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第 278 章_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云读小说网 > 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 第278章 第 278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78章 第 278 章

  天才·八六中文网()

  如果爱儿不出生在长寿岛,投胎到别人家,会不会还是这样?大概率是不会的,但那只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妄想。

  人生重来一次的代价太大,爱儿付不起,何况哪怕她重来一次依然会出生在长寿岛,跳不出这个轮回。

  明白那是一个无法实现的愿望,爱儿凄淡地笑了笑。

  “他们杀人,我是帮凶,我还下药谋害亲人,罪无可恕,我会去自首的,你们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苏云韶:“顾长泽最近有来过吗?”

  因为爱儿看不到鬼魂,她换了个问法,“你最近有听到村长在家自言自语吗?”

  爱儿皱着眉头想了想,“大概是三四天前吧,村长让良志叔叔去岸边接一个人,后来良志叔叔回来后说没接到人,村长也没生气,再后来,我就听到她在屋里说话。”

  “你听到她说了什么吗?”

  “那边隔音不怎么好,但是好像有所顾忌,我只听到几个字,说是什么海神,沙漠,危险。”当然最主要的也是爱儿并不在乎村长自言自语什么,没仔细去听。

  只有这么几个关键字,完全连不起来,慧心三人听不懂在说什么,苏云韶也不确定,决定等会儿问问村长。

  如果沙漠说的是西部沙漠,上辈子的险地之一,那就很可能没法拖到国际玄门大比,让国际友人们一起帮忙了。

  “那天之后,家里有没有什么东西不见或者多出来吗?”

  她这一问,把爱儿给问愣了。

  两个人生活要用的东西非常多,除非是天天在眼前的东西忽然不见,或者多了一件很陌生很显眼的东西,不然她怎么会注意到呢?

  “没注意。”

  得知村里害人的手段是在饭菜里下药,曲芜华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真要有人躺在她睡的那个房间床上吃口香糖,垃圾桶就在旁边,怎么都不会把包装纸丢到床板和墙壁之间的缝隙里去。

  除非是谁刻意塞进去的!

  曲芜华上楼一趟,把那张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的包装纸捡出来,哒哒哒跑下楼,摊开抚平皱了的口香糖包装纸,交给苏云韶。

  “在我的房间发现的,我没看出不对。”

  慧心和方有德探过头来看,发现就是一张普普通通的口香糖包装纸,除了皱一点,没别的问题。

  曲芜华说明自己是从哪个位置找出来的,“要真没问题,就是我疑心重。”

  四个人再看几眼,从玄门的角度没发现有什么问题。

  苏云韶抱着试试的心态,勾出一张火符,调小威力,在包装纸上用火烤了烤,还真有字体显现出来:【这里吃人,快跑!】

  “你们这儿有幸存的游客离开吗?”

  爱儿:“如果游客只有来没有走,这里迟早会被怀疑到,如果是结伴而来关系比较好的那一种,人数较多,他们就不会动。”

  一如慧心所料,良志把主意打在他们三人身上,就是看中他们三个互不认识。

  曲芜华冷嗤:“欺软怕硬。”

  方有德:“那张纸是用柠檬汁写的字吗?我记得好像有个什么反应,烤了火就会显现用柠檬汁写的字。”

  “是有机物的碳化反应,没闻到柠檬味,可能是隐形墨水。”

  苏云韶加大火力,烧掉了这张包装纸,让灰烬随风散去。

  不管这张纸上的字是谁留下来的,都是一份可以救命的善意,只可惜真正需要的人没发现,没能拯救一条生命,而发现的他们已经不再需要。

  “好可惜呀。”曲芜华望着那再找寻不到的灰烬,感叹道,“如果是别人发现它,兴许还能挽救几条性命。”

  慧心念了声阿弥陀佛,“这种事不是亲眼看见,很多人不会相信的。”

  大多人看到那么一张口香糖的包装纸,只会当做废纸丢进垃圾桶,正如曲芜华先前所做一样,就算疑心重,谁知道用火烤?

