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第 175 章_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云读小说网 > 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 第175章 第 175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75章 第 175 章

  要不要把女儿死亡的事告诉云丽丽呢?

  这个念头只在苏云韶的脑海过了一秒,就觉得说了也没用。

  一个出生后一面都没见到过的女儿,对云丽丽来说有什么意义呢?

  如果云丽丽对云嘉树还有半分喜欢,就不会给云嘉树戴上那么多顶绿帽子,她应该是恨云嘉树的吧?

  都说爱屋及乌,恨屋及乌。

  会在厌恶憎恨丈夫的前提下,喜欢女儿的可能性实在不大,尤其是云丽丽这种利己主义者。

  苏云韶维持着幻阵的运行,想看看还能不能挖出一点什么有用的信息来。

  云丽丽捂着脸崩溃大哭:“就算你是我爹,也不能把我怀胎十月拼命生下来的孩子这样送人!我可是孩子的亲妈!我一辈子也只会有这么一个孩子!”

  云立根也知道不让亲生母亲看一眼孩子就送走的行为有些过分,安慰女儿:“你不看,不记得她,以后才不会太想念。”

  “不想念?怎么可能!”云丽丽比着大小,嘶吼道,“她那么点大就在我肚子里,一点点长到出生,整整十个月,就算我见不到她,我也会想她!”

  云丽丽的表现完全就是一个母亲失去亲生孩子后的反应,云嘉树还想安慰她两句,云立根却说:“行了,我还不知道你吗?你只是在惋惜自己错过的机会而已。”

  云嘉树:?

  “什么机会?”

  云立根也不在乎女婿知道真相以后,会不会和女儿闹起来,夫妻不和。

  由于白霜的诅咒影响,这么多年下来,云村的夫妻就没有一对是可以和睦相处的,而且云嘉树喜欢的是巫妙,只是由于云丽丽怀孕了不得不结婚,本来就不和。

  出于这个原因,云立根没有为女儿多做隐瞒。

  “嘉树,我知道你是想竞争村长这个位置的,有些事也就不瞒你了。”

  那一刻,云丽丽就知道她和云嘉树再没有什么日后了,哪怕是粉饰太平的简单夫妻生活。

  失去当有钱人太太的机会以后,她或许又失去了当一个村长夫人的好机会,日后顶多只有表面上的身份和尊敬了。

  果不其然。

  作为云村的一员,云嘉树原本只知道云丽丽是要送给某个有钱人的礼物,但不知道云丽丽睡了他几次之后还打算继续原来的计划。

  “不是说要处子吗?”

  云立根摇头:“就因为不是,我们得罪了那位大人物,好在你们俩的女儿符合要求,还可以送过去求那位大人物宽恕,否则日后整个村子怕是都没有手镯和木牌的供应了。”

  没有借运手镯和换命木牌,最直接的后果就是云村无法再往外输出女人,这对希望解除诅咒的云村人来说是非常致命的后果。

  另一个比较麻烦的结果就是:云村女人嫁出去以后的彩礼没了。

  云村的男人顶多只能到山下的镇子上,十八线的小镇子上能有什么好工作,能赚来多少钱?

  可只要云村出身的人生孩子,把生出来的孩子的生辰八字送过去,符合要求就可以得到一笔赔偿金。

  如果在外遇到阴时女,还能得到一大笔赏金。

  卖女人,卖孩子,这才是云村最大的收入来源。

  不然光是靠云村附近的这些田地,他们怎么可能过上舒舒服服的生活?

  考虑到这一点,云嘉树觉得云立根把他和云丽丽的女儿送出去的决定是正确的。

  “之前不是让我们养到成年吗?怎么这一回刚出生就送走了呢?”

  “还不是她做的好事?”尽管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云立根也非常嫌弃云丽丽,“要不是她随随便便睡了男人……”

  想起云丽丽随随便便睡的男人是云嘉树,很可能是下一任云村的村长,云立根改了话头。

  “嘉树,我并没有指责你的意思。”

  “立根叔,我知道的。”要是云嘉树站在云立根的立场,一样会讨厌睡了云丽丽的那个男人,就算他本人不知情。

  云丽丽不想说她是伪装成巫妙睡的云嘉树,云嘉树同样不想说他把云丽丽当成巫妙睡的,所以村子里至今没人知道那一段。

  ——云嘉树那天晚上告诉巫妙的那段记忆被银翼删了,他并不知道这件事还有巫妙和银翼两个知情者。

  云村其他人只知道云丽丽没被那人接受,不知道不被接受的理由是什么。

  云立根把这一点隐瞒了下来,也没问云丽丽和云嘉树是怎么搞到一起去的。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问那些完全没有意义。

