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第 187 章_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云读小说网 > 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 第187章 第 187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7章 第 187 章

  女弟子名叫骆寻绿,是今年年初刚拜入青山派的新弟子,十六岁的年纪,眉眼之间全是活泼的生气。

  “本来以我的资历,是不能来接待苏道友的,免得让人觉得我们不尊重得到邀请函的道友,是后来恒术师叔觉得比起其他有资历的师兄,还是我这个女弟子更好,就让我过来了。”

  尊不尊重人并不是看接待人的身份和资历高低,而是看当事人和举办方语言行动中透露出来的一切。

  苏云韶并不介意这个,笑着点了点头。

  “我只比你大一岁,没有关系。”

  骆寻绿惊呼:“我看苏道友的脸就觉得已经很年轻了,没想到你居然只有十七岁。天哪,你就是传说中的玄门天才吗?”

  苏云韶失笑:“我怎么会是天才呢?只是有些机遇罢了。”

  一个带着前世的一切重生回来的机遇。

  “这话我就不能认同啦!要是像我这样脑子不太好使的,机遇再好也没用啊,机遇又不能把一个废柴变成天才?”

  骆寻绿摆摆手,从包里拿出一瓶常温的乳酸菌递给苏云韶,“那种得到一个戒指秘籍或随身老爷爷就开挂的情节,只会在小说里出现,现实中是不可能的。”

  这话苏云韶很认同,接过了那瓶乳酸菌饮料。

  她有阎王这样堪称开挂开到天花板的师傅,不照样意外死掉,还连累阎王的判官笔、阎王印、轮回井三大神器才能重生吗?

  “好的师傅能让人少走许多弯路,但并不能拔苗助长,一夜之间变成天才,还是一步一个脚印脚踏实地地学习更好。”

  “苏道友,我们很有共同话题哦。”骆寻绿竖了个大拇指,自来熟地挽住苏云韶的胳膊,“你比我大一岁,叫道友太生疏了,以后我就叫你姐姐吧。”

  一听“姐姐”两个字,苏云韶就有点头大。

  在外面叫叫倒是还好,要是当着苏依依的面叫她姐姐,苏依依绝对会吃醋,她醋劲可大了。

  只是姐姐确实是一个泛称,没道理因此拒绝一个可爱的女孩,苏云韶还是应下了,“好。”

  她回复的速度有点慢,骆寻绿若有所觉:“是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吗?”

  苏云韶:“我有一个妹妹,她不太喜欢别人叫我姐姐。”

  “啊!”骆寻绿秒懂,“是姐控啊!”

  还是一个嫉妒心和占有欲都非常强的姐控!

  苏云韶微微一笑,默认姐控的说法,这下换骆寻绿有点吃醋了,主要还是羡慕。

  “我是响应国家政策的独生子女,本来也应该有个弟弟或者妹妹的,后来……”

  骆寻绿的眼神黯淡一瞬,很快恢复过来。

  “好了,不提那些让人伤心的事了,云韶姐姐,我这样叫你,你妹妹就不会吃醋了吧?”

  苏云韶不太确定:“……应该吧。”

  骆寻绿小声地嘀咕了一句“醋劲这么大,以后你要是找了男朋友可咋办?”,迅速揭过这一茬。

  “云韶姐姐今年第一次参加玄门大比,所以可能对很多事情都不知情。恒术师叔派我过来,就是想给云韶姐姐你讲解一下明天半决赛的赛制内容和具体要求。”

  两人一边说一边从往飞机场外走,坐上青云派的专车,一路直奔预定好的酒店。

  路上,骆寻绿继续讲解:“半决赛是把参赛人员集中在某个发现灵异事件的地点,评委们通过参赛人员身上携带的摄像头观看现场直播,从每个人对解决这件事的贡献进行评分,分数高的进决赛。”

  这些事和高然早前告诉苏云韶的一样,主观性非常大,可操作空间也非常大。

  高然还说:“有一年的玄门大比出现过几个评委被提前收买,硬是将一个没什么实力和贡献的人送进决赛的情况,所以自那以后,有了防作弊机制。”

  防作弊机制从两个方面入手。

  一:观看直播的还有原来参加淘汰赛的众多选手,当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认为进决赛的选手资格有疑问的时候,就会翻找出录像重新评定。

  二:当九位评委的半数都对结果表示疑义的时候,需要重新认定该选手是否真的有进入决赛的资格。

  简而言之,就是遵循“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原则,只要有为数不少的人对结果表示疑义,就要重新评定结果。