  等他们做对前两步,亲眼看见上面的字,表露出一丝异样,长寿村的人都不可能放他们平安离开,所以那张纸的作用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大。

  爱儿忍不住插了一句:“在我的朋友失踪前,如果有人告诉我村里在吃人,我也是不信的。”

  扶摔倒老人反被讹,送人去医院垫付医药费被讹……社会上的种种事件和不良风气,已经令现在的人不容易向陌生人付诸信任,更不要说是这种一听就觉得离谱的事。

  这时,大喊大叫的村长终于平静下来了,善儿钻了出来,说明她在梦里看到的一切。

  许是顾长泽血祭亲人和村民的事,给村长带来的刺激最大,后面并没有展开其他幻阵内容,仍然沿着先前的剧情往下。

  顾家村是个大村,全村上下起码有一千多个人,顾长泽大开杀戒,杀了七八成,还逼着顾玲花当村长,每年都要往漩涡里扔祭品。

  那个时候顾玲花的丈夫,当时的顾家村村长还在,顾玲花和顾家村村民众族老都不同意。

  顾长泽如同拖着一条死狗般一路拖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当着顾家村所有人的面,把他丢进了海上的黑色漩涡,他父亲迅速被海水吞没。

  “啊啊啊啊——”顾玲花疯了似的拍打顾长泽,咬着儿子的手臂,尖叫道:“你疯了吗?那是你爹啊!杀害弟弟妹妹和父亲,你是真的不要命了吗?那个敖可心和她的儿子就这么重要吗?!”

  天际一道青雷落下,映衬着顾长泽的侧脸愈发青紫狰狞,宛若从深渊爬出来的魔鬼。

  魔鬼扭过头来,对所有围观的顾家村民说:“不听我的,现在就去死。”

  村民们怂了:“听你的听你的!”

  每年送两个人下去而已,想想办法先送别人下去就不会轮到自己,还能多活几年,但要是不同意,现在就会死,傻子都知道怎么选。

  所有村民都同意了,顾玲花不得不同意。

  她的丈夫儿子女儿是死了,可儿子女儿留下来的孩子们还活着,她要是再反抗顾长泽,全家都会死。

  此后经年,她无数次后悔当时做出的选择。

  顾玲花还沉浸在梦境的后悔和痛苦之中,捂着脸默默流泪:“要是当年大家都死了,就不会害那么多人,就不会死那么多人。”

  更不会吃那么多人,把自己变成了自己都不认识的魔鬼。

  完成自己的任务,善儿被恶心得不轻,不想再理会任何一个顾家村人,连忙钻进雷击槐木手串之中。

  敖可心用眼神询问苏云韶,得到同意后淡去身影,也进去了。

  爱儿转头找了找,没找到敖可心,有些好奇是怎么回事又不敢问。

  趁村长还在精神恍惚,苏云韶发问:“顾长泽最近一次来找你,对你说了什么?”

  村长:“他催我祭海神。”

  “还有呢?”

  “明年四月沙漠见,我说那地方又远又危险,我去不了,他没理我。”

  慧心三人:???

  顾长泽对有血缘关系的家人这样的态度,还会约他母亲明年四月在沙漠见面?总感觉怪怪的。

  苏云韶笃定道:“这话是对我说的,他知道我会追过来,给我下了挑战书。”

  可算是知道一直以来的违和感是怎么回事了。

  她就说,以顾长泽的能力,怎么会让人如此清晰地查到他去长寿岛的消息,敢情是故意引她过来收拾烂摊子。

  变成鬼魂以后,顾长泽就被自己设置的阻挡阴邪入血祭宫殿的阵法所挡,放在整个长寿岛上的布置毁于一旦,又不想平白放过那些人,只好引她来处理。

  被顾长泽当了回枪使,不太爽,好在端掉长寿岛的价值更高。

  至于会不会借着她的天雷放人鱼族出世,有没有针对人鱼族的阴谋,只能后续走一步看一步,让人鱼族小心警惕一些了。

  苏云韶继续问:“顾长泽有带走什么,或者给你留下什么吗?”

  村长:“他带走了嵌在我拐杖上的一颗珠子。”

  曲芜华连忙去看,爱儿观察着拐杖,“啊”了一声,“拐杖上面是一颗龙头,龙头的眼珠子不见了!”

