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第 275 章_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云读小说网 > 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 第275章 第 275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75章 第 275 章

  天才·八六中文网()

  从梦中惊醒的圆圆感受到索敌天线前所未有的强烈预警,懵逼一会儿,拍拍哼哼唧唧的雪团子继续睡觉。

  云云动不动就爱往家里带妖精,这一次次的,说也说不好,改也不会改,她都说累了,随便吧!

  自从发现世界上还有龙这种绝对比国宝更珍贵的妖精,她就学会了摆烂和你爱咋咋的生活态度。

  可爱比不过雪团子,长相比不过森森,濒危度比不过黑龙,她累了。

  而失去圆圆的次次及时预警,苏云韶并不知道人鱼王在打什么主意,还在思考天道那奇奇怪怪的做法。

  灵气消退的时候,对妖精赶尽杀绝。

  元气上台的时候,给妖精留下一线生机。

  所以天道究竟是想灭了妖精呢,还是保有一点物种多样性呢?

  苏云韶不能直接问天道到底是怎么想的,天道也不会回答她,只能先放到一旁,等后续有了更多的线索再说。

  此刻,人鱼王已经想好了对策。

  就算真的想跟在苏云韶身边,人鱼王宫剩下的族人这么多,总不能全部跟过去吧?那就得有所挑拣。

  “姑娘可能和我说说外界发生了什么?”身为一族之王,二哥将自己的姿态放得挺低,“我们被关在这儿太久,最初还有其他海族过来说说话,现在真的是对外界两眼一摸黑,半点不知情。”

  其实谈判之时,不应该把自己的真实情况暴露得过于清楚,会被抓住狠宰,只二哥心中有所顾虑,不愿把那套谈判技巧用来对付苏云韶。

  与不同的人交往得用不用的策略才有达到最有效的结果,不巧,苏云韶是需要真诚以待的那一类。

  苏云韶敲了敲自己的雷击槐木手串,阮玫会意地钻了出来,见到她,人鱼王也不惊讶。

  阮玫便开始讲述外界的种种,包括这两百多年来的大事,主要还是玄门界的变化,其他现代化的东西更需要用眼睛去看和亲身经历使用,她说再多想象不出来也没用。

  人鱼王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如果表现得太过淡定,太有王的风范,苏云韶必定以为他运筹帷幄,所以他在面上表现出了一丝忧愁。

  “姑娘,两百多年外界竟然已经发生了那么多事吗?那我们一族是否不好出世了?”

  苏云韶考虑了一下:“出世与否还得看你自己的意见。”

  现代社会讲究人人平等,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决定和行为负责,然而这一点在人鱼族并不通用,他们还有王在,必定会听从王的指令。

  人鱼王一听这话就觉得不好,苏云韶不像是想帮他们的样子。

  “我们一族在这消息闭塞两百多年,对外界实在陌生,如果姑娘能够帮助我族融入新的世界,族里宝库中的物品任姑娘挑选。”

  苏云韶:“……”

  你们兄妹俩怎么回事?就和自家的宝库过不去了是不是?宝库要是有灵,都能哭给你们看。

  “宝物的事不急,帮你们融入新世界也好说。”

  二哥知道苏云韶不急着要宝贝,必定是有比这更重要的事,当即竖耳倾听,还在心中思索这件事能不能做得下。

  就听苏云韶说:“若是人鱼王能带领全族帮我一起杀了顾长泽,其他都好说。”

  人鱼王万万没想到,苏云韶认为比宝贝更重要的事竟是这个。

  他们人鱼王宫宝库里的东西都是两百多年前灵气盛行时期的好宝贝,顾长泽做了什么,竟然比这些宝贝更要紧?

  阮玫便把顾长泽这些年来做下的孽一一说来,末了还不忘加一句:“这些都是目前已经找到的,还有许多未知的。”

  人鱼王:“……”

  人鱼公主:“……”“

  人鱼王是没想到顾长泽会做下这么多孽债还没被天道清算,人鱼公主则是没料到成婚几年的枕边人会变成这样,感到特别后怕。

  此次若不是苏云韶误打误撞去了血祭宫殿,等她的身体被完全复原,岂不是会被顾长泽算计到灵魂都没有为止?