  何况,云立根是看着云嘉树长大的,知道云嘉树一直和女儿保持着距离,所以这件事很可能是云丽丽算计了云嘉树。

  事实证明,云嘉树对很多事确实不知情。

  他并不知道顾总和曹奇是根据面相看到云丽丽已有一女,借此判断她不是处子,只以为云丽丽是被人睡了之后才知道,下意识地觉得脏。

  他本就不喜欢云丽丽,娶她不过是因为有了孩子,孩子刚出生就被送走,不需要他尽父亲的责任,自然对云丽丽只剩下表面功夫。

  而云丽丽对他也没有了年少时的爱慕和期待。

  两人成了一对怨偶,偏偏云村不兴离婚,他们就这样互相僵持伤害着。

  直到有一天,云丽丽忍不住寂寞,约了个男人,还没有约到隐蔽的地方,被云嘉树撞了个正着。

  当场撞到老婆和别的男人通奸!

  正常男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暴跳如雷,打死这对奸夫□□,而云嘉树的反应非常奇怪,他像是什么都没见到,就这么走了过去。

  云丽丽:???

  奸夫:???

  云嘉树并不是不在意绿帽子,只是早就认定云丽丽脏,觉得被一个男人睡是睡,两个男人也是睡,早就绿了,多几顶绿帽子还是绿,完全的破罐子破摔。

  只要不闹得满村皆知,他可以装作看不见。

  事后,云丽丽带着满身的吻痕去找云嘉树,故意装作腰肢无力的样子挑衅他激怒他。

  “不好意思啊,实在是你不能让我满足,我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可不得找其他男人调节调节胃口吗?”

  云丽丽:!!!

  完全被气笑了:“绿帽子都能忍,云嘉树,你可真够行的!”

  自那以后,夫妻俩各过各的。

  云丽丽喜欢约村子里身强体壮的男人,而云嘉树也喜欢和村子里娇娇弱弱的女人在一起,尤其喜欢穿蓝色碎花裙的女人,每次拥抱这些女人的时候,他都会喊妙妙。

  他只有做那种事的时候会表现得温柔,穿上裤子又是那个不怎么讲理冷面冷情很难通融的云嘉树。

  云丽丽见过好多次,原本还会嫉妒、愤恨、不甘,后来就觉得巫妙挺可怜的。

  因为她看明白了,云嘉树这个人冷心冷情,一个对妻子女儿毫无担当责任感的男人,真的会那么长情地喜欢一个女人吗?

  只不过是年少喜欢什么没有得到的不甘而已。

  正如她年少时期喜欢云嘉树,被拒绝了而不甘到使出那样的手段。

  只是亲眼看着小时候喜欢的人就这么一步一步地变得面目全非,变成一个自己全然不认识的男人,云丽丽的心还是痛的。

  不知什么时候起,除了蓝色碎花衣服的女人,云嘉树还喜欢穿白衣服的。

  白衣服不耐脏,村里的女人要干活,容易弄脏,很少穿,也就刚被拐来村里的女人会穿。

  云丽丽见过几次云嘉树和白衣服的女人上床,也听到云嘉树喊霜儿。

  她不知道云嘉树那么亲密地在喊谁,后来听说女人的名字里有双字,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怎么可能是白霜呢?”云丽丽神经质地咬着指甲,她知道白霜是谁,三百多年的那条大白蛇,“云嘉树总不至于喜欢上一个石像吧?”

  苏云韶:?

  云嘉树抱着女人一会儿喊妙妙,一会儿喊霜儿?太奇怪了。

  趁云丽丽心神不属的机会,苏云韶问:“为什么云村的人都只能有一个孩子?你父亲云立根却能同时拥有你和巫妙两个女儿。”

  是云村的村长拥有什么特殊的东西,所以比较特别,还是说云丽丽并非云立根的亲生女儿?

  被迫回忆起那么多早就已经沉在记忆深处的不堪回忆,云丽丽的神情很是恍惚,有问必答:“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特别的。”

  苏云韶:“你是村里第一个得到这种待遇的女人吗?”