  曲芜华检查着龙头处空空荡荡的眼珠子部位,许久后说:“好几天了,气息淡化很多,只能发现上面原来镶嵌的是一件灵器。”

  村长醒过神来,想起自己刚刚回答了什么,面色一黯,“我原来一直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他只说拐杖会保护我,让我不要离身。他拿走珠子以后,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看来我能活那么多年,靠的就是那颗珠子了。”

  曲芜华猛地扭头,都顾不上思考什么灵器会有延年益寿的作用:“你都知道吃人对长寿没有作用还吃?”

  “别人吃人没用,我不一样。”村长抹了把脸,拿过那根拐杖拄着身体,颓然地说,“我不吃人是真的会死。”

  真言符还在,所以这话是真的,起码是村长认为的真实。

  苏云韶指尖聚集着灵气,探入村长体内,发现了和蛊庄人有些相似的情况,他们是靠着体内的蛊吸收蔓延在整个蛊庄的瘴气和毒素,像是个过滤器,村长体内的蛊……

  “你的身体里有一条虫子。”

  村长并不惊讶,“他逼我吃下去的,告诉我必须吃人才能活着,我试过不吃,没几天就消瘦下去,浑身无力,那条虫子像是从内部在吃我,我每天都能听到虫子吃我内脏的声音,疼得满地打滚。”

  在苏云韶的探查中,这条虫子目前并没有吃内脏的迹象,内里确实混杂着不少气息。

  “放着不管可能会出事,我让小胖子过来吞了它。”

  慧心给高然打电话,让特殊部门来做收尾工作。

  高然还在办公室等苏云韶的回复,接到电话,拉了在旁等待的太极阳鱼当壮丁,直接一个漩涡定位到更近距离的村长家水缸,出来就是现场。

  他们速度太快,苏云韶转发太极阳鱼的图,附言内容刚刚发出去:【帮我送个快递,快递内容是我家的小石子。】

  太极阳鱼:“……”你当我是一分钟必达的快递师傅吗?

  想想量再少都是愿力,鱼在屋檐下,总得低头,捏着鼻子去给户主办事了。

  为了方便他的来回,苏家一楼浴室的浴缸里一直放着半缸清水,他一到立马喊:“苏云韶要小石子,那是什么东西?”

  “哒哒哒”,殷子真捧着一颗圆鼓鼓的黑曜石从楼上赶过来,“大人又遇到蛊啦?”

  苏妈圆圆糯米全部跑了过来,“又遇到什么事了?”

  “我也不知道,我刚到那就被她要求送快递了。”太极阳鱼在浴缸里游了一圈,甩尾间看到自己的尾巴,总觉得最近被苏云韶指使来指使去的,给劳累瘦了。

  “我是不是瘦了?”

  刚认识他的苏妈圆圆糯米:“……”

  看着他一条可以烧一盆红烧鱼的身材,面不改色地点头:“瘦了,你得多吃点。”

  太极阳鱼摇头叹息,“害,我就是劳碌命,行叭,走啦。”

  他刚召唤出漩涡,殷子真就把阴阳蛊往水里一丢,丢完了才想起来,“……小石子会水吗?”

  苏妈圆圆糯米:“……”应该会吧?

  太极阳鱼刚回来,苏云韶就把阴阳蛊从水里捞出来,“小石子你没事吧?”

  阴阳蛊“哇”的一下吐出一口水来,软趴趴地躺在苏云韶的手心,一副溺水虫刚被救上岸的模样,看得苏云韶不免心虚。

  “来,小石子,吃饭了。”

  苏云韶先给村长来了张定身符,再把阴阳蛊放在村长身上,“你看看那虫子你能吃吗?不能吃就叼出来,我给烧掉。”

  阴阳蛊低头在村长脖子上闻了闻,伸出尾巴比了个心,而后毫不留情地咬下一口,十几秒以后,从伤口处叼出一条比它的身体还要大上三倍的虫子。

  那虫子浑身漆黑,头部由无数张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人脸组成,身体如蜈蚣一般有十几条足,比起虫腿更像是小小的人手,手心里也长着嘴。