  有顾长泽这样的毒蛇猛兽在旁虎视眈眈,准备随时窜出来咬你一口,这种感觉可令妖无法安生。

  二哥觉得不管是为了和苏云韶做交易,还是让整个人鱼族能够过些安生日子,都得答应下来,“好。”

  他也不说那些客套话和虚的,“姑娘要对付顾长泽,更需要去王宫的宝库看看,寻找是否有你需要的东西,以便为你我的大业增添几分助力。”

  苏云韶听得有些别扭,总觉得这话像是要去造反打天下一般。

  敖可心那么说,人鱼王也那么说,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别人的好意不太好,便应承下来:“那就麻烦了。”

  二哥要和苏云韶打好关系,热情地邀请妖精们一起过去,临行前还带走了白玉棺材,妖精们想着可以开开眼界也就过去凑了个热闹。

  等他们到了王宫宝库的门前,令人和妖集体震惊的事发生了。

  二哥从袖中摸出一串钥匙,苏云韶和妖精们还想着这么重要的宝库,只用一串钥匙守着,似乎不太安全。

  不料,静静矗立在那的宝库的门动了。

  它跳了起来,咋咋呼呼地说:“你干啥你干啥?你又想来这儿拿宝贝!都说我们族里的宝贝已经用得差不多了,你还要来拿,你当我这是聚宝盆,丢进来一个宝贝能够生出许许多多宝贝啊?太过分了!”

  苏云韶一行:“……?”

  人鱼王好脾气地笑笑,“你别生气,这位苏姑娘为我们解除了禁制,以后我们就能去外面的世界了,这不是想着得给人谢礼吗?”

  宝库门住在王宫那么多年,当然知道禁制被解除了,然而想要去外面世界的是人鱼一族,和它一扇门有什么干系?

  “有禁制在,我还要防备你们一族来拿宝贝,不能有个安生日子,禁制都没了,那岂不是谁都能来我这偷宝贝?不行不行,赶紧把禁制给我弄回去,再多加几个!”

  人鱼王不要太清楚自家宝库门的脾气,把那具体白玉棺材推了过来,“那这宝贝你不要了?”

  宝库门随便瞥了一眼,嫌弃道:“就这么一件普普通通的封存灵器,勉勉强强只能塞个牙缝,你打发叫花子呢?!”

  人鱼王:“……”

  苏云韶也是觉得好笑,第一次看见备受族人尊敬的人鱼王吃瘪,想着人鱼王也是好意,她用元气绘制一张天雷符,试探着推送过去。

  “那这个就当见面礼吧。”

  宝库门厚着脸皮收下了,但没打算开门。

  “你不能觉得我门小就可以随便欺负,这么一张普通的天雷符顶什么用?起码也得是极品才够我开一条小门缝啊!”

  极品天雷符只够开条门缝,那想要它开门迎接岂不是得神器那种级别?

  妖精们不禁怀疑到底是这扇门的胃口太大,还是它真的是一扇历经世事眼界超广一般东西看不上眼的富贵门。

  两百多年前的世界确实是各种灵器遍地走,宝库门看不上小小的天雷符很正常。

  苏云韶抽出判官笔,真的画了张极品天雷符给它,“这样行吗?”

  宝库门早在看到判官笔的时候眼睛就直了,收下新鲜出炉的极品天雷符,还盯着她手里的判官笔。

  “你这笔不错,就是有点坏了,器灵也跑了,用起来不太顺手吧?你要是把它放在我这几天,我就好心帮你修修。”

  苏云韶:?

  她都是用功德修的判官笔,宝库门怎么修?

  二哥认不出那支笔是什么笔,只知道能让宝库门说好的,必定是真的好东西,还挺担心苏云韶错过这个机会。

  “这门确实吝啬了点,喜欢只进不出,但那也是因为宝库成精本身导致的性格问题,说话不太好听,不过它说有办法修就是真的能修。”

  阎王的声音在苏云韶耳边响起:“给它。”

  苏云韶摸不清这宝库门是什么来历,连上古神器都能修。

  阎王既然开口了,她也不对这件事表示怀疑,将判官笔递过去的同时说道,“这笔是我用千万功德修起来的,不能让你亏了,我这还有些功德,送你怎么样?”