  云丽丽:“对。”

  阴时女确实比较少见,由阴时女生出来的阴时女就更少见了。

  苏云韶又问了几个问题,等云丽丽差不多回神,思虑之下,还是说了出来:“你女儿已经死了。”

  云丽丽恍惚抬头,满脸疑惑,苏云韶解释道:“你和你女儿的生辰八字都符合阴时女的特征,也就是出生时间阴年阴月阴时的意思,这样的女人有很多用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云丽丽沉默了,好半晌扭过头去,闷闷地说:“我不明白。”

  不是不明白,只是不想明白。

  因为那意味着她的父亲亲手把她送去死路,未果以后,又亲手把她的女儿送去了死路。

  云丽丽是云村里掌握许多秘密的重要人物,苏云韶和高然离开以后没有把云丽丽带出去,让她一个人独自留在审讯室里。

  审完云丽丽,就可以去审云嘉树。

  比起被当做送给男人的礼物养大的云丽丽,继承村长之位的云嘉树知道的秘密肯定更多。

  不多做寒暄,苏云韶问云嘉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云丽丽是云立根的亲生女儿吗?”

  可是把云嘉树给问懵了。

  他以为自己被放在审讯室里这么久,肯定要问一些涉及买卖人口或者借运转运的事,谁知道一开头竟然是八卦。

  “是的。”

  要不是云立根已经死了,没有照片留下,苏云韶可以通过云立根的面相来判断他究竟有几个女儿,都不用问。

  “那为什么别的村民只能有一个孩子,云立根能有两个?”

  云嘉树微笑:“能不能怀孕,能怀上几次,那不都是生物学和概率学吗?不巧,我高中毕业好些年,学来的知识早就还给老师了,回答不了你的问题。”

  苏云韶觉得云嘉树这个人还挺有意思的,明知道那么多村民都会知无不言,还一个人在这里死扛。

  要么是云嘉树的性格导致他无法对人低头,要么是他作为村长,还藏着许多不能为外人道的秘密。

  苏云韶高然秦朔全都倾向于后者,一个小小的云村隐藏了太多秘密。

  “云嘉树,我来给你讲个故事吧。”

  苏云韶从三百多年前的白霜和云文轩的故事开始说,为了从云嘉树这得知别的消息,稍微进行了些艺术加工。

  她把云文轩说成早知白霜蛇妖的身份,接近白霜,成亲生子,都只是为了得到白霜的信任以后方便得到她的妖元。

  苏云韶侃侃而谈,那自信的态度仿佛亲眼见过那些事,而从她的神态和言语之中流露出对云文轩的不屑令云嘉树的脸色不太好看。

  秦朔学习过微表情,觉得云嘉树的表现有些奇怪。

  正常人听说自己祖上有人做过这么恶心的事,会质疑,会不信,可云嘉树的反应像是知道过去发生了什么。

  这一点不奇怪,他是云村人,又是村长,肯定从上一任的村长口中得知了不少事。

  只是云嘉树看起来似乎有点生气?

  一般人会因为这种事生气吗?云文轩又不是他的祖宗。

  同样的事,苏云韶也注意到了,她装作没有发现的样子,越说越起劲。

  “你们云村人所有人的口径都一致,只说云文轩并不知道那是村里祠堂供奉的白蛇娘娘,可我们从细枝末节进行分析,认定云文轩为了得到白霜的妖元,以人类的身体长生不老,这才设下连环计。”

  “巧的是,二十年前,云村又来了一个蛇妖,这一回是你云嘉树,你想得到银翼的妖元长生不老,学着三百多年前的云文轩,对巫妙和银翼设下一出连环计。”

  “闭嘴!”云嘉树额头上的青筋一直在蹦,一直在忍,直到忍无可忍,怒吼道,“你知道什么!”

  那一瞬间,幻阵展开。

  苏云韶不是不能对一无所知的人展开幻阵,只是在当事人因为某件事情绪起伏较大的时候再展开,会更具有针对性。

  幻阵之中,云嘉树遇到了一个男人,那人说:“你身上的妖气不少,近距离接触过妖精。”

  祖上和白蛇妖有过瓜葛,云嘉树相信世界上有妖精,只是奇怪他们村子里的人都互相认识,也没什么外来人口,怎么突然就有了一个妖精?

  外来人口?云嘉树想到了银翼。

  云村里那么多人大多是土生土长的,除了银翼这个一出现就赢得巫妙全部心神的男人。

  许是男人的直觉,也许是情敌的关系,云嘉树一直很注意银翼,也早早地察觉到了银翼身上不对劲的地方。

  银翼的长相非常俊美,甚至是有些妖异的,获得了云村年轻女性们的一致喜爱,包括巫妙。

  这样的长相要是在大城市里,很可能会被挖掘去当电视里的明星,但是这样过分好看的人留在了偏僻的小农村里,就显得非常违和。

  云嘉树曾经怀疑银翼是不是在外惹了什么事,这才躲到云村里去,现在想想,如果他是妖精的话,那很多事就有迹可循了。

  可他也不是会随便相信外人的性格,警惕地问:“我要怎么相信你?”

  男人笑了,能问出这话不就代表已经相信了吗?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