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第 193 章_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云读小说网 > 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 第193章 第 193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3章 第 193 章

  天才·八六中文网()

  恒术在阵法上的造诣,说是当世第一也不为过,他炼制的防御阵盘防御力尤其强,深受玄门中人的喜爱,是大多人的保命宝贝。

  不知道随身携带了几个防御阵盘的恒术受到攻击,还说足以将他左肩震碎的攻击被别的符箓拦下了,这就让其他评委无法相信。

  恒术补充道:“是力大无穷的千年血尸。”

  高然:“特殊部门收到千年血尸的消息,当时我邀请了恒术道长和其他几位朋友,因为缺少了一位符箓师就找到了云韶。”

  千年血尸的事,其他几个评委也有所耳闻,只不过当时觉得太过离谱没有理会,谁想到竟然是真的。

  祁红莲:“千年血尸真有那么强吗?强到道长的几个阵盘都挡不下?”

  恒术:“苏道友的平安符和金钟罩符的触发速度比阵盘更快,贫道的阵盘还没启用,攻击就被拦下了。”

  高然:“我们每个人都被苏云韶的平安符和金钟罩符救过一命,最后只是受些小伤就出来了。”

  一听是几个初出茅庐的孩子都能解决的事,评委们就觉得传说中见人就杀特别凶残的千年血尸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出于保护苏云韶的目的,恒术和高然需要为她的真实身份保密,自然不能说明千年血尸的真实威力,否则怎么解释他们几个能在千年血尸手底下堪称毫发无伤地出来呢?

  二十多年前,一行十人偶然遇到一具六百年的毛僵,铜皮铁骨,水火不惧,十人大战一场,九死一伤,只剩下一个回来报信。

  最后还是远山寺的圆纯大师用七七四十九道天雷符组成的符阵超度的。

  几个十几二十几岁的孩子,遇到实力近乎翻了一倍还要多的千年血尸,居然能够全身而退,那不是搞笑吗?

  只是发觉其他人如此小看,恒术和高然的心中都有些焦躁,那是出于世间分明已经出现混乱的前兆而这些人还全然不知的原因。

  两人对视一眼,十分庆幸今年把半决赛的地点给改了,也好让苏云韶给这几位眼高于顶的评委上上课。

  坟场这边,方有德和冯成发现远处过来的几个人,不再继续说下去。

  评委之中还有他们驭鬼派的掌门,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再吵下去,掌门的脸上实在无光。

  他们不吵了,苏云韶几人就走了过去。

  慧心:“方道友和冯道友怎么会来这里?”

  冯成:“我的鬼使说,这里只有坟,没有尸体。”

  方有德:“这处坟场大概有几千座小坟墓,我和师弟的鬼使察看不过来,苏道友,让你的鬼使也出来帮忙吧。”

  “好,不过我只带了一个鬼使。”苏云韶一应下,阮玫就从手串里钻了出来。

  方有德:“……”

  冯成:“……”

  你都能驭鬼了,就不能多收几只鬼吗?!

  两人把无语摆在了脸上,苏云韶歉意地笑笑,“我平日里还要上学,没时间去收鬼使。”

  这下,所有人都惊讶了:“你还上学?!”

  苏云韶:???

  “我才十七岁,还是读高中的年纪,不应该去上学吗?”

  所有人:“……”

  在场之人和观看的观众和评委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未成年是应该上学,可你都能拿邀请函进半决赛,足以说明你的实力足够,还上个什么学啊?有那个时间,多学点玄门知识不好吗?

  祁红莲痛心疾首:“这是哪个傻逼散修教出来的?十七岁一边上学一边学符箓阵法驭鬼还能有这样的实力,要是从小带在身边教导,指不定会是什么样呢!”

  这话得到了大多评委的认同。

  玄门一道太过深奥,很多人钻研一辈子都觉得只是了解到一点皮毛,结果这人还被拉去上学。

  祁红莲深吸好几口气才忍住敲爆苏云韶师傅狗头的冲动,捏着团扇扇柄的手咯吱作响,“高部长,我想见见这位让徒弟把大好时光花在学习上的散修师傅!”

  高然哪敢把她介绍给阎王?讪笑道:“我也没见过云韶的师傅,不然你自己和她说?”

  “自己说就自己说!”祁红莲气到差点拍桌,“我一定要当面问问他到底怎么教的徒弟,不会教就交给我,我免费帮他教!”

  高然:“……”

  一直不说话的远山寺主持圆真大师念了声佛号:“祁门主稍安勿躁,吾等虽不知这位小友的师傅是谁,可小友已然开了佛眼,一身功德,兼修道佛两门,还是任她自由发展更好一些,老衲说得可对?”

