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第 213 章_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云读小说网 > 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 第213章 第 213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13章 第 213 章

  天才·八六中文网()

  青山派弟子只负责接引工作,内容不包括替参赛者们解答疑惑,做完这些就走了,留下六个参赛者在原地面面相觑,觉得此次事件的危险性可能比想象中更高一点。

  曲芜华自认是六人之中修为最低的那个,此情此景不由看向了那条最粗壮的金大腿:“云韶,我们一起?”

  骆寻绿:“同是女子,带我一个。”

  参加决赛的六人三女一组,三男一组,正好对半分,慧心、东建白、方有德没有意见。

  比赛本就是各凭本事,只要最终能获胜,单人或者组队的方式都行。

  六人就此在酒店门口分别,慧心他们朝西,苏云韶她们朝东,走路的速度不快,像是都还没有找到解决此次事件的头绪。

  曲芜华边走边说:“云韶,我们先来交换一下情报?”

  苏云韶知道的不多,就把高然告诉她的那些说了出来,“我怀疑是幻阵。”

  只有陷入幻境之中,才可能让人对自己的所见所闻如此深信不疑,又切实地没有摄入任何食物和营养。

  这一点也得到了幻境编织者桃夭的盖章认定。

  桃夭的原话是:“以我现在的能力,要想把二十八个人困在幻境之中五天五夜有点困难,要把幻境编织得非常精细,处处细节都经得起推敲,那就更困难了。敌人很厉害,苏云韶你要小心。”

  骆寻绿:“有关这一点,我问过恒术师叔,师叔说天下幻阵千千万,只要坚守本心就不容易被幻阵呈现的景象所迷惑,找到幻阵的阵眼或者维持幻阵的那人就能破阵而出。玄门中人要想出阵尚且有点难度,普通人很难靠自己出来。”

  所以那群普通人进入幻阵五天五夜,又是怎么出来的呢?

  是开启幻阵的人已经从那群人身上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还是维持幻阵的人实力不济,无法再坚持下去不得不放人出来?

  也或许是,对方并不想伤人命,这才在那群人即将饿死渴死之前将人送了出来。

  曲芜华:“就因为这样,我怀疑白眉山这边的百鬼夜行传闻也可能是幻阵导致的,不然没道理一下子出现那么多强大到能够在普通人面前显形的鬼。”

  只是对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就很耐人寻味了。

  毕竟让普通人见到百鬼夜行,也仅仅是能够制造一些恐慌,无法得到实际性的利益。

  有些神经大条的年轻人可能还会觉得那是逼真的s,嘻嘻哈哈地跑去找鬼握手求教程求合照,反倒把鬼给吓到了。

  苏云韶提议道:“我想去搜集一些目击者的情报,不如我们分开行动?”

  曲芜华:“好。”

  骆寻绿:“三个小时后酒店门口碰头。”

  她们三分开行动打探情报,慧心那边三人也分开行动了,这样效率更高一些。

  蛊庄的事有慧心一路帮忙和指引,少走许多弯路,白眉山事件的情报少得可怜,必须自己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搜寻和筛选有用的信息。

  苏云韶敲了敲手串:“姐妹们,出来帮个忙?”

  阮玫:“好说好说。”

  善儿:“好的呢。”

  萼儿:“没问题。”

  她们三个不想惊扰普通人,就只能跑去听墙角,等别人闲聊时候提起来偷听两句。

  而苏云韶掐了两下手指头,抬头看天,确认方位,朝着路边的一家猪肚火锅店走去。

  观看直播的众人:“……”

  一时间无法确定苏云韶究竟是肚子饿了,想去搓一顿火锅祭祭五脏庙,还是真的掐算到了什么去那里打听情报。

  苏云韶面色如常地进了火锅店,一个身高一米九几的清秀小哥哥仗着自己腿长,三两步抢在其他几人面前过来为她服务。

  “小姐姐一个人?”