  宝库门就是想着不能让那么好的宝贝沉寂下去,就算要出点血,能唤醒一个同类也是好的,没想到还能有送上门的功德。

  “好!”它抖起来了,它觉得不亏了,它觉得这一波自己血赚啊!

  苏云韶摸上宝库门的表面,将体内积攒下来的功德全部送了过去,没有半点藏私。

  “多谢,我是苏云韶,等你将笔修好了,我再送几张极品符箓给你作为报酬。”

  宝库门:!!!

  以往的妖精和人类都想从它肚子里抢东西,最好抢个精光,一根毛都不留下,它第一次见到给了又给这么上道的人类,都有点舍不得她走了。

  他人态度差,宝库门的态度比他们更差,他人态度好成这样,它就有点虚了:“我不能白拿你那么多东西,你进来吧,挑挑能用的。”

  至于对待人鱼王的态度差,那纯粹是因为整个王宫没几个族人会和人鱼王坐下来好好聊天,无聊了就跑来和它说话,叨叨得它都烦死了。

  它的脾气要是再好一点,真怕自己成为历史上唯一一件被逼逼死的玄门器具。

  “你能帮我把笔修好,就已经帮了我的大忙,我不能再占你的便宜了。”

  苏云韶最近的行程实在紧张,不好积攒功德修复判官笔,剩余的修复工程还有一成,让她来修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和功德,宝库门能接受这份工作是真的帮了她的大忙。

  她不要,宝库门还不乐意了,大门一动,颇有一些跳脚的意味。

  “让你进来就进来,废话那么多,还是不是女人了!”

  苏云韶:???

  我不是女人,难不成你是吗?

  不等她说什么,一阵吸力传来,她就被宝库门吞了进去,和那具白玉棺材一起。

  不过一会儿,里面的美人鱼身体被吐了出来,连带着藏在棺材里的养魂木也被收起,同时敖可心的灵魂被赶了出来。

  被迫搬家的敖可心:“……”

  宝库门要宝贝不要附属品还嫌弃地吐出来的“渣门”做法,也是把二哥和妖精们给逗笑了。

  “这扇门平时还挺小气的,让它开个门怎么都不愿意,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居然这么大方。”

  二哥眼角的余光瞥着阎王那边,暗暗猜测:宝库门不会是觉得有大佬在场不敢造次吧?

  想想前面宝库门还当着苏云韶和阎王的面要了一张极品天雷符,就觉得不敢造次这一点不怎么靠谱。

  他哪里知道,宝库门是觉得白拿别人那么多功德不好意思。

  功德对任何东西都是有好处的,它就是一扇没什么志气喜欢偏安一隅的门,除了保管东西没别的本事,也没法做什么来积攒功德。

  功德那么难得,又是苏云韶主动送给它的,和其他总想伸手问它要宝贝的一毛不拔妖艳贱货不一样,换言之:看苏云韶顺眼。

  而这时,已经进入宝库直面众多宝贝的苏云韶还真有些哭笑不得。

  明明刚进来不久,再回头就发觉那扇门已经不见了。

  从外面来看只是一间小小的宫殿,里面又大又高,一眼望不到尽头,不知道是外面的多少倍,明摆着是一个被术法折叠过的空间。

  空间折叠是早已流失上千年的手段,苏云韶没想过要去琢磨。

  做人挺好的,她暂时不想因为贸然涉及空间规则被天道劈成灰烬。

  进都进来了,不拿件宝贝,宝库门怕是不会放她出去,只好向前走,也不知道人鱼王说的吝啬是怎么回事。

  人鱼族传承了很多年,里面的宝贝多得放都放不过,到处都是金灿灿银灿灿。

  也不知道整理宝库的人是个什么想法,并不是按照宝贝的属性或者作用来分类的,而是按照颜色,所以苏云韶看过去就是一种颜色一堆。

  说是一堆,那些都是宝贝,没有真的像石头一样随便堆在一起,而是用架子一样一样地分开,宝贝和宝贝之间间隙没有太多,远远看去就是一堆的感觉。

  苏云韶其实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找什么宝贝,就一路随便看过去。

  途中看到新进来的白玉棺材和一堆白色的玉佩、千年人参、夜明珠等放在一块,而她的判官笔被丢进了一个白色的池子里,池子里的液体也是白色的,散发着浓郁的灵气,看起来比她先前得到的石髓更珍贵。

  总觉得给出那么一点功德和几张极品符箓,就让宝库门尽心尽力地帮忙修复判官笔,她还赚了不少,导致她更不想拿什么宝贝了。

  不然随便拿一样价值不怎么高的就出去吧?

