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第 208 章_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云读小说网 > 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 第208章 第 208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08章 第 208 章

  天才·八六中文网()

  有能不死的办法,谁又会迫不及待去找死呢?

  小胖子安心地趴在口袋的边边看着,旁边是爬出来查看情况的阴阳蛊。

  两只一黑一白同样胖的虫,也不见它们有爪爪,但就是牢牢地趴在那,任由苏云韶怎么跑跳都岿然不动。

  见此,苏云韶放心了些,对跟着她一起跑下来的东建白说:“东道友能画龙卷风符吗?”

  东建白立即明白她想做什么,“你是想将整个盆地的瘴气卷起来丢给天雷去劈,肃清瘴气的同时还能给萼儿一点喘息时间?”

  苏云韶没有提及善儿和红衣善儿的真实身份,他们几个参赛者就当做是苏云韶请来的帮手,没有多问。

  哪怕见到那两鬼做到合二为一如此突破玄门常识的事,也把心中的惊讶全部压了下去。

  “我是那种考虑周到的人吗?”苏云韶气定神闲地冲其他赶过来的参赛者们挥了挥手。

  东建白:“你是!”

  苏云韶装作没听到,“道友会吗?”

  东建白的回答是原地停下,现场画符,召来一个小型的龙卷风。

  在强烈风势的吸力和席卷之下,四周弥漫在空气里的淡绿色瘴气被迅速地吸引过来,卷入其中,同时被吸过来的还有附近的泥沙草叶和蛊虫的尸体,很快将整个龙卷风染成了绿色和黄色的混合两色。

  现场狂风大作,风沙走石,很多人连眼睛都睁不开。

  吸收得差不多了,东建白控制着龙卷风往红衣善儿的方向推送过去。

  而红衣善儿的反应也快,主动跑向龙卷风的方向,在将将要被撞到的时候扭身擦过去,让改势不及的天雷正好和龙卷风撞在一起。

  刹那间,天雷卷入龙卷风中,噼里啪啦作响,雷电引燃瘴气,使得整一道龙卷风变得红彤彤的,时不时漏出几缕电光。

  直到天雷和龙卷风的威力相互抵消,泥沙石灰飞扬开去,空气沉寂下来。

  没有劈到真正要劈的厉鬼,掩藏在云中的天雷接着蓄起势来。

  趁此期间,九个参赛者齐聚,不用多说就知道两个符箓师在打什么主意。

  他们此时要做的是控制龙卷风吸收瘴气一段时间再丢到天雷附近,如此一来,就和引爆符箓丢出去所需的元气量有了相当大的差距。

  苏云韶和东建白是绘制符箓的两大主力,控制龙卷风的任务就自然而然地落在他们身上了。

  慧心:“时间紧急,开始吧。”

  骆寻绿:“广场那边有我留下的阵盘,庄民们只要不跑出来就没事。”

  方有德:“我让鬼使过去安抚他们。”

  冯成:“一起。”

  事实上,善儿离开以后,庄民们确实不太安心,得亏庄长和年长之人不停地安抚。

  等看到没有提前告知过会出现的龙卷风,庄长的内心都打起鼓来。

  等方有德和冯成的鬼使过去解释,庄民们总算稍稍放心,握着手互相打气,坚决不跑出广场的范围。

  “又一道龙卷风。”

  “瘴气怎么还有那么多?”

  “我心里好慌啊。”

  “妈妈,我害怕。”

  在自然灾害面前,人类永远显得那么弱小和无力。

  见到龙卷风和天雷碰撞还解决不了瘴气,庄民们的心中不由产生了惧意和怯意。

  苏云韶画符的同时也在注意庄民们,见此叫出了在手串里随时待命的阮玫:“阮玫,你过去指挥庄民们,让他们把广场内部的蛊虫尸体全部丢出来,借天雷的力量来焚烧。”

  “是!”阮玫跑得极快。

  听到苏云韶的话,方有德和冯成又派了几个鬼使过去。他们这儿估计用不到鬼使,能让大后方稳定下来不拖后腿不添麻烦才是最重要的。

  阮玫:“乡亲们,我们还不知道蛊虫尸体会不会引起二次灾害,所以需要借天雷的力量来焚烧干净,主人他们已经抽不出空来,现在只能靠你们了!乡亲们,为了更自由更美好的明天,我们一定要齐心协力共度难关!”

