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第 203 章_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云读小说网 > 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 第203章 第 203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03章 第 203 章

  天才·八六中文网()

  呜呜呜……曲芜华把眼泪往心里流,但是话都开了头,形象也毁了,不能半路终止,只好咬咬牙把嚣张跋扈的暴脾气姑娘人设路线走到底。

  “知道我们不安好心,还不赶紧把路让开,让我们带上行李赶紧走,别在这里妨碍你们和瘴气蛊虫和和美美过日子!”

  曲芜华都扛着炮筒在前面猛烈输出了,其他人也不能拖她后腿,全都配合着她的说法,一副“我们好心好意过来帮忙,却被你们当成狼心狗肺,实在伤心”的模样立马就要离开。

  他们说走就走,别说庄长和同意派,反对派都傻了。

  蛊庄等了四百多年好不容易等来第二任蛊王,要是让他们就这样走了,那还能有机会吗?

  庄长赶忙过来拦人:“各位且慢,别着急走啊,他们不是有心的。”

  庄长家的人和其他同意派把九个参赛者团团围住,反对派由于庄长先前说的话还在纠结犹豫之中,不知道究竟怎么做才好,没过去帮忙,但也没让开路,一群人就这么僵持着。

  “不是有心的都能说出这种话,要是有心说出来的话,岂不是更难听了?”萧成不是针对庄长,只是针对那些个嘴巴上不把门一出口就得罪人的庄民们。

  他原先也是嘴贱的类型,等在苏云韶那栽过跟头吃到教训就痛改前非。

  再者,没改之前,他也有眼睛,知道避让那些靠山大不能得罪的人,这群庄民真的仗着无知什么都敢说,什么人都敢得罪。

  “是我说错话了,瞧我这张嘴,总不长记性!”庄长歉意地笑着,抬手就打自己的嘴。

  萧成急了,赶忙伸手阻拦:“庄长,我不是那个意思。”

  他说那句话就是刺刺人,可没有让年纪都能当他爹的人在面前自打嘴巴子的意思。

  看到平日里和蔼可亲的庄长在外人面前如此卑躬屈膝,不少反对派的庄民都羞愧地低下了头,同意派也扭过头去不忍再看。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庄长也是豁出老脸去了,搓着手看向被几人围在中间的苏云韶,“姑娘,我是蛊庄的庄长,那蛊王的尸体本就是交给我们铁家世世代代保管的,说难听点,该怎么处理还轮不到别人来说。”

  庄民们此时才想起来这个关键点来。

  整个庄子的养蛊之术都源自于铁蛋和燕儿的父亲,铁家人掌握着更复杂更纯熟的养蛊术,尸坑的蛊都是铁家人在养,其他村民仅是依样画葫芦而已。

  没有铁家人,他们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会,哪来的资格在这为难一直帮着他们的铁家人救人?

  庄长的这一番软硬兼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令反对派之中再没不和谐的声音冒出来。

  会用自打嘴巴的法子来逼萧成退让,也是看出萧成嘴硬心软的个性,最好攻破吧?

  苏云韶暗暗竖起大拇指,这就是年长者的智慧啊。

  他们几个本就没打算撂挑子不干,只是想阻止事情闹得更大更不可收拾,有了庄长递来的台阶就顺着下坡。

  “那就劳烦庄长带个路吧。”

  这就是应下帮忙了。

  庄长大喜,“哎”了一声,摆摆手,庄民们立即从中间向两边分开,让出一条路来。

  庄长和铁树在前面带路,中间是苏云韶他们九人,再后面是跟上来的庄民们,一群人浩浩荡荡地朝着蛊庄的背后而去。

  经过夭折孩童坟场时,苏云韶看了两眼没看到红衣善儿的踪影,经过蛊庄祖坟坟场时也没有。

  一行人接连绕过两个坟场,来到蛊庄背后盆地阴面的一处山坳。

  庄长往山坳下一指:“这就是蛊庄养了四百三十六年的尸坑,也是蛊坑。”

  苏云韶等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往下一看,发现那是一个人为挖掘出来的直径三十来米,深度二十来米的圆形坑。

  坑底躺着几具零零散散的尸骨,有的只剩下小小的头骨,有的还有小半个身子,上面爬着密密麻麻的各种蛊虫,一个咬着一个,一个背着一个,数量之多,看得人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苏云韶没有密集恐惧症,看着也不舒服,移开了目光。

  “你们就从这里挑选合适的蛊虫回去养,再给刚出生的孩子种下?”

