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第 148 章_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云读小说网 > 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 第148章 第 148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8章 第 148 章

  没见到人之前,吕书南还能坚定地表示自己生的是双胞胎,三胞胎肯定不是她女儿。

  见到人以后,她都开始怀疑自己当年是不是多生了一个。

  “这是怎么回事啊?”

  苏妈:“书南,先坐下,我们慢慢说。”

  吕书南和潘宏远坐在众人特意留出来的,离三个女孩最近的位置上。

  苏家五口除了住大学宿舍的苏旭阳,四个人都到齐了,三个女孩再加一个今天第一次来的慧心,客厅里坐得满满当当。

  也是苏妈为了给六只妖精崽崽和三只鬼使留位置,多买了不少沙发,不然今天家里都坐不下这么多人。

  苏云韶:“先给叔叔阿姨介绍一下,这位是远山寺的慧心大师,也是他在路上遇到了两位的女儿,把人带过来的。”

  慧心双手合十行合掌礼,吕书南潘宏远学着回礼:“多谢慧心大师。”

  其他人都认识,也就不介绍了。

  苏云韶直奔主题:“根据面相和测算推定,这两人应该是叔叔阿姨的女儿,可以取血或者带毛囊的头发去做个亲子鉴定。”

  吕书南:“不用,母亲的本能告诉我,她们俩就是我的女儿。”

  潘宏远:“是我的宝贝女儿没错,我认得的,不用做了。”

  做不做亲子鉴定是人家父母自己的选择,苏云韶不会多加干涉。

  他们不想做就可以跳过这一项,进入下一项:“叔叔阿姨应该很好奇为什么自己只有两个女儿,现在出现在面前的却是三个。”

  不止吕书南和潘宏远好奇,苏家人也很好奇,只是想等当事人来了以后一次性解说,就没提前进行说明。

  苏云韶:“是妖精,也是我昨天告诉阿姨的惊喜。”

  尽管当时的她并不清楚惊喜的内容具体是什么,只是测算出会有三个女儿,还不太相信地又算了一遍。

  “妖、妖精?”吕书南和潘宏远瞠目结舌。

  他们夫妻怎么看都看不出毛病来,更不明白妖精为什么会长得和他们的女儿一模一样。

  “接下来的事,就由贫僧来说吧。”慧心才是此次事件的当事人,知道最全的细节。

  当初在地下墓穴遇到千年血尸,慧心深感自身的见识和修为不足,和苏云韶等人分开以后一头扎进了深山老林,哪里偏僻去哪里,哪里有奇异的传闻去哪里。

  他已经去过很多地方,这一次从山里出来,遇到了两个灰头土脸意识不太清醒的女孩。

  “我见到她们的时候,她们俩正趴在地上挖虫子吃。”

  所有人:?!!

  系统大惊:【怎么会有人吃虫子?】

  吕书南和潘宏远心疼坏了。

  他们的女儿本应该如公主一般娇养长大,吃好的,穿好的,结果沦落到了风餐露宿吃虫子的地步,人贩子真的太可恶了!活该千刀万剐!

  怕妨碍大师说话,夫妻俩紧紧握着对方的手,气得肺快炸了,脸都涨红了也没骂一个字,只用更加心疼怜爱的眼神看着两……三个女儿。

  三个女孩回以弧度一样的微笑,低头安安静静地吸着果汁,仿佛杯子里的橙汁是天底下最美味的东西。

  吕书南看得更心酸了。

  她要是能早点摈弃前嫌来苏家走动,会不会能够早点问出两个女儿的下落,她们就不用吃虫子了?

  慧心接着往下说:“我会注意到她们,不止是因为她们过于怪异的行为,还因为她们俩身上沾染的妖气。”

  当时,慧心上前两步,将妖气的来源,一颗金黄色的小柠檬从女孩的口袋里拿了出来。

  “你既为妖,就该好好修炼,为什么装成一颗普通的柠檬藏在人类身边?”