  大师还是说得比较委婉,直接一点的话应该就是:你要是自觉有本事兼教道佛两门,那就抢徒弟去吧。

  祁红莲没话说了,她红莲门都是娇滴滴的姑娘和可爱的男孩子,可教不了佛门的那些东西。

  恒平诧异地挑了挑眉:“这位小友会的还真是多啊。”

  符箓一道据说在东建白之上,阵法一道得到恒术的认同,驭鬼一道已经有所涉猎,佛门最难开的佛眼也有了,还有妖精为伴……光她一个人就将在场所有评委会的东西全都涉猎。

  在场九位评委分别是青山派恒术、掌门恒平,红莲门门主祁红莲,符箓门门主东源,特殊部门高然,远山寺主持圆真,驭鬼派掌门余向和,散修邓汉,和玄门大比的赞助商顾氏集团的总裁顾泽。

  这么一算,可不是大多涉猎了吗?

  坐在轮椅上的顾泽掩着嘴咳了几声,似真似假地感叹道:“顾氏多年来对玄门多有赞助,没想到竟还遗漏了一颗明珠。”

  坟场这边,由于不能将坟包全部挖开来看,只能靠鬼使们钻进土里一个个地查。

  苏云韶只带了阮玫,方有德和冯成带的鬼使多,鬼使们齐心协力之下,总算将几千座小坟包全部检查了个遍。

  阮玫吐槽道:“别说尸体了,一副小棺材一张小草席都没有,衣服鞋子也没有埋,连个衣冠冢都不是,不知道弄这些做什么。”

  □□吗?

  谁家的□□会特地挖上几千座小坟包呢?

  可要是有意义,为什么一点东西都没有留下来?

  原先慧心说小坟包上只有石头,连个名字都没有的时候,苏云韶就觉得奇怪了,真正看到这处坟场,就觉得哪哪都不对劲。

  看泥土的颜色,这些坟包建了至少有几十年,也就是说蛊庄的人已经持续好几代这个习俗,那他们口中夭折的孩童尸体去了哪里?

  苏云韶:“慧心道友,蛊庄的人是怎么养蛊的?”

  这一点,方有德和冯成的鬼使已经见识过了。

  慧心:“他们只说是把附近能搜刮来的毒虫放在一个罐子里,任由它们撕咬,活到最后的那只毒虫就是蛊虫。”

  方有德:“家家户户都有的黑色大罐子,放在床底下,里面放了各种各样的虫。”

  冯成:“我的鬼使见到了已经养成的蛊虫,那户人家有个孕妇,看肚子估计快要生了,那只蛊虫应该是为即将出生的孩子准备的。”

  他们都这么坦白了,苏云韶也不会隐瞒自己得到的线索:“蛊庄的水和食物都有毒,小心。庄子里有个祠堂,晚上十二点一起?”

  蛊庄处处都是蹊跷,不能喝水不能进食,能留在蛊庄查探的时间实在有限,方有德和冯成果断答应加入夜探祠堂的行动。

  这边的坟场没有半点线索,在慧心带领下,众人转道去祖坟。

  到了这儿,还是鬼使们先下去查看。

  阮玫刚刚把脑袋埋下去,就受不了地退了出来:“大人,有好多蛆虫啊呕……”

  她的运气不太好,挑到了一座尸体刚埋下去不久的新坟,方有德和冯成的鬼使看到的都是棺材和白骨。

  光是靠鬼使叙说,没有亲眼见到,很难知道底下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苏云韶双手合十,对着阮玫钻下去的那座新坟拜了拜:“对不起,得借您的尸骨一看了。”

  所有人:??!

  方有德:“你要挖坟?”

  冯成:“这是不是……”

  萧成:“大白天的这么做不太好吧?”

  理智告诉慧心在夭折孩童尸骨全都不见的情况下,看看这些已死之人的尸骨是无可奈何之下的选择,可道德告诉慧心挖掘已死之人的坟墓实在违背良知。

  “苏道友,挖坟是否太过不尊重人了一些?”

  “从科学的角度来讲,检查死者的身体,探知死者的死因,还死者一个公道,是法医学的范畴。”受身为法医的濮子悦的影响,苏云韶知道了不少法医学有关的词,正好拿出来用。

  “从玄学的角度来讲,人死如灯灭,灵魂已经下到地府准备投胎了,何必拘泥于一具已经腐烂的躯壳?”

  所有人:“……”你个玄门中人还挺讲科学哈?!

  “再者说,要是通过他的尸体发现蛊庄的庄民在隐瞒什么……”苏云韶提醒他们,“有元气傍身,不吃不喝,持续不断运转元气的情况下,我们这些人顶多能撑三天。”

  “你们是想放着眼前的线索不用,时间一到就爬山透气吃饱喝足再回来,留在这里慢慢耗,还是一鼓作气地解决完?别因为拘泥于形式,忘记现在最应该被拯救的对象。”

  冒犯一具已死之人的尸骨和拯救庄子里的那几百号人,孰轻孰重?该怎么选,每个人的心里都有数。

  人命关天,纠结犹豫过后,所有人的选择都会一致。

  区别只在于,苏云韶做出选择的速度快了些,因为她知道当下最重要的是什么。

  “你们不想动手也没事,让开些。”

  “云韶姐,我没说不动手,就是觉得大白天的干这种事儿不太好。”萧成舔了舔唇,上前一步,“这种体力活就交给我吧。”

  方有德和冯成默不作声地上前一起帮忙,两个大男人和一个少年从附近找来棍子木头开始挖坟。

  眼看他们三个是真的准备用这样简陋的工具挖坟,苏云韶惊呆了。

  “你们俩都有这么多鬼使,用一个五鬼运棺不行吗?非要动手?”