  “嗯。”

  “先选个汤底吧,我们店比较受欢迎的是菌菇汤和鸳鸯汤,鸳鸯汤是中辣,小姐姐要是不能吃辣就建议选菌菇汤。”

  “那就菌菇汤。”

  小哥哥指了一下桌边的二维码:“扫码点餐。”

  刚刚上交手机的苏云韶:“……”

  观看直播的众人:“……”

  老实说,他们也没想到选手刚到决赛地点,不到十分钟就去吃火锅啊。

  “不好意思,我没带手机。”苏云韶面不改色,“能给我一份纸质菜单吗?或者直接点几样店里的招牌菜就行。”

  小哥哥愣了一下,从围裙里摸出自己的手机,低头扫码,而后递了过来:“我的借你用。”

  苏云韶点到招牌那一栏,随便点了几样,荤素均衡,又点了一份饮料。

  “暂时只要这些,谢谢。”

  “不客气。”小哥哥收起手机,“小姐姐有需要可以再叫我。”

  苏云韶点了点头,静静地坐在靠窗的位置,既不去吧台选调料,也不去拿水果,就好像只是进来坐一坐,和其他桌忙碌着吃火锅或者刷手机聊天的人截然不同。

  不一会儿,刚刚离开的那个小哥哥带了两碟切好的水果和一份调好的火锅料回来了。

  “我按大多不吃辣人的口味调了一份,小姐姐要是不喜欢可以自己再调。”

  苏云韶:“谢谢。”

  店里生意不错,上菜速度很快,锅底先上,还没煮开呢,点的那些猪肚、羊肉、娃娃菜就都上了。

  苏云韶一口没吃,就坐在那儿,定定地看着外面的风景。

  评委们都没搞懂她究竟在做什么,要说饿了去吃火锅吧?一口没动。要说不饿吧?她干嘛进火锅店呢?

  清秀小哥哥又来了,这回不再站在桌子边,而是在苏云韶对面坐下。

  “小姐姐点了这么多,不吃一点吗?现在提倡光盘行动,浪费食物可不好啊。”

  苏云韶转头看他,面无表情地说:“我没带钱。”

  小哥哥的笑容僵住了,哥以为你心情不好,抑郁症发作,结果你只是因为不想吃霸王餐在这忧郁呢?

  看直播的评委们也僵住了。

  主办方确实为了防止作弊和场外求助收走了选手的手机,但苏云韶怎么就傻到身边不带一点现金呢?你带张卡也行啊。

  高然的身上多了不少苏云韶画的极品符箓,实在不忍心看堂堂玄门大佬因为吃霸王餐被人赶出火锅店。

  “恒掌门,能叫个弟子过去帮她付个钱吗?我帮她还。”

  恒平:“……好。”

  连忙打电话通知留在白眉山那边的弟子。

  这时,那个清秀小哥哥说话了。

  “小姐姐你是故意不带手机不带钱来吃霸王餐的啊?那你把手上的那两只镯子压在这,等你拿了钱回来再取回去。”

  苏云韶抬高左手腕,长外套的袖子顺势落下,露出手腕上一金一银的蟒蛇纹手镯,“你想要这个?”

  “哪是我想要啊?”小哥哥笑着叉了两块哈密瓜放进嘴里,塞得腮帮子鼓鼓的,“这不是你没钱付账,我好心帮你出主意吗?不过你要是没拿到钱回来赎,我倒是可以帮你把账付了,那镯子就理所应当是我的了。”

  苏云韶歪了歪头:“你想用不到两百的价钱买两只妖精?”

  “啪嗒”,小哥哥叉子上的哈密瓜掉了。

  评委们:???

  你就这么对一个普通人说妖精了?等等,这个服务员好像……

  小哥哥收起笑容:“你知道那是妖啊?”

  “不然呢?”苏云韶摸了摸云霄云霆的脑袋,示意他们俩别着急,“在我的认知里一直是蛇吃老鼠,我第一次见到想吃蛇的老鼠。”

  “别总老鼠老鼠的,人家是可可爱爱的仓鼠好吗?!”小哥哥气鼓鼓地叉起哈密瓜,塞了满嘴,那吃相看起来还真的有点仓鼠的模样。

  “说吧,你来这里干什么?”