  宝库门察觉到她是真的没有什么目标,自己还在外面守着门,声音传了回来:“你想要什么?”

  “我好像……没什么需要的。”

  宝库门:“……”

  对宝库来说,囤积宝贝是它一辈子永远不变的兴趣爱好,囤积的宝贝越多越好它就越开心,虽然总是讨厌那些一毛不拔的家伙来找它要宝贝,但那不正能说明它的眼光好宝贝多吗?

  当了人鱼王宫几百年的宝库门,它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苏云韶竟然没看上一件它的宝贝!

  这不就是在质疑它囤积宝贝的眼光和能力吗?!和男人被质疑不行一个等级的!

  宝库门当即就炸了:“我不信,你肯定有需要的!”

  苏云韶和它讲道理:“武器我有雷鸣剑,画符我有判官笔,幻阵有桃夭,空间和情报有百晓鼠,探查消息有鬼使……”

  她越说,宝库门的脸色就越难看,怎么听起来没有它的半点用武之地?!

  “空间吧!空间放在别人身上算怎么回事?你找个可以储存东西的储物空间,不管是便携性还是保密性都要更好!”

  苏云韶没有什么想要的,觉得可行,尽管储物空间的价值肯定不低,但她怀疑以宝库门的语气,自己要是敢随便拿一颗珍珠就走,它的心态就要彻底炸裂。

  “那就这个吧,在哪里呢?”

  宝库门牵引着她走过去,那是一个首饰盒,一经打开就露出里面各种各样的戒指和手镯。

  “里面全是储物戒指和储物手镯,你自己挑一个喜欢的吧。”

  不知出于什么理由,这边的东西都是装在盒子里的,从外表看不出来里面装的是什么,也不是按照颜色来分的。

  苏云韶怀疑是宝贝的等级不同,外面那些随便堆的可能等级不高,这才被更随意一点地处置了,也可能是保管要求不同。

  她打架的机会不多,并不是不会打架,还经常往危险的地方钻,手镯实在不方便,而且云霄云庭会变成蟒蛇纹手镯套在她手腕上,想来想去还是戒指更方便一些。

  “这里的储物空间都差不多大吗?”

  一般人或者妖需要储物器具,都是往空间大了的挑,宝库门想了想,找了几个比较大的。

  于是,苏云韶的面前就飘起了几只戒指和手镯,戒指上面镶嵌着或大或小的红蓝黄宝石玉石,个头还挺大,戴上去估计得遮住小半根手指,手镯就更不用说了。

  “有看起来朴素一点的吗?”

  宝库门倒吸一口气,它怀疑自己的品位被嫌弃了,“你不喜欢宝石玉石吗?”

  想到苏云韶根本没看手镯,它觉得自己可能真相了,天哪,这个世界还有不喜欢宝石和玉石的人类!

  宝库门怀疑是自己被关在禁制里太久,外面世界的审美观发生了极大的转变,它忽然有点想去外面看看。

  不过,以它的实力,也不确定苏云韶能不能驾驭得了。

  不对,这姑娘连判官笔都用起来了,怎么可能用不了它?!

  并不知道宝库门在打什么主意的苏云韶老实说道:“不太方便,我想要小一点,朴素一点的,最好不太会惹人注意的。”

  懂了,藏拙嘛!

  越是大宝贝,越懂得财不外露的道理,喜欢扮猪吃老虎地坑人。

  宝库门太懂了,它把那些外表花哨的戒指和手镯都放了回去,而后翻出了一枚泛着银质光泽的戒指,一只细细的没什么花纹的金色手镯,一只泛着黑色光泽的耳钉。

  “像是这样的?”

  苏云韶眼前一亮:“对,我就喜欢这种!”

  她的视线快速略过戒指和手镯,也没看那枚耳钉里的空间有多大,直接认下,“那就这个吧。”

  “……你确定?”宝库门的语气听起来有点惊疑不定,像是怀疑她怎么会选这个,“不换个更好更适合你的吗?”