  “我要保护她们啊。”小柠檬眨着两颗豆豆眼,开口说话了,“我得了她们俩的口封化形成人,承了这么大的恩情,当然要好好保护她们!”

  慧心低头看了眼趴在地上挖虫子,挖到虫子连带泥土一起吞吃下肚的两个女孩,此时无声胜有声:这就是你的保护?

  妖精把人类保护成这样,那还不如不保护呢。

  “这不是我弄的。”小柠檬急了,一缕柠檬汁咻的一下飙到慧心的脸上,酸得他眼泪当场掉下来。

  慧心匆忙擦掉柠檬汁和眼泪,听小柠檬在那说:“她们俩有时候是清醒的,有时候就这样,她们清醒的时候带着我,不清醒的时候我来保护她们,不然我们去不了首都啊。”

  “去首都做什么?”

  “寻亲。”小柠檬说。

  慧心不放心两个未成年的女孩和一个刚化形的妖精组合,暂时放弃自己的计划,一路护送她们前往首都:B市。

  途中,两个女孩清醒过来,收拾了面容和衣服,向慧心道谢。

  一言一行所表现出来的就是两个普通的人类,完全看不出先前趴在地上吃虫子的呆傻模样。

  慧心:“我问了她们俩的生辰八字,她们被拐的时候已经五岁多了,记得自己的生日,我再推算排除得出真正的生辰八字,算出她们俩的亲人是云韶,就联系云韶了。”

  所有人:???

  异口同声地问:“怎么回事?”

  苏爸苏妈:“她们俩和云云什么关系?”

  吕书南潘宏远:“这不可能啊!”

  苏依依条件反射抱住苏云韶,警惕地望着三个女孩:“你们有自己的爸爸妈妈和姐妹,不许跟我抢姐姐!”

  “不会的。”苏云韶拍拍苏依依紧绷的身体,“应该是哪里弄错了。”

  慧心看向苏云韶,面容平静又慈悲:“苏道友是觉得贫僧的测算有误?”

  苏云韶认识的人中就属慧心和恒术的推算测算能力最好,哪可能不相信慧心?只是这个结果确实离谱了些。

  “我不是怀疑你的测算能力,只是觉得可能哪里有问题导致你推测出了这么一个所有人都不相信的结果。”

  慧心早在第一次见苏云韶的时候就看过她的面相,确认只有一个妹妹,还是个没血缘关系的,因此他头一次那么不相信自己的测算结果。

  可是接连算了三次的结果都是同一个,就令他不得不信了。

  “苏道友若是不信,大可自己亲自测算,也可问问恒术道友。”

  苏云韶知道此事事关重大,冲慧心抱歉一笑,把生辰八字和两个女孩的照片一起发给恒术,请他帮忙算算。

  她自己同样掐算起来,昨天只算了吕书南的女儿什么时候能够回来,今天再一算……嗯,再算一遍。

  连算三遍,结果一致。

  苏云韶木着脸说:“一样。”

  所有人:???

  没几分钟,恒术发来消息:【苏道友分明没有妹妹,为什么这两个女孩竟与你有血缘羁绊?苏道友自己算了吗?】

  苏云韶:【我算了,慧心道友也算了,都是一样的结果。】

  恒术:【???这我就不知道了。】

  恒术:【看来是贫道修为不足,近些日子推算出来的结果一个比一个离奇,超出我以往的认知范围。】

  苏云韶何尝不是?

  她的掐算分明只是不那么精准,没出过错的,重生后却老是遇到掐算结果不对劲,不得不一次次重来和找人帮忙的。

  慧心:“如何?”

  苏云韶点头:“三人算出来的结果一致,就证明我和她们确实有血缘羁绊,但这羁绊来得蹊跷。”

  提到这个,慧心觉得离奇:“苏道友今年尚且不足十八,再怎么都不可能会有两个十五岁的女儿,这也是贫僧曾怀疑自己推算错误的原因。”

  所有人:???

