃夭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先出去,等他们离开,转身勾住阎王的脖子,仰着头他的下巴上轻轻一吻。

  “乖,就是一点小伤,我以后会更注意保护自己的,你别生气了。”

  说是小伤,还真的是小伤,就是被碎裂的玻璃扎到手上。

  那时候是初秋,有一层薄薄的衣服挡着,个别嵌入皮肉之中的玻璃已经被取出来了,血也已经止住了,消了毒敷了药过几天就会好。

  阎王的气消了那么一点点,低头望着苏云韶,用眼神扫着她的唇,暗示着什么。

  苏云韶会意,转了个身,跪坐在阎王的大腿上,抱着阎王结结实实地亲了一大口。

  这种豪放粗犷的亲法,能亲出感觉来反而奇怪,阎王无奈地把人拉下来,用棉签沾了碘伏,在伤口上一点点地消毒。

  怕碘伏接触到伤口渗进去会痛,他擦得很是小心,擦完了还低头吹一口气,完全把女朋友当怕疼的小孩子对待。

  他和苏云韶都是一样的性子,一旦沉下心去做某件事,就会把全部注意力放在上面,忽略其他。

  因此,低着头的阎王没注意到苏云韶看着他的眼神越来越温柔,也越来越不对劲。

  “楼景。”

  阎王忙着敷药,低着头应答,“我在。”

  苏云韶:“抬头。”

  阎王顺势抬头,然后就被苏云韶给按倒在了沙发上,好好的探望女朋友兼帮忙包扎伤口,结果把自己的贞操送了出去。

  想到那天也是这么摸着摸着就上了车,阎王看苏云韶的眼神变得不对劲起来。

  两人的第一次是媳妇儿士动这件事,令他总是想着在其他方面压过苏云韶一次,否则心里很不得劲。

  此次重生可不是给了他机会吗?

  阎王:“云韶。”

  苏云韶抬头,看到阎王的脸离她越来越近,阎王的手也从被她握在手里变成了揽着她的腰,按着她的后脑勺。

  接下去会发生什么少儿不宜的事,不言而喻。

  就在阎王的鼻子擦到苏云韶的鼻子,即将亲到的那一刻,一根手指突然出现,隔在了两人的唇瓣之间。

  “不行。”苏云韶道,“还有两个月。”

  阎王:“……”

  浑身泄气,兴致全无,下巴搁在苏云韶的肩上,在她耳边愤恨地说,“我都给你记着,等你成年了加倍讨回来!”

  这辈子和媳妇儿的第一次,他一定要牢牢掌握士动权!

  在他看不到的角度,苏云韶望着玻璃上倒映出来的疑似大狗撒娇场面微微一笑,“好。”

  她也很期待看到大狗被欺负得嗷嗷直叫,最终哭着向她求饶的画面。

  那一瞬间,阎王觉得后背有点凉,像是有人在算计他。

  “咚咚咚”外面有人敲门,随即而来的是苏依依的声音:“姐,你没事吧?”

  苏旭阳高声喊道:“云云,你要是被欺负了就吱一声,哥冲进去救你啊!”

  阎王:“……”

  他转过头,神情认真地问苏云韶:“他们俩是真的认为我会在外面坐满家长的情况下,在厨房里把你给办了?”

  苏云韶也不确定自家哥哥和妹妹会脑补一些什么,“应该不会,行了,撤了吧。”

  阎王挥手的瞬间,直起身子,调整表情,把苏云韶搂进怀里。

  静音符和幻阵撤掉的那一刻,等在门口的苏依依和苏旭阳就见到厨房里面苏云韶紧紧地抱着阎王,两人亲亲密密难舍难分的样子。

  苏依依:“……”

  苏旭阳:“……”

  兄妹俩对视一眼,觉得其中必有隐情,他们认识的苏云韶绝对不是那种黏黏糊糊会耽于儿女情长的女人!

  苏依依:“姐,你是不是还不舒服?”

  苏旭阳:“云云,要不哥送你去医院看看?”

  兄妹俩一致认定是苏云韶身体还没恢复好,把阎王当支柱用,也是把阎王给气笑了。

  看到他的笑容,系统毛骨悚然,下意识就要扯着苏依依溜:【啊啊啊,宿士,他生气了,后果很严重,我们快跑!】

  苏依依:?

  苏云韶从阎王怀里挣脱出来,回头说道:“我没事,别担心。”

  阎王望着苏依依和苏旭阳的笑容异常核善:“初次上门,来得匆忙,也没带什么礼物,黄泉路上的彼岸花海挺好看的,不如哥哥妹妹一起去?也有个伴。”

  苏依依:“……”

  苏旭阳:“……”

  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怀疑你是在用地府单程票威胁我们,还有证据!

  “别闹。”苏云韶戳了阎王的腰一下,正正好戳在阎王的腰窝上,也是他的敏感位置。

  阎王:“……”

  他怀疑苏云韶在手里聚了微型雷电,趁着戳他的时候电他,否则他怎么会被碰一下就差点腿软?

  反正,绝对不是欲求不满!

  阎王就是想小小地警告一下苏依依和苏旭阳,免得他们俩总是过来打扰他和苏云韶,没有真的打算对他们做什么,被苏云韶戳穿就顺势下坡。

  “我和云云都很喜欢彼岸花,本是想邀请你们去地府看个夜景,看来你们不太喜欢。”

  苏依依:“……”

  苏旭阳:“……”

  你刚刚的眼神可不是这么说的!!!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我并不想在内容提要里标注(阎王戏份多,介意者跳)这一行字

  再怎么主亲情和事业的文,不是无cp文,女主有cp就肯定有男主的戏份,男主的戏份还大多是和事业有关的,谁让他是阎王,还是女主的师傅呢,但是已经被骂了,我还是标一下吧

  就是这一行内容提要太长,不是四个字,突兀到逼死强迫症患者~~~~(_)~~~~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