  苏云韶以为自己挑中了个价值不高的,宝库门在担心她吃亏,笑道:“宝贝不就讲究个眼缘吗?空间小也没关系,我就喜欢这种低调的。”

  她就喜欢价值低的!反正也什么要带的,一个包裹大小都够了。

  这种金属光泽和家里的阴阳蛊有些相似,透着神秘感的同时又很低调,一般人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什么塑料或者金属,不太可能怀疑,更不容易影响打架。

  不管是戒指还是手镯,其实都容易影响手感,万一她急起来用拳头开揍还会反过来弄疼自己的手。

  宝库门沉默了,它是真的没想到苏云韶在三件宝贝中一眼就挑中了最好的一件,还喜欢到坚决不改。

  “这一件的品级有些高,你滴一滴精血上去,如果能够签下契约就可以带走。”

  苏云韶:“……”这个时候再退货是不是来不及了?

  她还真没想到朴素的外表会对应高的品级,滴血认主已经是几百年前的好东西才有的专利,可以绑定使用者,能够避免无谓的斗争。

  没有感觉到宝库门的恶意,苏云韶觉得或许许多许多年前的储物空间都是这么用的,也没多想,当即割破手指挤了一滴精血出来。

  老实说,她并不清楚具体的滴血认主需要什么步骤,反正走一步看一步,试试看。

  结果比她预料中的更简单,精血滴上去之后,她很快地感觉到和什么之间有了联系。

  那样东西感觉还挺近的,她仔细地感受了一下,的确是面前这一枚耳钉,但似乎又有些无处不在的感觉。

  很快,苏云韶发现了异常,她明明是被宝库门吸进宝库的,应该进入了密闭的折叠空间,结果这会儿重新回到了外面。

  苏云韶:???

  “怎么回事?”

  就在她签下契约的那一刻,人鱼王和妖精们眼前的宝库门骤然消失,而苏云韶就此出现,手里捏着一枚黑色的耳钉,似乎有些不在状况之内。

  “我给过你机会了。”明明还是宝库门的声音,却是从耳钉里面传出来的,“我给了你三选一的机会,又给了你犹豫放弃的机会,是你自己一眼看中我,说我符合你的眼缘,一定要把我带回家的。”

  苏云韶:“……”

  问题是你不是一扇宝库门吗?怎么还能变成耳钉了?骗人啊这是!

  耳钉理直气壮地说:“都是神器,谁还没有点拟态的能力?我本来就长这样,那扇门才是我拟态出来的。”

  苏云韶的手都哆嗦起来了。

  她只想拿一件价值低的宝贝就走,恰好能够同时满足人鱼王、人鱼公主、宝库门拿一件宝贝的心愿,怎么就把人鱼王宫的宝库整个连根拔起带走了呢?

  都滴血认主了,也不好再退货,苏云韶只能想别的办法。

  “……我们打个商量,你能把宝库里的宝贝都留下吗?”

  “那不行!”耳钉气得都飘起来,快冒出哭音了,“我都守着这些宝贝好几百年了,里面还有我的很多私藏呢,怎么能够留下?!刚签约你就要把我的宝贝拿去送人,不带你这样的啊!”

  妖精们连连点头,一个个的面上都表露出了不赞同。

  既然已经是苏云韶的个人宝库了,那就是他们的小伙伴,没有把自己的东西让出去的道理。

  就连太极阳鱼都觉得这样不好,用谴责的眼神看着苏云韶,仿佛在说:哪有你这样哄骗别人送多年收藏的?渣女!

  苏云韶:“……”

  为什么她越想避开,捅的篓子反而越大呢?

  还记得上一次她不想收雪团子,结果金长空带着雪团子连夜奔袭达成买一送一成就,连带着后面还带回来雪峰的鬼魂。

  ……总觉得这一回的篓子比那一次还要大啊,心里怪不安的。

  她在这愁,人鱼王已经快笑翻了。

  他本来还想着要用什么办法和苏云韶达成更稳定的交易,结果苏云韶把他们整个王宫的宝库都带走了,可不得把他们一起带走吗?

  干得好!