  如果确认评委作弊,该评委连带评委所在的门派将会丧失未来十年的评委资格,并让该评委以资金和资源的方式补偿决赛资格被刷的选手。

  骆寻绿也在说这件事:“云韶姐姐你放心吧,今年可是轮到我们青山派当主办方,我们青山派最公正了,还请了和任何一个门派都没关系的国家特殊部门高然高部长来当评委,绝对不可能出现作弊的情况。”

  苏云韶并不是想杠,就是觉得话说得太绝对,像是在立flag,很可能倒。

  “我拿的是高部长给的邀请函,兴许他会作弊偏向我呢。”

  这话说得前面开车的司机都通过车内的后视镜看了苏云韶一眼,像是在好奇她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骆寻绿哈哈大笑:“怎么可能呀?恒术师叔可是说过了,那是高部长下手快,不然云韶姐姐的邀请函就是我们恒术师叔给的。师叔一辈子都在钻研阵法,和那些埋头经营势力和关系的人不一样,他只看实力,最为公正公平了。”

  司机也说:“恒术师叔和高部长都愿意给道友发邀请函,就证明道友确实有这个实力,有实力的人最终获胜怎么能算是作弊呢?那是实力所致,众望所归。”

  “对呀对呀。”骆寻绿点头如捣蒜,“九个评委的手中都握着一张邀请函,要是得到邀请函的人在半决赛和决赛中脱颖而出会被认定可能作弊,那这个机制早就废除了。”

  见到他们的反应,苏云韶就觉得如果自己最终获胜,说她贿赂评委作弊的声音不会太多。

  “云韶姐姐,我们青山派弟子众多,山上的客房不够参加大比的选手居住,就把大家安排在山下的酒店,也方便大家认识和交流。姐姐拿的是邀请函,会住比其他人更上面更好一些的房间。”

  骆寻绿从手机上翻出酒店房间内部的种种照片给苏云韶看,“云韶姐姐是喜欢有飘窗的这间,还是喜欢有阳台的这间?我个人比较推荐有阳台的这一间,能看到我们青山,风景绝佳哦!”

  苏云韶对酒店没有干净之外的第二要求,便听从骆寻绿的建议:“那就这间吧。”

  选定房间,骆寻绿开始讲述参加半决赛的种种注意事项,比如可带的和不可带的东西等等。

  “符箓阵盘保命用的宝器都是可以带的,为了防止参赛者联络外界进行作弊,手机这一类的通讯工具不能带。可以找人组队,但不可以求助外界,评委要看的是参赛者自身的能力。”

  虽说参赛者的交友能力也是自身能力的一种,但显然此次大比要看的是排除一切外界因素之后的自身能力。

  如果不是怕参赛者出现意外,给玄门造成损失,那些保命用的宝器之类也是不能带的。

  一路上就在骆寻绿的种种叮嘱下度过,到了酒店,她又办理入住、开窗通风、确认酒店的水电可用,各种生活用具齐全,告知附近比较推荐的美食,做完这些就退了出去,是个非常仔细周到的女孩。

  光看她做事的老练,并不像是十六岁。

  苏云韶观察过骆寻绿的面相,发现她父母双亡,家境困难,有一弟弟,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不过是被现状逼迫得早早懂事和乖巧周到罢了。

  面相显示骆寻绿有一个弟弟,可她言语之间的意思是父母为了响应国家的独生子女政策,没有让那个弟弟或者妹妹出生,现实和自述矛盾了。

  不过她能看出来的面相,青山派没道理没人看出来,应该是有什么隐情吧?

  苏云韶不想去探究一个萍水相逢女孩的过去和隐私,不再多想。

  房间里没了外人,她就能打个坐,舒缓舒缓接连坐车坐飞机带来的身体疲惫。

  一个多小时后,身体的疲惫消失了,肚子开始叫嚣进食。

  按照骆寻绿的推荐,苏云韶出酒店左拐三百米,去了一家据说卖肉夹馍和羊肉泡馍非常有名的店。

  巧的是,她刚进去就见到郭婉清和方有德也在这里,俩人还面对面拼了个桌。

  郭婉清的位置能清楚地看到进门的每一个顾客,因此第一时间看到了苏云韶,抬手招呼道:“苏道友来了,我们俩刚刚还在说,你会不会错过明天的半决赛呢,真的说曹操曹操就到。”

  方有德回头一看,“苏道友。”

  “郭道友,方道友,晚上好。”苏云韶和两人点头打招呼,先去柜台那边点了店里的几个招牌菜,再走过来和两人拼桌,坐在了郭婉清的隔壁。

  郭婉清:“看你点的这几道菜,肯定是骆寻绿骆道友推荐给你的吧?”