  庄长:“会养蛊的自己挑几只回去培养,不会的就挑一只回去种,大多还是自己培养,也方便根据孕妇的身体状况养个差不多的,否则太弱了种下去可能蛊虫就死了,太强了种下去孩子死了。”

  以上都是理论常识,实践操作上没那么容易,可要有那么简单好调整,蛊庄就不会有那么多夭折的孩童。

  身后的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声痛哭,“我的儿啊——”

  这就像是一个信号,其他人跟着哭了起来,有哭得很大声的,也有哭得比较隐忍的。

  庄长回头看了一眼,面带哀伤地说:“文娘的儿子前几天死了,尸体刚丢下去没几天,下面那具被吃一半的就是她儿子。”

  苏云韶克制住根据特征去找尸体的冲动,其他人已经迅速地找到了那具尸体,此时此刻他们无比痛恨自己的眼力好。

  若是视力没那么好,就不会看见那具幼小的尸体被蛊虫一点点啃噬的画面。

  最先被撕咬掉的是表面的那层皮,其次是里面的血肉和筋膜,骨头是最难咬的,所以大多蛊虫不会去碰,留给蛊虫群里个头最大的蛊虫。

  那种蛊虫的头顶长着一只小龙虾似的大钳子,一钳下去能在骨头上钳出一道痕迹来,钳个几下,再往痕迹上吐口水。口水具有腐蚀性,将骨头融化得差不多了,那只蛊虫就会埋头进去吸食。

  “妈妈咪呀。”曲芜华一个激灵,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你们看到这样的场景,居然还要把蛊虫放到身体里去,让蛊虫在你们的身体里待到死为止,除了牛逼我真的说不出第二个词。”

  庄民们沉默了。

  如果可以,谁愿意把这样毛骨悚然的东西放到身体里去呢?那不是为了生存,没办法吗?

  庄长苦笑:“这就是我们每一代铁家人都在尽心尽力培养蛊王的原因,只要蛊王早一日诞生,蛊庄庄民就能早一日脱离苦海。”

  说到这里,庄长有些疑惑:“姑娘是从哪里找到蛊王的?不瞒你说,我几乎每天都来,就是没看到蛊王。”

  几个参赛者呵呵笑,我们能告诉你是从坟里挖出来的吗?

  苏云韶没那么傻,含糊地往回指了一下:“就在那边,我不是也养了一只蛊吗?是它抓到小胖子的。”

  庄长恍然大悟:“所以我还是培养出了蛊王,只是小胖子太会跑,我没有第一时间抓住它就再也没机会抓到它了。”

  苏云韶心说:那可不?你们蛊庄的人可不会去挖坟。

  “庄长,上一任蛊王的尸体就在这吗?”

  “稍等。”庄长把腰间别着的那支竹笛放在嘴边,吹奏起了一首曲子。

  那竹笛是特制的用具,能发出一般人听得到和听不到的声音,通过这两种声音的排列组合,操控着蛊坑里的蛊虫。

  只见原先还在进食的蛊虫纷纷让开了路,露出底下一条手臂长手掌宽拥有几十条腿的超大蜈蚣。

  曲芜华和骆寻绿倒吸一口凉气,赶紧别过眼去。

  曲芜华:“怎么又是蜈蚣!”

  骆寻绿:“这么大,都快成精了吧!”

  铁树挠了挠头,为吓到她们感到抱歉。

  “因为第一任蛊王主要是蜈蚣的外形,我们就想着能不能再喂一只蜈蚣蛊王出来,每个人都是用蜈蚣来培养的。”

  “嗯?”苏云韶怔住,“你们不是知道第二任蛊王长什么模样吗?”

  “知道是知道,但是蚕太弱了。”铁树为难叹气,“不提我父亲和铁家以前的长辈了,光我试着培养的几年间就已经死了几千条蚕。蚕不会攻击同类,把它们丢下去只有被吃的份。”

  苏云韶把那句“小胖子只是长得像蚕又不是真的蚕”的吐槽吞了回去。

  她不懂养蛊,在这方面没什么发言权,还是闭上嘴免得被打脸比较好。

  曲芜华:“小胖子吃云韶喂的蛊,不是素食主义者,蚕吃桑叶或者其他叶子不吃蛊,应该是两种不同的虫子吧?”

  “可是就算见到了小胖子,我也不知道它原来是什么啊。”铁树苦恼地说,“我觉得它又像蚕又像蜗牛,可这两样都不在我们养蛊的取材范围内。”

  怕是庄长自己都不知道小胖子是怎么被培养出来的。

  庄长的曲子吹了一会儿,底下那只超级大蜈蚣总算懒懒散散地动了起来,一头扎进坑底去。

  那红到发黑的蜈蚣身体一半进了土里,一半还在外面,它不停地往里面钻啊钻,就剩个尾巴在外面,而后往后面退。

  不多久,就见到蜈蚣咬着一只小盒子出来。

  盒子只有普通唇膏那么小,方方正正的,被蜈蚣咔擦一下扎在腿上,一点点地往坑外爬,就这么带了出来。

  蜈蚣往外面爬一点,人群就往后面退一点,都是怵那蜈蚣的。

  庄长显然知道自己培养的大蜈蚣有多不招人待见,用曲子指挥着蜈蚣把盒子放在那,就让蜈蚣重新爬了回去。

  铁树手脚麻利地爬了下去,单手捡起盒子往口袋里一揣,嗖嗖两下再爬上来,交给庄长。

  庄长打开已经被蜈蚣轻松戳破的木盒,里面竟还有一个更小的银盒,盒子外面有一只像是蜈蚣的花纹,应该就是那第一任蛊王。

  “四百多年过去,再怎么坚硬的木头都坏了,我们几十年就换一个木盒,重新把银盒藏到下面。藏到那个位置,水火不侵,还得杀死那么多蛊虫,没人偷得走。不说那些了,蛊王的尸体就在这里。”