  阎王有所预感地瞥了一眼人鱼王,随后又觉得是苏云韶占了大便宜,也就不管了。

  耳钉能够感觉到苏云韶其实不是很想要它,连忙自己飘到苏云韶的耳朵边上,决定尽快把事实敲定下来,难得有一个能够驾驭它的人类出现,不赶紧贴上去这合理吗?!

  它是耳钉的样式,而苏云韶没有耳洞,“我能给你打个耳洞安家吗?”

  苏云韶:“……打吧。”

  话音刚落,那枚黑色的耳钉就穿过苏云韶的右耳,速度极快,当事人刚刚感觉到一点疼痛,那滴渗出来的鲜血就被耳钉吸收掉了。

  耳钉又自觉地拿出了不知什么药物涂抹在她耳朵上,冰冰凉凉的,不再疼痛,伤口似乎还有麻麻痒痒正在恢复的感觉,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从宝库里捞出来的宝贝。

  苏云韶木着脸去和人鱼王道歉:“实在抱歉,我本来只是想找个朴素点的储物空间,没想到就……真的很抱歉,我会想办法让它把你们的宝物还回来的。”

  道歉的事情更重要一些,她都没时间问耳钉究竟叫什么名字,也只能它它它地叫着了。

  耳钉哇哇大叫:“那不行!我给他们人鱼族看了几百年的宝物,防备了那么多宵小前来盗宝,功劳苦劳都有,要想我把那么多好东西全部吐出去,你还不如杀了我来得痛快!要宝贝没有,要命一条!”

  这态度非常光棍,听得苏云韶头都疼了。

  是她自己看上的储物空间,不,储物神器,还真没办法不帮忙收拾烂摊子。

  妖精们见苏云韶真的不太好办的样子,不敢在面上表示什么,一个个用眼神鼓励耳钉:干得好!

  尤其是同样拥有储物空间能力的百晓鼠,太明白耳钉的心情了。

  那种逼迫他们把宝贝交出去的感觉,就跟抢他们宝贝媳妇儿差不多,是男人就绝不妥协!

  苏云韶觉得人鱼王失去那么多宝贝肯定会生气,结果人鱼王是真的没有生气,还很好脾气地和苏云韶商量解决办法。

  “苏姑娘,你看事情都已经这个样子了,也没办法让它把吃进去的宝贝吐出来,木已成舟,不如想个双方都能满意的办法?”

  苏云韶:“您说。”

  因着是她这边理亏,说好只进去拿一件宝贝,结果把人鱼王宫几百年的收藏连带看门的一锅端走,她连原先没用的敬语都搬出来了。

  二哥觉得好笑,但是有大佬在旁边看着,苏云韶本人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没有真的笑出来。

  “我们人鱼族是必定要出世的,不如就和苏姑娘一起回去,还请姑娘日后照拂一二。”

  人鱼王没有说得太直接,透露出来的意思就相当于是希望苏云韶能够罩着他们一点。

  考虑到还不清楚如今的天道对妖精的态度如何,会不会继续赶尽杀绝,苏云韶多少能够明白人鱼王这么做的原因。

  “我会的。”

  确定要走,很多事情都得办起来。

  人鱼族这边需要统计此次离开的妖口数量,一开始人鱼王还担心会不会有族人不愿离开故乡接触新世界,他想好的理由都还没有说,族人们纷纷表示誓死效忠,绝不离开王。

  如此一来,整个人鱼族都需要迁徙出去。

  有太极阳鱼和小黑鱼的水域联通能力在,只要找到一个有水的地方,出去并不难,连路上的时间都能最大程度地节省下来。

  就在人鱼族各处忙着打包行李收拾的时候,苏云韶也在忙。

  她首先要引天雷劈毁敖可心的那具身体,不过在那之前,人鱼公主物尽其用,哭了好大一堆珍珠出来。

  “我也没有别的什么好感谢你的,我宫殿里的那些宝贝就都给你了,别的你可能看不上,那些避水珠你肯定有用的,至于这些珍珠……能占顾长泽的便宜就不要放过!”

  妖精和鬼使们纷纷竖起大拇指:公主深谙薅羊毛的精髓哇!