  在鬼使们的有序引导下,庄民们强忍恐惧之情,把为拯救他们而死的蛊虫尸体全部丢出广场的范围。

  有孩童发现自己的力气太小,正好丢到了广场的边界,大着胆子跑过去捡。

  阮玫眼疾手快地抱住孩童,随手塞给身边的大人,自己一脚把蛊虫尸体踢了出去:“乡亲们,看好身边的孩子,我们不能提供多少帮助,起码不要给他们添乱,不要让他们分心!”

  “对!”

  庄民们也不管是不是自家的孩子,反正都是庄里的孩子,全部拉在身边仔细照看着,一边看顾孩子,一边尽力把蛊虫尸体丢得远一点,方便龙卷风卷走。

  有鬼使们镇守大后方,前方的九个参赛者就能心无旁骛地绘制龙卷风符和控制龙卷风吸收瘴气和蛊虫尸体。

  一道、两道、三道……时间仿佛慢了下来。

  天雷是厉鬼的天敌,红衣善儿有那么多的符箓和阵盘的保护,依然被天雷劈到了好几次。

  每被劈到一次,她身上的实力就削弱一层,实力越弱,她躲避天雷的速度就越慢,越容易被劈到,形成恶性循环。

  红衣善儿也不是不想被天雷劈到,只是想多躲避几次,好让天雷把庄子里的瘴气给烧完,到那时她自然会站在那一动不动,任由天雷劈个爽。

  “苏云韶,我跑不动啦!”

  云霆从苏云韶的手腕上飞速窜了出去,变身一条巨大的黄金巨蟒,尾巴缠在红衣善儿的身上拖着她跑,红衣善儿就如同被放的风筝一般上下来回翻飞。

  红衣善儿:“……”

  虽然很感谢你来帮我,但你这把我当成抹布一样的拖法是怎么回事?!

  庄民们:!!!

  “妈妈,有蛇!”

  “这么大的蛇,会吃人吗?”

  “它会不会过来吃我们?”

  “愣着干什么?赶紧跑啊!”

  “别跑,乱起来会发生踩踏事件的!”阮玫扯着嗓子拼命地喊,和其他鬼使一起维持秩序,“那是我主人的蛇,出来帮忙的。之前一直没出现是怕个头太大吓到你们,现在是实在没办法了。这个世上鬼魂都有了,妖精还会少吗?别大惊小怪的,太没见识了!”

  没见识的庄民们:“……”好像,有点道理啊?

  观看直播的众人为苏云韶的气运感到惊讶。

  东源感叹道:“居然是一条能够变大缩小的巨蟒,虽说这个能力有点鸡肋,到底也是特殊的。”

  祁红莲有不同意见:“鸡肋什么?既能当漂亮的首饰,夏天还能当冰宝宝,哪不好了?”

  恒平十分感兴趣:“不知道另一条蛇会有什么样的能力。”

  妖精的数量实在是少,真要遇到也大多剥皮拆骨制作宝器了。如苏云韶这样会给两只妖精赋名,带在身边教养培育的是真的少。

  也有人恶意揣测苏云韶可能是想把两只妖养大以后再做宝器,但是看她的一言一行和满身功德又觉得不大像。

  苏云韶的脸色刷的一下阴了下来。

  她一向和善,很少有生气的时候,可一旦她生气就代表事情很严重,云霄看着有点怂。

  刚刚本来是他要出去的,被云霆一尾巴甩回来抢先窜了出去,“云云别生气,我们俩皮糙肉厚的,被天雷劈几下,不会有问题的。”

  苏云韶给气乐了:“成年的妖精遇到天雷都得怂,你们两个小幼崽在这里给我充大头,真被天雷劈出毛病来了,谁救得了你们?”

  真的是初生小蛇不怕雷。

  都忘记亲爹银翼就是在渡化形劫的时候差点被天雷劈死的,要不是巫妙偶然经过,早没有他们俩的存在了。

  “不会的,我们俩这么大的个头……”云霄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脸了。

  “嗷——”不远处传来一声痛呼。

  原来是云霆没有躲过此次天雷的袭击,整条蛇都被击中,浑身过电一般抖动几下倒在地上,变成了一条外焦里嫩的蛇,迅速缩成镯子大。

  云霄:“……”脸疼。

  红衣善儿被蛇尾巴抛了出去,在空中翻滚几圈,差点吐出来,撑着膝盖问:“我跑不动了,你们还没好吗?”