  慧心几人刚刚看清那虫子的模样,浑身鸡皮疙瘩还没来得及起来,那虫子就被阴阳蛊嗷呜一口吞下,也不知道以它小小的个头,都吞到哪里去了。

  吞下那么大一条虫,阴阳蛊挺着凸起的肚子,打了个饱隔,拖着几个月的孕肚艰难地爬回来,瘫软在苏云韶的掌心。

  苏云韶撕掉村长身上的定身符,摸摸阴阳蛊的脑袋,把它放进口袋,“辛苦,好好休息。”

  再一抬头,就见村长一寸寸地衰老下来,头发大把大把地掉,身形越发佝偻,脸上和手上的老人斑一夕之间冒出一大片,整个人都瘦了下来,身上行将就木的老人味道浓得爱儿都能闻到。

  这番变化足以证明村长的说法没错,她的长寿正是由那不知名的虫子带来的。

  村长本人发现以后反而笑了,笑着笑着又哭了,“我终于变成人了!”

  她想和人说话,发现自己的眼睛彻底看不见了,只能朝着正面的方向说,“爱儿下在我饭菜里的那些药起不了作用,你们别因为这个抓她。”

  爱儿:!!!

  “你知道?!”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村长转头看向爱儿声音传来的方向,“我活了太久,那些饭菜的味道我太熟悉,里面加了料一吃就吃出来了,只是我死不了,也就随你了,让你高兴一点。”

  一时间,爱儿震惊到失去言语的能力,反应过来以后气到浑身颤抖。

  “你这算什么愧疚吗?补偿吗?我一点都不觉得感动!”

  村长那双再无法倒映任何景象的眼睛没有焦距,看不到世间的任何颜色,也反映不出任何的情绪。

  她也不知道算什么,大概是活了那么久,难得有个小辈是真心想要照顾她孝顺她,可她偏偏打碎了孩子单纯的世界,就想顺着那个孩子,让孩子能够开心一点吧?

  苏云韶不敢苟同:“你要是顺着她的意思死了,她就成了杀人犯,你要是没死,她日日夜夜都要被毒害亲人的心理折磨愧疚,第二天继续下药,你确定是想让她高兴吗?”

  方有德:“你要真想让她高兴,给自己一刀不是来得更快吗?”

  村长沉默了。

  高然已经联系了几个同事,收到他们的定位,一个个地告诉太极阳鱼,让太极阳鱼帮忙带过来。

  太极阳鱼嘟囔了一句“你当我是一分钟必达出租车司机吗?”,骂骂咧咧地顺着定位过去找人,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将那些早早等候在水边的同事全部传送过来。

  等那些同事接手工作,带走爱儿和村长,苏云韶几个聚集起来商量今后的安排。

  曲芜华:“要等到明年四月再去吗?”

  方有德:“四个多月的时间太长,足够顾长泽准备万全,我们就应该趁他病要他命!”

  慧心:“如果他就是这种想法,在那设陷阱等我们去呢?”

  高然:“如果他早猜到我们会有这种想法,反其道而行之呢?”

  “这么想下去会没完没了的。”苏云韶摆摆手,“先想办法派人去西部沙漠看看吧。”

  慧心几人齐声问道:“为什么是西部沙漠?”

  苏云韶个人觉得那里的可能性最大,但确实不能杜绝藏身其他沙漠的可能。

  顾长泽把地点说得那么含糊,兴许就是为了让他们东奔西跑,为自己争取休养生息的时间。

  “那就都找找。”

  苏云韶想起刚刚给太极阳鱼发要求时,看到了高然许久之前发来的信息:“高部长,你说的锦鲤菱角是什么意思?”

  正好慧心也在这,高然就直接说了:“人鱼族全部登记在了云韶的户口下,太极阳鱼顺势找上我,登记了自己和妹妹,还带来了一条锦鲤,锦鲤又带来了菱角。”

  苏云韶等人:“……”按这趋势,总觉得菱角也可能带来点什么。

  高然问慧心:“据说那锦鲤和菱角都住在远山寺,真的吗?”