  方有德:???

  冯成:???

  “你让我们用什么?”怎么感觉像是他们俩的耳朵出了毛病?

  “五鬼运棺都不会吗?”苏云韶叹气,“算了,借我四个鬼使,我自己来。”

  她反手从自己的包里掏出那支雷击桃木笔和现成的朱砂,蘸饱朱砂就在坟包上画起符来。

  她画符的速度极快,一气呵成,呵令道:“五鬼速来。”

  距离最近的五个鬼使不受控制地飞了过去。

  苏云韶放好笔和朱砂,双手掐诀:“五鬼运尸,起。”

  五个鬼使站在固定的位置,嗖的一下往地下沉了下去,随后也不见坟包上的土怎么动,那一具棺材就被表情懵懂的五鬼使给凭空运了出来。

  方有德和冯成惊呆了:“五鬼运财?!”

  你特么居然管五鬼运财叫五鬼运棺?!

  就算他们俩的师傅在这,也要被这波操作惊掉下巴啊!

  隔着屏幕看到这一切的驭鬼派掌门余向和手抖了半天,嘴巴都没合上。

  “这这这这成何体统啊?!”

  高然差点笑出声来,祁红莲拍桌大笑:“这姑娘太有才了!不入我门下,实在可惜!”

  就连顾泽都愣了一下,玄门的五鬼运财之术,竟然还可以拿来运棺材吗?虽说读音一致,可钱财的财和棺材的材区别还是很大的。

  棺材运出来以后,苏云韶又用了一次,让五鬼使把棺材里面的尸体,连带着尸体之上的蛆虫全部运了出来。

  接连看了两次,众人原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惊讶了,谁知……竟然有一条白色的虫子飞快地窜了出去。

  他们下意识地去拦,可他们的速度没有阴阳蛊来得快。

  看到白色虫子的瞬间,苏云韶就把阴阳蛊丢了出去,并喊:“小石子,嘴下留情!”

  于是,飞出去的阴阳蛊叼着一条比它身体还要大两倍的肥嘟嘟的白色虫子回来了。

  “这是什么?”在场众人和屏幕前的众人都在问。

  顾泽的眼微微眯起,会是他想的那样吗?

  苏云韶从包里拿出一张黄符放在地上,阴阳蛊会意地把那只白色蛊虫吐在黄符上,白色蛊虫转身就想逃,却被阴阳蛊一尾巴抽在原地。

  阴阳蛊也就比大拇指甲盖大一点,不知道什么时候长出来的尾巴,细细长长的,那么一下,抽得白色蛊虫半死不活地躺在黄符上。

  苏云韶:“……”也对,她说了嘴下留情,没说尾巴下留情,小石子不知道也正常。

  好在白色蛊虫还没死,可以再研究一会儿。

  苏云韶随地捡起一根小树枝,扒拉一下白色蛊虫,“有人认识这玩意儿吗?”

  众人摇头。

  方有德:“在那之前,不如苏道友先和我们介绍一下你的这只小虫子?”

  “在水边偶然捡到的,长得跟黑曜石一样,好看就带回来了。”虽然真正捡到小石子的人是时炼,苏云韶理直气壮地想:我只是省略了主语,并没有说谎。

  其他人也不知道她在其中动了什么手脚,以为真的是她在水边捡到的,何况苏云韶给这只小虫子取的名字是小石子,估摸着还真的以为是黑曜石一样的东西,觉得好看给捡回家的。

  屏幕前的恒平眯起了眼:“有道友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祁红莲:“是蛊吧。”

  东源:“能听懂人话的蛊虫。”

  余向和:“这姑娘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养了个什么东西吧?”

  圆真:“不伤人不害人就行。”

  顾泽越看越觉得那东西像他以为的那个,可他现在的明面上的身份是对玄门好奇支持的顾氏集团总裁,不便暴露各位掌门都不知道的知识,就忍了下来。

  现场,苏云韶还在戳着那条怎么扒拉都在装死的白色蛊虫,深感不能交流的麻烦,“没人认识,又无法交流,小石子吃了吧。”

  阴阳蛊张大嘴巴,立马就要下口。

  白色蛊虫垂死病中惊坐起,动作迅捷地爬到苏云韶手中的那根小树枝上,颤颤巍巍地竖起两根先前不知道藏在哪里的小触角比了个心。

  苏云韶:???

  所有人:???

  夭寿啦!这年头蛊虫都会向人告白啦!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更好的阅读小说微信搜索名称:酷炫书坊(微信号kuxuansf)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