  冯成、骆寻绿、曲芜华三人剩余的元气不足以再用一回符,冯成盯着天雷的动静,骆寻绿和曲芜华在估算剩余瘴气的数量。

  萧成回道:“就剩最后三个,你再坚持一下!”

  红衣善儿咬牙:“好!”

  云霄觑着苏云韶的脸色,悄悄地溜了下去,准备和弟弟一样去帮红衣善儿一把,结果被早有所料的苏云韶一把掐住了七寸。

  云霄:!!!

  被掐住蛇的要紧命脉,云霄不受控制地软了下来,而后被苏云韶抓起来拉直后打出一个死结,丢进口袋里。

  好巧不巧,那只口袋边边还趴着小胖子和阴阳蛊。

  两只虫居高临下地望着那条被打成死结的蛇,满目同情:你说你老实听话点不好吗?干嘛非要去惹她生气呢?

  云霄:“……”

  他感觉到了跑动的动作,探出小脑袋一看,发现苏云韶跑了起来,路过的时候把变小的云霆捡回来丢进口袋里。

  “嘶……”苏云韶甩了甩麻木的手,“别碰云霆,还有电。”

  小胖子和阴阳蛊不约而同翘高屁股,云霄默默挪开几步,远离浑身带电的弟弟。

  被嫌弃的云霆:“……”

  看着哥哥被打结的蛇身,蛇瞳里流露出了一丝嫌弃。

  从引下天雷的那一刻开始,红衣善儿就用生平最快的速度跑路,但是这样的爆发是有限度的,持续逃跑躲避天雷十来分钟,还会被劈中削弱实力,她已经没了那样的爆发力。

  最后三个天雷,她不跑了,打算凭自己硬扛。

  “你不是答应我不会傻乎乎地去硬扛天雷吗?”苏云韶赶到了。

  “你来干什么?回去!”红衣善儿看了眼正在蓄力还没砸下来的天雷,“迟早都是要被砸的,我多扛一会儿一样能给你们争取时间。”

  东建白面色苍白地画完第六道龙卷风符,连抬手的力气都没了。

  他看着远处画了十道龙卷风符还能和红衣善儿正常拌嘴的苏云韶,眼神晦暗,嘲笑自己:东建白,你可真是井底之蛙,那才是真正的天才呢。

  慧心、郭婉清和方有德在同一时刻用起了符。

  三道不同方位的龙卷风以三角的姿势包围着苏云韶和红衣善儿,将整个盆地残留的瘴气和蛊虫尸体吸收一空,而后缓缓地向中间压了过去。

  见这个时候苏云韶还不跑,红衣善儿都不明白她究竟要做什么,也不明白其他参赛者为什么不管苏云韶。

  “你再不走,要被雷劈了!”

  “没事,天道知道我是在做好事,不会劈我的。”苏云韶盯着那三道龙卷风。

  “哗——”一道比先前更大更粗的天雷劈了下来。

  郭婉清的额头都是密密麻麻的汗珠,她的元气将要告罄了,第一个把龙卷风推送过去,和天雷狠狠地碰撞到了一起,两两抵消,只余一片扬起的灰尘劈头盖脸地朝着苏云韶和红衣善儿盖去。

  接着是方有德,他惯常使唤鬼使和锤炼自身肉/体,体内的元气储蓄量实在不多,能用两次已经很不错了。

  最后才是慧心,他年纪虽轻,修为却很深厚。

  苏云韶和东建白一共画了十六道龙卷风符,东建白自己一道,其他人两道,唯有他一个人用了三道。

  萧成:“东方干净。”

  郭婉清:“西方干净。”

  冯成:“南方干净。”

  曲芜华:“北方干净。”

  骆寻绿:“慧心道友,可以了。”

  确认整个盆地的瘴气和蛊虫尸体都在最后一道龙卷风内,慧心再施法推送过去。

  “哗——”