  除了疑问,他们摆不出其他表情。

  苏云韶再怎么牛逼,那也不可能突破人类生理极限,三岁就隔着十万八千里,把自己的女儿塞进吕书南的肚子里,让吕书南给生出来。

  苏云韶问慧心:“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吗?”

  慧心摇头:“远山寺擅推算与佛法,并不精通其他。”

  他要是知道,来的路上就帮忙解决掉了。

  苏云韶:“你有用元气探查过她们俩的身体吗?”

  慧心念了声阿弥陀佛,“贫僧不近女色。”

  由于用元气探查身体,会游遍全身经脉和各个角落,有些人感觉类似于触摸身体,确实不愿意做。

  /事情没到最坏的地步,慧心这种一心皈依佛门的人,不会轻易违背自己的原则。

  苏云韶能够理解,让苏依依松开手,刚靠近三个女孩,其中两个就扑了上来,一左一右地挂在苏云韶的手臂上,亲亲密密地搂着她不肯放,一脸“我终于找到妈妈啦!”的满足表情。

  剩下的那个女孩瘪瘪嘴,一样扑了过来,挂在苏云韶的腰上。

  三个没比苏云韶矮多少的女孩,把一个大三岁的未成年女孩当成母亲。

  画面太过诡异,现场集体失声。

  吕书南捂着嘴,不敢想象女儿离开自己的这十年究竟遭遇了什么。

  就着这个姿势,苏云韶把元气输入两个女孩的身体。

  元气游走得很顺畅,简直一路畅通,直到游走到心口的位置,被什么啃掉了一口。

  苏云韶指挥着元气倒退回去,再来一遍,又被啃掉了一口。

  同样的事情不久前在时家发生过,她谨慎地来回几次,发现中蛊是中蛊,和时炼的情况有所不同。

  时炼中的蛊是吞噬元气后不停繁衍继续吞噬元气,时间一久就会被耗死,两个女孩可能是中蛊时日尚短,体内只有那么一只蛊。

  那么,问题来了:什么蛊会让人误认血缘亲人呢?

  苏云韶对蛊的了解太少,决定把阴阳蛊拿出来,不管是什么蛊,吃掉就能解决问题。

  她松开三个女孩,上楼一趟,带下来一颗黑曜石,起码在他人眼中是黑曜石。

  苏云韶让女孩转了个身,让她面朝自己,背对在场的男性,而后拉开女孩的领口,把阴阳蛊放在女孩胸口的位置。

  “小石子,里面有只蛊,你能解决吗?”

  小石子待在原地,不肯动弹,宛如一颗无生命的真石子。

  苏云韶划破指尖,挤出一滴血来,小石子立马活了过来,抱着她的手指欢欢喜喜地吸了两口血,拿完报酬,转头就钻进女孩的胸口去了。

  鲜血从女孩的皮肤上流了出来,皮肤下面有虫子一拱一拱的迹象。

  “这……”吕书南吓得脸都白了,潘宏远皱起了眉。

  “施主不必担心。”看到这,慧心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们俩是中了蛊才短暂失去神智,思维和行动变得跟虫一样。苏道友现在是为她们解蛊,解开就能恢复正常。”

  吕书南和潘宏远放心了,苏爸苏妈不放心了:“大师,云韶这样用血喂,会不会影响身体啊?”

  慧心:“两位不必担心,苏道友自有分寸。”

  慧心没说的是:以他的眼力来看,那只黑色的蛊分明已经认苏云韶为主,一人一蛊之间有了不弱的联系,应该是养蛊有段时日了,那蛊不会害她。

  事实证明,苏云韶用血喂了这么久的阴阳蛊还是很优秀的。

  钻进女孩的身体不到两分钟就又钻了出来,趴在苏云韶的手心上,骄傲地抬抬脑袋,翘翘尾巴,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好的一只蛊,非要跨种族去学云霄云霆两条蛇的习性。

  苏云韶摸摸小石子的脑袋,帮女孩止血、擦药,用元气梳理一遍身体,女孩彻底清醒。

  看到现场的情况,再看呆呆傻傻的妹妹,女孩很快反应过来。

  “是姐姐救了我吗?”