  苏云韶:“找你打听点事。”

  小哥哥“哟呵”一声,“看不出来啊?你居然还知道我百晓鼠的名头。”

  一听是有求自己的,他立马支棱起来了,把桌上的食物通通丢进锅里煮起来,“打听消息可以,你付得起价钱吗?”

  苏云韶:“你开个价,青山派会付。”

  青山派掌门恒平:???

  青山派长老恒术:???

  祁红莲从不觉得自己的笑点有多低,但是这一句切切实实戳中她的笑点了:“干得好,多要点!”

  看直播的观众和评委都不明白苏云韶为什么会这么说。

  那头,小哥哥看了眼苏云韶领口别着的摄像头和麦克风,秒懂:“你参加今年青山派举办的玄门大比了啊?决赛在这,哦,是为了白眉山的百鬼夜行传闻来的。”

  从“青山派”三个字能判断出这么多信息,众人就知道苏云韶确实找到一个消息灵通的人……不对,仓鼠妖。

  话说,仓鼠这种寿命只有两三年的物种也能成妖的吗?

  小哥哥吃得很欢,“你要说让我问玄门大比的赞助商顾氏集团要账,我心里还有点谱,青山派?他们出不起这个价。”

  青山派掌门恒平:“……”

  青山派长老恒术:“……”

  苏云韶就是想通过青山派的名头让百晓鼠知道玄门大比的事,并没有真的打算让青山派来买单。

  “无妨,你开价,我找等价的东西给你。”

  小哥哥嘿嘿笑:“诚惠一千万。”

  苏云韶上辈子认识百晓鼠的时候,这厮是个见宝眼开的,没想到这会儿是个见钱眼开的。

  她从包里掏出一堆符箓丢在桌上,“自己拿。”

  小哥哥把乱了的符箓整合成一叠,以银行柜员点钞的手势刷刷刷地点了起来,速度还挺快。

  点完那一堆过足了瘾,他把里面的二十张金钟罩符全部抽了出来,其他的全部还了回来。

  “那我开始了?”

  “嗯。”苏云韶把剩余的塞回包里。

  小哥哥:“这件事最初是从一个有阴阳眼的男孩嘴里传出来的……”

  百鬼夜行的传闻最早还要追溯到今年端午节的时候,那天晚上,地府鬼门大开,无数没有投胎的鬼通过敞开的鬼门来到人间。

  这是每年难得放风的时间,大多鬼魂都会选择出来透透气,看看人间的变化和家人。

  他们谨记不能骚扰人间和人类的原则,再加上开鬼门的时间是十二点,遇到生人的可能性不怎么大。

  不巧的是,端午节那天人间也放假,男孩的父母带着他来白眉山游玩。

  换作平常,父母会催着儿子早点休息,难得出来玩就不同了。

  在疲累和兴奋的情绪交织影响下,男孩很难入睡,就趴在酒店的阳台上看风景,一个没注意时间就过了十二点。

  大量的鬼魂从地府来到人间,实力强大一点的会收拾一下自己,让自己看起来跟活着时的正常人一样,弱一点就维持着死时的模样,有的身体摔了个稀巴烂,有的捧着掉了的脑袋在街上大大咧咧地走着。

  男孩被吓到了,尖叫着喊父母过来看。

  可父母并不能看到男孩所描述的一切,以为他是眼花或者说胡话,只催着男孩早点上床睡觉,并没有把这放在心上。

  看到了那样的东西,男孩也不敢再待在外面,赶忙和父母一起回去睡觉。可他看到百鬼夜行时的反应太大,已经引起鬼的注意。

  有坏心肠和好奇心旺盛的鬼就顺着酒店的外墙爬了过来,钻进房间来找他,“小孩,你看得见我是吗?”

  男孩吓得一个哆嗦,紧紧地闭着眼睛装作没听到。

  “装睡是没用的,我都看到你的眼珠子在转了。”

  “不回答的小孩不乖哦。”

  “我想想要怎么惩罚你好呢?”