  随着最后一道天雷和龙卷风的抵消,整个蛊庄焕然一新,仿佛原来一直覆盖在上面的淡绿色滤镜被消除了。

  庄民们深吸了一口气,其实感觉不出来现在的空气和原来的有什么区别,就是觉得清新、自在、痛快。

  “不绿了。”年幼的孩童高兴地拍着小手,手舞足蹈地说着在外界如此寻常的事。

  大人们笑着笑着就哭了。

  困扰他们蛊庄庄民十几代人一辈子的瘴气终于在这一代完结了,等小胖子驱除他们体内的蛊虫,他们就真的和外面的人一样了。

  “雷!”被妈妈抱在怀里的幼童指着天上,口齿不清地喊,“雷雷!”

  所有庄民抬头望去,脸色顿变,天雷还在,比之前劈瘴气用的更强了!

  他们躲在安全的广场围观大师们引雷消瘴气,因此看得更清楚。

  天雷和打游戏发射技能一样有冷却时间,不会毫无间隔地打下来,冷却时间越长,天雷的威力就越大。

  瘴气分明清了,其他大师也个个力竭一般倒在地上喘气,天道却还要再来。

  而这一回对准的分明是帮他们骂老天引天雷的红衣善儿,和为整个蛊庄找到解决瘴气和蛊祸办法的苏云韶。

  庄民们吓得面如土色,冲着老天摆手大喊:

  “别来了!”

  “打完了,别来了!”

  “别打好人啊!”

  “老天爷你开开眼,不能劈好人好鬼啊!”

  站在致命的天雷之下,红衣善儿的心情意外平静,笑着对苏云韶说:“我居然也有被人叫好鬼的一天。”

  苏云韶:“心情怎么样?”

  “有点复杂,但感觉挺好的,总觉得就算下一刻我真的被天雷劈死了,也没有遗憾。”

  “那可不行。”苏云韶借着身高优势,一把揉乱了红衣善儿在奔逃过程中本就弄得很乱的发髻,“我这人说人算话,说了要追你当我的鬼使,就不能食言而肥,半途而废。”

  红衣善儿:!!!

  她虽然活了四百多年,可从来没谈过恋爱,也没被人这么亲密和温柔地对待过,乍一被人用这么露骨又带着钩子的话来撩,就有点不知所措,还有些气愤和羞恼。

  “你你你你一个女孩子,不要总说一些会让人误会的话!”红衣善儿义正言辞地纠正苏云韶浪里浪气的说话习惯,“这种话你要对男人去说,不可以随随便便对女孩子说!”

  苏云韶:???

  “对异性说,我不就成海王了?对漂亮小姐姐说才没关系啊。”

  红衣善儿:??!

  所以你是觉得小姐姐可以随便撩,不用负责是吧?

  她也没工夫追究苏云韶乱撩的行为,因为蓄势许久的天雷落下来了。

  “来了。”苏云韶道。

  红衣善儿抬头刚刚看到天雷要落,身体就已经被天雷劈到。

  这一记,比前面加起来的二十几道都要狠,好像前面就是和她开开玩笑顺便热热身,现在才是正经的开胃菜。

  脑子一片空白,浑身都是雷电,全身又僵又疼又酸又麻,她完全反应不过来,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啊,我是不是要死了?

  “哗——”又一道天雷劈了下来。

  善儿从红衣善儿的身体里狼狈地滚了出来,被苏云韶接住后往背后一丢,正好被赶来的慧心接住。

  “还有一道。”

  这真的是最后一道了,它的蓄势时间是今天最久的一次,一看就是要为今天的行为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而此时,红衣善儿早已满身是伤地躺在地上,眼神涣散,浑身鬼气溃散,身形忽隐忽现,竟然连最基本的显形能力都维持不住。

  “萼儿姐姐,你再坚持一下!”善儿下意识地想扑过去为红衣善儿挡天雷,被慧心郭婉清他们几个拦住。

  慧心:“天道不许。”

  郭婉清:“你别过去,触怒天道,她会伤得更重。”

  善儿无法,不得不克制自己。

  她看着躺在地上的红衣善儿和站在一边仰头看天的苏云韶,产生了一个自己都觉得离谱的想法:云韶姐姐是不是能够救下萼儿姐姐?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更好的阅读小说微信搜索名称:酷炫书坊(微信号kuxuansf)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