  耳钉早就看上敖可心的那些宝贝了。

  当事鬼一说话,百晓鼠带上耳钉就蹦蹦跳跳地去了敖可心的宫殿,将整座宫殿里的宝贝全部搜刮了个干净。

  因为百晓鼠的空间不够,装不下太多东西,耳钉还从自己的宝库里挑出一些好东西让百晓鼠吃下去,也不知道那是什么,百晓鼠吃完就发现自己的空间变大了,开开心心地继续囤。

  等苏云韶将天雷劈完尸体留下来的那么一小撮灰烬扬开,确保不会留下来给顾长泽利用一丢丢,让鬼魂状态的敖可心钻进雷击槐木手串里休养,再顺着耳钉那边的感应过去,一到那就惊呆了。

  她不知道这座宫殿原先是什么模样,想想敖可心是族里最受宠的公主,也知道她宫殿里的布置不会差,结果这里连一点装饰的鲛纱窗帘都被刮走了。

  知道那是鲛纱,还是因为那些东西正被百晓鼠吨吨吨地塞进了空间里。

  苏云韶嘴角抽搐:“你们俩是强盗过境吗?”居然一点都不给剩下。

  “没办法,只要一想到这些东西有可能会被顾长泽拿走,我的心就痛!”百晓鼠做作地捂着胸口,明明是贪图宝贝,还找出了一个分外正经的理由。

  偏偏云霄云霆桃夭金长空都觉得他说得对,一个个从苏云韶身上下来帮忙,最终连镶嵌在墙壁上的夜明珠也没放过,搞得整个宫殿最后坑坑洼洼的,格外惨不忍睹。

  苏云韶都不好意思让敖可心出来看自己过去的住所最后一眼,只想着如果日后人鱼族在外面找到房子,让百晓鼠把那些东西拿出来装饰一下。

  做完敖可心的委托,她还得为人鱼族的迁徙做准备,首先就是要告知高然首都会来这么一批妖精。

  没有先做也是要等人鱼王统计完,知道一共要出去多少妖,没想到最终的结果是全族都去,四百七十一,男多女少,大多是青壮劳动力,还有几只侍女和侍卫结合生下的人鱼崽崽。

  问起来,就是这些年在禁制之中没缺过灵气。

  整个世界的主流都从灵气变成元气了,没道理人鱼族还不缺灵气,苏云韶在王都里到处寻找,还真的被她找到了把元气转换成灵气的阵法。

  这玩意儿一看就是顾长泽布下的。

  禁制不禁水流和灵气的出入,那些阵法全布置在王都各处,只要王宫内部的人鱼修炼起来,灵气就会源源不断地流过去,加之他们对外界的消息来源被彻底切断,察觉不到什么异常。

  苏云韶有理由怀疑,顾长泽是把这群人鱼当成食物一样圈养起来,等到他需要的时候再用天雷打破禁制拎出来使用。

  外面的妖精已经被他抓得越来越少了,而他还需要用妖精来血祭黑龙,除了这里,应该没有哪个地方拥有这么大量的妖精。

  没有在到来的第一时间发现异常,是她的错。

  苏云韶吸取教训,决定下次不管去再陌生的地方都得多提高一些警惕,把控住全局。

  人鱼族还在收拾当中,她需要联络高然,先上去一趟岸边。

  耳钉被人鱼王借去使用,说是希望能把王宫藏书阁那些珍藏全部带走,他已经将所有书籍内容全部记下,给谁都没太大影响,不留下纯粹是不想留给顾长泽。

  一听这个名字,妖精和鬼使们全跑去帮忙了,力求搬空整个王宫。

  要不是确定顾长泽看不上这点养殖的海产和王宫的一砖一瓦,他们连地皮都想掀掉一层,看得久不出世的人鱼王目瞪口呆,佩服不已。

  苏云韶和百晓鼠被太极阳鱼送上来一趟,从百晓鼠那接过自己的手机,给高然打了个电话。

  “高部长,能帮个忙吗?”

  “你说。”

  “我想加急办点妖精的户籍证明,不用放在我名下。”

  “多少?”

  “四百七十一。”

  高然:???

  之前不是还一二三地来吗?怎么几天不见,你的buff就突飞猛进到承包一个鱼塘的程度了?

  “什么妖精啊?”

  苏云韶望天:“人鱼族。”

  高然:!!!

  好家伙,你是养了一片海域啊!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更好的阅读小说微信搜索名称:酷炫书坊(微信号kuxuansf)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