  “我罚你这辈子都不能再睁开眼睛好了。”

  男孩一下子睁开眼睛,看到面前的四只鬼。

  分别是跳楼摔烂的女鬼、割下脑袋的男鬼、难产而死的孕妇鬼、脸色苍白的病死鬼。

  除了他们四个,还有其他鬼在往酒店房间里爬,窗户上、墙壁上,到处都是模样可怖的鬼,每一个都看着他,冲着他笑。

  男孩被吓哭了:“你们别过来呜呜呜……”

  凌晨,男孩发了高烧,被父母送去医院。

  挂了两天水,男孩才有所好转,醒来见人就说那天晚上看到的所有事情,无奈没有一个人相信他。

  “那个小男孩自尊心挺强的,见所有人都不相信他的说法生了闷气,后来就不肯说了,我也是那天偶然去医院探望朋友见到他坐在医院花园生闷气,和他搭话才知道的。”

  小哥哥咕噜噜地喝完一大杯饮料,招呼路过的服务员再来一瓶,而后接着道,“你以为他是天生的阴阳眼吗?不是的,他只是去过白眉山一趟回来就看见了。”

  这个说法非常稀奇。

  在苏云韶的认知中,阴阳眼要么是天生的,要么是卓经纶那样因缘际会后天开启的,去过一个地方就有阴阳眼……“闻所未闻。”

  看直播的众人纷纷点头,确实没听说过。

  小哥哥一脸神秘兮兮的表情,“但是最有意思的点不在这,你知道是什么吗?”

  苏云韶静静地望着他,语气平静:“什么?”

  见没有引动她的半分情绪,小哥哥无趣地撅撅嘴,没再卖关子,“那个小男孩又看不见鬼了。”

  苏云韶:???

  “有时限的阴阳眼,是碰到开临时阴阳眼的符箓了吗?”

  “不不不。”小哥哥摇了摇手指,“他不确定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见鬼的,但端午节那天十二点后能够见到,在医院高烧昏迷躺了两天,第三天他和人解释自己见鬼的事,第四天就看不见了,差点怀疑是不是自己做梦,这么长的时间可不是临时阴阳眼的符能做到的。”

  当周围所有的人都告诉你“那是假的”“那不是真的”“你在做梦”,久而久之,你自己也会从原本的坚定变成自我怀疑。

  当男孩再看不见那些鬼,又没有得到能够佐证鬼魂真实存在的证据,只凭借他的描述和记忆,本人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平日里恐怖电影看多了导致的做梦和幻想。

  苏云韶:“你既然会把这件事拎出来说,就说明是真的。”

  “我见过他,身上沾着许多只鬼的气息,他确实见鬼了,也确实不能再见鬼。这件事非常古怪,所以我刻意搜集这方面的消息,后来又被我发现几个同样去过白眉山,同样见鬼又忽然间看不见鬼的孩子。”

  “都是孩子?”

  “对,都是五岁以上九岁以下的孩子。”小哥哥说出一个更重磅的消息,“并且,据我所知,那几个有着这样特殊经历的孩子都已经死了。”

  苏云韶的腰背挺得更直了:“怎么死的?有具体信息吗?”

  小哥哥摊开手心,苏云韶从包里抽出几张雷符拍在他手上,“继续。”

  “谢谢惠顾。”小哥哥把雷符塞进屁股后面的口袋里,又从那个看起来不大的口袋里拿出一个小本本,刷刷翻了两下,再用手机翻找出那几个孩子的照片,翻一张给出对应的名字、生辰八字。

  苏云韶看过照片,算过生辰八字:“确实死了。”

  还死得很特别——每一个孩子的生辰八字里都带了水和阴。

  这绝对不是巧合!

  而且,这种对准特别点的生辰八字下手的手法,怎么听起来那么像是顾总的手笔?

  等等!

  苏云韶拉过手机,翻找出端午节见鬼的那个小男孩的照片,“他就是事件的开始?”

  小哥哥看了一眼:“是他,怎么,还需要更具体的信息吗?那就是另外的价钱了。”

  “不用。”苏云韶摇了摇头,面上没说什么,心中直喊巧合。

  可不巧吗?

  这个人正是秦朔让她算过的那个死在水多、土多、金多之地的小男孩,也不知道找到尸体和鬼魂了没。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更好的阅读小说微信搜索名称:酷炫书坊(微信号kuxuansf)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