  “是她们啊。”慧心恍然,“那条锦鲤最早是不知哪年的香客放生在远山寺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变成了妖,菱角也是,她们俩不伤人,就是住在那。”

  远山寺擅长的是推演推算,虽然不走功德一脉,但事事与人为善,很少结下杀业,也就不会去杀那么两只小妖精。

  其他地方的妖精日子过得艰难,锦鲤和菱角在远山寺倒是过得不错,胖乎乎的锦鲤已经成了游客们的网红打卡点,在网上有不少人气。

  有慧心背书,苏云韶立马同意了。

  “只是登记在我名下,以后有个正经身份而已,可以。”

  整个人鱼族那么多族人都登记上去了,也不差一只美味的菱角。

  “行,回去我就让太极阳鱼把那只菱角带过来登记。”高然记下这件事,“你们呢?立马就要转道去沙漠了吗?”

  曲芜华:“我们几个不论是修为还是经验都差顾长泽许多,贸贸然前往他的地盘,和他单打独斗很可能落到下风。”

  方有德:“就算他现在是鬼魂,我又是驭鬼一脉的传人,还是没有几成把握。”

  慧心:“顾长泽也有可能只是放一个烟雾弹,让我们把目光转向沙漠,方便他掩藏在其他地方,只往沙漠找,很可能正中下怀。”

  有这么多顾虑,就必须让整个玄门动起来,人多力量大,展开地毯式搜索就不信找不到他。

  可惜玄门先前已经因为处理顾长泽的那些布置伤了元气,哪怕以苏云韶替天行道者的身份号召,那些人也可能阳奉阴违。

  没找到顾长泽就算了,要是过去送菜送装备,不就坑爹了吗?

  不确定要怎么做,慧心三人收拾行李离开。

  这个世界不是只有顾长泽一颗毒瘤,没找到线索,他们不能在上面一直浪费时间,也得处理其他事件。

  太极阳鱼一次次地送人离开,最后才是苏云韶,等金长空和百晓鼠在空中找到葛月带回来,她就回了家。

  才离开家两天时间,只是因为发生的事情太多,总觉得像是离开了很久。

  苏云韶回房搂着圆圆睡觉,醒来发现整张床上都是毛茸茸,肚子上趴着小雪豹,怀里搂着大熊猫,枕头旁边团着小白狐,床头蹲着大金雕,床尾趴着小仓鼠。

  云霄云霆和桃夭挤在单人沙发上睡觉,森森睡在飘窗上,也不知道是没抢过这群毛茸茸还是怎么的。

  苏云韶难得赖床,抱起小雪豹盖在脸上,吸了会儿软绵绵又香喷喷的肚子,顿时感觉在长寿村听到见到的那些恶心事都离自己而去。

  人性确实复杂,还是妖精更单纯一些。

  他们爱憎分明,行为准则没有那么多考量,凭心做事,偶尔会任性闯祸……银霜白霜姐妹俩那样的事还是比较少的。

  “嗷……”被吸肚子的雪团子醒了过来,发现是自己最喜欢的人类,兴奋地用软乎乎的爪子在苏云韶脸上踩奶。

  被面部按摩的苏云韶:“……”

  无法承受这种甜蜜的折磨,赶紧把雪团子转移到了肚子上。

  只要是在她身上,雪团子并不介意在哪踩奶,小小的一团翻来滚去,玩得不亦乐乎,看得醒过来的圆圆直冒酸气。

  “自从团子来到我们家,就一直是我带着他,喂奶、哄睡、洗澡,为什么他最亲的还是你?”圆圆不开心了。

  苏云韶把圆圆搂到怀里揉了几下,“可能因为你自己也是只幼崽,他把你当姐姐了吧?”

  圆圆:“那团子是把你当成妈妈了吗?”

  苏云韶沉默两秒:“……这话你别当着雪峰的面说。”

  圆圆乖巧点头,“好。”

  苏云韶把安静趴在枕边的糯米抱了过来,用元气帮他梳理身体,家里的妖精崽崽一个都没落下,百晓鼠完美混入其中。

  门口传来汽车的引擎声,家人们回来了。

  系统每天回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扫描家里,确认家里有几个人,主要还是确认苏云韶在不在,家里安不安全。

  今天一扫描,就发现苏云韶在家里撸毛。

  系统惊喜:【宿主,姐姐回来了!】

  车刚停下,苏依依就小跑回家,“姐,你回来啦!”