  苏云韶点了点头,一个字没说,苏依依嗖的一下蹦了出来,从背后抱住她的脖子,疯狂刷着存在感:“这是我的姐姐,不是你的姐姐,不许随便叫!”

  所有人:“……”

  苏爸苏妈高兴于两个女儿如此亲密,又觉得小女儿的占有欲似乎过强,有些苦恼。

  女孩愣了下,突然也被人用一模一样的姿势从后面抱住了脖子。

  抱住她的正是那只化形成人的小柠檬,眉毛纠结地打在一块,酸里酸气地说:“就你有姐姐吗?我也有,还有两个,气死你!”

  空气中隐隐约约冒出一点柠檬味,苏爸敏感地捂住了鼻子。

  苏云韶:“……”

  苏依依:“……”

  女孩反手摸了摸小柠檬的脑袋,“萌萌,没事的,她只是担心我抢走她的姐姐,这种心理和行为在人类的世界里叫做占有欲,就像你不想让其他人叫我和贝贝姐姐一样。”

  “真的吗?她们也会这样亲亲吗?”小柠檬探过脑袋,亲了亲女孩的脸,再转过头来看苏依依的眼神就带上了明晃晃的挑衅:你们肯定不会!

  苏依依:!!!

  火冲天灵盖,当即对准苏云韶的脸就是一个么么哒,想了想觉得光是这样不够压过对面的那只柠檬精,转过头又亲了另一边。

  苏云韶:“……”

  亲完了,苏依依的心脏才后知后觉地砰砰乱跳——嗷嗷嗷她第二次亲到姐姐了!还亲了两口!

  系统惊呆了:【天哪,宿主,你都做了什么呀!你居然强吻了姐姐!】

  苏依依砰砰乱跳的心脏宛如被泼了一盆冷水,一下子就镇定下来。

  她面上维持着完美的笑容迎击那只酸了吧唧的柠檬精,脑海中还在试图纠正系统的错误说法:【我们这是姐妹的亲亲,不能说是强吻。】

  系统:【……不打招呼,不顾当事人意愿就亲,这不是强吻是什么?宿主,你不要欺负统年纪小就随便乱说,统是完整的学霸系统,还看了那么多青春恋爱偶像剧,经验丰富得很,不会被你随便洗脑的!】

  苏依依:“……”你堂堂学霸系统跑去看网剧还很骄傲?

  苏依依的两记凶猛亲吻可是惊呆柠檬精了,她顶多亲亲西西和贝贝,一人亲一口,一共亲两下,对面这人只有一个姐姐也能吧唧吧唧亲两下。

  小柠檬酸得眼泪掉下来,然后整个客厅飘散起了柠檬的香味。

  被袭击过一次的慧心很有先见之明地闭上眼睛,屏住呼吸。

  其他人猝不及防之下就被酸到了。

  特别是近距离的潘西西、苏云韶、苏依依,眼睛都睁不开了。

  阴阳蛊都被酸得倒下了,蜷缩在苏云韶手心,抽了抽尾巴。

  苏爸特别怕酸,闻到柠檬的味就受不了,当客厅里柠檬的味道越来越重,连忙捂着眼睛和鼻子溜了。

  男主人跑了,女主人总不能再跑吧?

  苏妈酸得脸都皱起来了,眼睛发红,还强忍眼泪坚强地坐在原地,内心默默流泪:还是毛茸茸的妖精幼崽好啊!

  她坚持着,当客人的吕书南和潘宏远不好意思跑,忍住眼泪陪同坐着。

  幸好苏云韶立即招来一阵微型龙卷风,把客厅里的味道全部送了出去,这才没出现全场落泪的盛状。

  “你别酸,再酸我就现场把你做成柠檬酱!”

  小柠檬:“……嗝!”

  作者有话要说:小柠檬: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作者:因为我恰柠檬[doge]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