  一听她这话,苏云韶就明白了:“郭道友也被推荐过?”

  郭婉清嘴边挂着一缕嘲讽的笑意:“青山派没几个女弟子,能拿出手的就更少了,她是这一代里还算不错的,玄门大比这样三年才有一次的机会,可不得拉出来遛遛吗?”

  苏云韶想起高然曾说过的话:玄门大比早成了各个门派比拼炫耀弟子实力的场所。

  青山派作为此次玄门大比的主办方,具有天然的主场优势,怎么可能放弃能够炫耀弟子的机会?

  如此一来,骆寻绿究竟是恒术派来的,还是谁派过来的,那就不好说了。

  苏云韶:“骆道友是哪位道长的弟子?”

  郭婉清用“这你都不知道吗?”的眼神惊讶地看着苏云韶,随后就听方有德说:“苏道友的功德越来越多了。”

  苏云韶微笑着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自然是有些功德积累下来的。”

  她原本还想把此次抓捕众多偷猎者及相关人员,救助雪豹群和众多保护动物得来的功德,全部用来修复判官笔和轮回井,结果被阎王给阻止了。

  阎王的原话是:“玄门大比期间我不方便过去找你,你肯定也不想依靠我的力量,那就留点功德在身,遇到危险时多少能护着你一点,判官笔和轮回井等你回来再修复也来得及,不差那么一点时间。”

  因此,那些功德就暂且留在了她的身上。

  连同那只碎裂得只修复九牛一毛的判官笔,也在阎王的要求下带上了。

  方有德看着苏云韶手上的雷击槐木手串,发出了羡慕的声音:“此前遇到苏道友时,竟不知道友也会驭鬼,还得了一件上好的宝贝。”

  他也有一串槐木手串,里面藏着自己的鬼使,就是槐木的品质没有苏云韶的雷击槐木好。

  “偶然得到的。”苏云韶一笔带过。

  郭婉清和方有德也不会抓着苏云韶问她的机遇,前者和驭鬼没有半点关系,后者是不认为自己能从替天行道者的手里抢到那件宝贝,识趣地放弃了。

  郭婉清继续先前被打断的话题:“她是青山派掌门恒平最小的女弟子,叫恒术道长一声师叔。”

  一个直呼其名,一个使用敬称,足可见郭婉清对这两人的印象有多么不同,以及……苏云韶听出了郭婉清念及恒平名字时的些许鄙夷。

  上辈子苏云韶听说过青山派的掌门恒平,可惜没听说过什么骆寻绿,有可能是在她缺失的那部分记忆里,也有可能是早早死了。

  郭婉清说了是这一代比较不错的,那就没了“天赋不够,努力不足,泯然众人”的可能。

  ——在玄门中人眼里,天赋和努力缺一不可,缺少任何一项都不可能配得上不错的评价。

  比起骆寻绿,她现在最感兴趣的还是郭婉清为什么讨厌恒平——那可是玄门备受好评的一位道长。

  这时候,服务员端着苏云韶点好的招牌菜来了:“土豆片肉夹馍和羊肉泡馍来了,辣子大蒜都在这边,慢用。”

  苏云韶说了声谢谢,等服务员离开,连忙打了一道静音符。

  在青山派的山脚下说青山派的八卦,自然得稍微遮掩一点,不能让人听见他们这一桌在说什么。

  “我听说当年恒平道长是为了让恒术道长能够心无旁骛地研究他喜欢的阵法,这才接过掌门一职的,本身是个十分淡泊名利的人。”

  这下,不仅是郭婉清,就连方有德都是一脸见鬼的表情。

  知道静音符的存在,郭婉清就不遮掩了,大大方方地翻个白眼问:“你从哪里听来的鬼话?”

  方有德:“你说恒术道长是个淡泊名利的人,我信,你说青山派的掌门,我只能说……或许二十年前的恒平是的。”

  苏云韶:???

  前世是发生什么了吗?为什么恒平的评价如此两极化?