  庄长从竹笛的坠子里取出一枚小钥匙,咔哒一下,打开银盒,露出其中保管了四百多年的蛊王虫尸。

  “咦???”一片惊咦声。

  “怎么会这样?”还以为又要看到蜈蚣的曲芜华和骆寻绿惊住了,“不是蜈蚣吗?盒子外面都雕着蜈蚣呢。”

  结果……

  银盒里面竟然是一只尽管有些干瘪,颜色也有点黄,但绝对能看出是大了几号的小胖子。

  苏云韶把小胖子捧了出来,凑到银盒旁边去,小胖子都看得愣住了。

  那双小小黑黑的豆豆眼眨巴半天,小脑袋呆呆地转来转去,像是不太明白说好的独一无二,怎么多了一个同伴?

  但是看到上一任蛊王死后显露出来的真实模样,众人也就明白为什么会留下那样的图像。

  不是掐算卜卦的能力到达了顶点,也不是当年有谁用惨重的代价算出了第二任蛊王是什么模样,更不是有谁能够预见未来,单纯是第一任蛊王不知道用什么办法给所有人看了一个假象。

  曲芜华吐槽道:“我有足够的理由怀疑,当年的蛊王肯定是觉得自己的模样不够令人害怕,这才套用了一个看起来很凶残的壳子。”

  这一说法得到了大多人的认同,而苏云韶由于带着能够编织幻境能力的桃夭,因此联想到了另一个可能。

  都变成蛊王了,有点奇奇怪怪的能力也不为过,或许第一任蛊王本身拥有能致幻的毒素。

  “庄长,你们家保管虫尸四百多年,一直培养不出蛊王,就没想过打开来看一眼吗?”

  老实说,庄长才是最惊讶的那个。

  早知道第一任蛊王并不是蜈蚣,他们铁家何必跟蜈蚣死磕四百多年,还想着怎么让蜈蚣变得温柔一点?

  “银盒是用特殊办法封上的,只能打开一次,打开以后再盖上,蛊王的尸体就不能保存这么完好了。”

  这是其一。

  其二则是……庄长说:“祖上把第一任第二任蛊王的模样和他们培养蛊王的经验都传了下来,我们不用打开看。”

  苏云韶已经懒得吐槽当年的灵魂画手画了个什么东西,点点还在发呆的小胖子:“小胖子,你吃吗?你祖宗。”

  估摸着还真的是祖宗,否则生不出这么相似的奇特后代出来。

  小胖子扒在银盒边边,小触角碰了碰里面那具不会动的虫尸,像是在试探敌情,又像是在向同伴打招呼。

  庄长见此催促道:“小胖子,你快点吃啊,一直密封保存在盒子里还好,一经打开接触到外面的空气和细菌,没多久就要坏了。”

  所有人:“……”你一个玄幻养蛊的还想得挺科学??

  苏云韶用食指摸了摸小胖子的脑袋,还真的摸到了一丢丢很难感觉出来的小绒毛。

  “小胖子,你躺在盒子里面的那个同伴早在四百多年前就死了,是为了让你成长为下一任蛊王,才通过这种特殊办法把尸体保留下来的,别辜负它对你的期望。”

  小胖子人性化地叹了口气,爬进盒子里面,一口一口吃掉了那具比它身体还要大上两倍的虫尸。

  众目睽睽之下,小胖子仿佛吃撑一般,做了个打饱嗝的动作,挺着更大的肚子慢悠悠地爬出来扒在盒子边边上,豆豆眼望着苏云韶的口袋。

  苏云韶:“……”

  拿火符,拿水符,把小胖子洗了两遍再烘干。

  被折腾来折腾去的小胖子困得脑袋频频点地,还没烘干完毕就软趴趴地倒下睡着了,只剩下那凸起来的几个月孕肚还在一呼一吸,证明它是真的睡着,而不是被祖宗给毒死了。

  苏云韶用手指拨了拨吃完就睡除了更胖没其他变化的小胖子,发出灵魂质问:“这就是蛊王了?”

  庄长超心虚:“……这、我也不知道啊。”

  不会是尸体在地下保存四百多年,时间太长失去效果了吧?还是哪个不肖祖宗没忍住好奇心,已经偷偷打开看过了?

  老祖宗,铁蛋老祖宗您赶紧显个灵来救救子孙啊!

  “等着吧。”忽然间,不知道从哪传来了一阵虚无缥缈的声音。

  庄长:???

  嗯?祖宗真的显灵了?!

  作者有话要说:铁蛋:已死勿cue!【你们当子孙的真的好烦啊,有事没事就找祖宗,求祖宗显灵,你们有麻烦来找我,我有麻烦找谁啊?我也想找祖宗啊!可这不是祖宗的祖宗套娃个没完了吗?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更好的阅读小说微信搜索名称:酷炫书坊(微信号kuxuansf)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