  苏云韶应了一声,她从床上下来,刚打开门,苏依依就已经在门外了。

  “进来吧。”

  苏依依看到那一床的毛茸茸,捂住通红的脸颊:“这就是人生巅峰吗?”

  说归说,她也跳上了床,左搂大熊猫,右搂小雪豹,还要用脑袋蹭一蹭小白狐,感觉整个房间都是幸福的泡泡。

  系统:【宿主,你别忘记正事呀!】

  “啊!”苏依依一拍脑门,可算想起来了,“对了,姐,期中成绩出来了,你是班级第二,年级第十,正好把两个任务的积分都拿下来了。”

  苏云韶并不在乎成绩,随便点了点头:“还差多少积分?”

  系统:【c级1500,b级3000,a级6000,s级20000,c级和b级都能直接兑换,a级还差1800。】

  苏依依原话照搬,“姐,你最近要是不去做什么危险的任务,我们就再等等?我总觉得这个东西等级越高效果越好。”

  当初要不是担心苏旭阳的小命被熬夜打游戏给熬没了,她也不至于仅兑换了一个b级修复液。

  苏云韶有那么多符箓阵盘,现在还有一整个人鱼族的宝库在,真要有什么生命危险,阎王和玄墨都不会袖手旁观。

  想得再极端一点,就算她死了也能做个鬼修,所以这来历不明的修复液是真的不着急兑换。

  “你想怎么做都行。”苏云韶就当是宠妹妹了,“还有隐藏任务要我做吗?”

  苏依依摇头:“成绩出来以后,那两个隐藏任务就完成了,目前还没有触发。姐姐是又有什么事情要忙,顾不上学习了吗?”

  苏云韶本是想摇头的,想着系统就在身边,还不确定隐藏任务是怎么触发的,干脆点了下头:“确实会比较忙,期末考试不一定会来参加。”

  本来没什么事情要忙,她也能给自己找点事,争取在那段时间变得忙碌一点。

  系统:【!!!】

  大好的清北苗子,居然又要跑去搞玄学了!

  系统:【叮,隐藏任务已开启:苏云韶期末年级前五,奖励积分5000。】

  苏依依震惊后仰,姐姐已经知情,她也就直接问出了口:“统,什么情况啊?为什么姐姐期末考到前五就能有5000的积分,我连300都没有?这个积分再加一点就能兑换a级修复液了,你确定没有绑定错人吗?”

  苏云韶:“……”脑残粉的威力这么大吗?

  系统:【学霸系统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可以献身科学的好苗子,自己检测发布的任务,积分多那不是因为所有任务都翻倍了吗?】

  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可苏依依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姐,我总觉得这个学霸系统怪怪的,不然我们暂时不做任务了吧?”

  系统气炸:【污蔑!你这是污蔑!】

  系统:【将每一个学渣拐,不是,引到正确的学霸道路上来,不就是学霸系统的本职工作吗?宿主,你可以污蔑我的统格,但不能污蔑我的工作!】

  槽点多到苏依依都不想吐了。

  苏云韶倒是觉得挺好的,她花点时间再学学考到期末年级前五就有5000,可比苏依依辛辛苦苦做题刷日常轻松多了。

  “任务都来了就做吧。”

  系统:【?】

  总觉得哪里不太对的样子。

  成功薅了一把主系统羊毛的苏云韶微微一笑。

  “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苏依依:“胡教授的项目到了研究的瓶颈期,和带的学生一起忙得家都没时间回了,我不能拿这点课业去烦他,反正有标准答案可以校对,回来做也是一样的嘛。”

  物理研究上的事,苏云韶帮不上忙,顶多提供点凝神静气帮助他们集中注意力的符箓,那样的科研场所应该大概不好放这种东西,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晚上,家人妖精鬼使们饭后齐聚客厅,听阮玫讲此次出门的故事。

  苏妈和苏依依更感性一点,痛斥顾家人忘恩负义的行为,难过于敖可心母子的遭遇,可怜人鱼一族被囚禁了两百多年,又为爱儿一家的遭遇而叹息,母女俩泪眼汪汪。

  哭着哭着,就听到房间里多出了两道陌生的哭声。

  苏云韶叹了口气,去厨房拿了家里最大号的汤碗,进入一楼浴室以后发现浴缸里有三条鱼和一只金灿灿的菱角,一只汤碗根本装不下。

  哭声就是从胖锦鲤和胖菱角身上传来的。

  再一看,好家伙,那条胖乎乎的锦鲤居然自带大鱼缸!