  见到苏云韶不明所以的样子,郭婉清和方有德就知道她根本没听说过有关恒平的负/面评价。

  郭婉清啐了一口:“也不知道是哪个不道德的造谣给你听,恒平那人,很重权利的,青山派就是他的一言堂,跟个土皇帝似的,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同是男人,方有德也很难说恒平的好话:“他那人吧,只要不威胁到他的权利和地位,就还蛮好说话的。他非常看重青山派,特别想让青山派成为第二个远山寺。”

  二十年前,远山寺因替天行道者圆纯大师的存在,成了玄门的领头羊,一时间风头无两。

  众人因为圆纯大师在为天道办事,为人公正,与人为善,大家才服他、尊他、敬他,连带着敬了远山寺几分,捧远山寺上了神位。

  而恒平想做的就是在青山派没有替天行道者存在的情况下,让青山派成为整个玄门的领头羊,再现当年远山寺的辉煌,可想而知这会有多困难。

  说这话的同时,郭婉清和方有德都看着苏云韶,用眼神提醒:千万藏好自己替天行道者的身份!

  郭婉清:“圆纯大师圆寂之后,远山寺就开始退居二线,凡事能不接手的就不接手,仿佛要把自己透明化边缘化,这些年一直都是青山派在台前蹦跶,很少听说远山寺的事了。”

  方有德:“差不多就是圆纯大师圆寂,远山寺没出现第二个替天行道者的时候吧,恒平把青山派推了出来。看到过远山寺的辉煌,哪个门派不想成为远山寺第二?所有人都有顾虑,就他一个人跳。”

  他们俩所说的恒平和苏云韶前世所知的恒平有很大差距,仿佛不是同一个人,唯有一点是相同的:在乎看重青山派。

  他们说的恒平是想引领玄门,野心勃勃,而苏云韶前世所知的恒平广收弟子,尽心教养,努力壮大青山派,甚至后来人间大乱……

  嘶——苏云韶毫无预兆地头疼起来。

  有些记忆似乎遇到触发点迫不及待地要钻出来,又被什么无形的东西给压了回去。

  “你没事吧?”郭婉清关切地问。

  “没事。”苏云韶揉揉眉心,不去用力想前世的事,头疼就没那么强烈,“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你们知道的和我知道的差那么多。”

  郭婉清道:“那就要问谁那么不怀好意地告诉你这些虚假的消息了。”

  方有德赞同:“确实,但是我不明白对方告诉你这些虚假的消息会有什么好处?”

  总不至于是知道了苏云韶替天行道者的身份,想让她对恒平有个好印象,方便之后横平拉她入青山派吧?

  就算有静音符的存在,郭婉清和方有德也没把这话说出口,但他们俩的眼神都是同一个意思:不会是骆寻绿在你面前造谣,想拉拢你去青山派吧?

  以及……我们俩可没有把你替天行道者的身份说出去啊!

  苏云韶哭笑不得,她的消息来源于前世传闻和自己的亲眼所见,可不是骆寻绿说的。

  来酒店的一路上,骆寻绿说得最多的是恒术道长的好话和半决赛的注意事项,没提过恒平半个字。

  要不是这样,苏云韶也不至于问他们俩骆寻绿究竟是谁的弟子。

  “我没有怀疑你们。”

  郭婉清和方有德松了口气,没有人能保证自己一辈子不做坏事,玄门中人也一样,他们俩可不想被替天行道者盯上,被天雷符阵连劈。

  见此,苏云韶:“……”

  身份能瞒就瞒,不能隐瞒也没办法,她至于因为身份泄露的事为难他们俩吗?不如说,为什么在他们俩的眼里她是一个会因此乱劈天雷的人?

  “我并不会随意动用那个力量。”苏云韶隐晦地说,示意他们俩不用那么担心天雷的威力。

  郭婉清讪笑:“这不是听说你在草原那边快把罪犯劈没了吗?”

  苏云韶:“……”她用的是普通的雷,和天雷没有半毛钱关系。

  “我并没有宣扬自己的行踪,你是怎么知道我去了草原的?”

  “高然说的啊。”郭婉清毫不犹豫地出卖情报来源,“眼看半决赛的时间越来越近,你还没到,我们几个就互相问着,看有没有人知道你去哪了,结果高然说你在草原抓犯人抓得特别来劲,又听从那边过来的人说青天白日地看到落雷打人,再看你一身的功德,稍微想想就知道是你了啊。”

  苏云韶:???

  在草原那会儿,她只在半山腰抓四个偷猎者和空旷地区抓那一百五十来号人的时候招过雷,其他时候怕被普通人看到发觉异常都没用过。

  “那人是谁?在哪里看到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