  鱼缸沉在浴缸里,里面还装饰了石子、草、塑料花,搞得像模像样的。

  苏爸苏妈苏旭阳苏依依都赶了过来,苏妈惊呼道:“好胖的鱼!”

  胖锦鲤努力探出鱼脑袋,“漂亮姐姐,我带着新买的家来投奔你啦!”

  胖菱角挤压着身子,浴缸里当即出现一堆这个季节不会有的新鲜生菱角,糯叽叽地说:“谢谢漂亮姐姐收留,这是我的见面礼,请收下。”

  苏云韶:“……”她说过什么来着?

  只是登记一下有个正经身份就可以,没说过要收留他们吧?她家的妖精已经够多了!

  她还没有答应,自动带入漂亮姐姐身份的苏妈,已经笑着指挥苏爸和苏旭阳把鱼缸扛出来,“小心点。”

  苏依依和妖精鬼使们忙着捞满浴缸的菱角,十分怀疑那只菱角妖精是不是把那一片水域的菱角都给收来了。

  这个大鱼缸大概有半米长,家里不养鱼,没有放鱼缸的地方,只好临时放在餐桌上。

  太极阳鱼和锦鲤都很胖,两条鱼一放进去,加上鱼缸里的布置,就显得这个其实挺大的鱼缸不怎么大了。

  只有金鱼大的小黑鱼可怜巴巴地缩在角落,忽然召唤出漩涡,一溜烟闪鱼。

  “害,女大不中留啊。”太极阳鱼摇头晃脑,显然很清楚小黑鱼去了哪里,暂时不打算过去找妹妹。

  苏云韶好奇地点了点鱼缸壁:“你怎么想的,还搞了个鱼缸?”

  说到这个,太极阳鱼就觉得自己非常机智,骄傲地扬起鱼鳍。

  “你们家不养鱼,我们要是不自带鱼缸,就只能天天住在浴缸里,那多无趣啊。”

  苏云韶不懂他们的无趣点在哪:“再怎么看,浴缸也比鱼缸大吧?”

  太极阳鱼:“可是鱼缸可以三百六十度地看到整个客厅啊,我们要是住在浴缸里,不是只能看到一个小小的浴室吗?”

  第一次住这种鱼缸的胖锦鲤提出灵魂质问:“那我们在鱼缸里吃喝拉撒,不都被他们看到了吗?我不要当没有隐私的鱼!”

  金菱角在他们头顶上飘来飘去,不参与无聊的话题。

  太极阳鱼一尾巴把胖锦鲤抽到鱼缸边上,“会不会说话?你个姑娘家家的,就不能有点姑娘的羞涩吗?”

  胖锦鲤委屈地贴在边边上:“你又打我。”

  又?

  苏云韶捕捉到关键字眼,单手伸进鱼缸当中,控制着力道弹了太极阳鱼的脑袋一下,“你是幼稚园还没毕业的小学鸡吗?喜欢她就欺负她。”

  太极阳鱼吓得整条鱼贴在鱼缸边上:“我还是条宝宝鱼,你注意点和宝宝说话的尺度!”

  苏云韶:“……”

  她不想和一条鱼讨论尺度不尺度的问题,转身回去,抱起糯米,把他的一只爪爪伸到鱼缸的水里。

  被水沾湿爪子的糯米:???

  苏云韶:“糯米,夜宵想吃水煮鱼、麻辣鱼、剁椒鱼头、酸菜鱼吗?想吃就抓……”

  太极阳鱼:!!!

  “我改!”吼得撕心裂肺。

  胖锦鲤:?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更好的阅读小说微信搜索名称:酷炫书坊(微信号kuxuansf)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