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第 290 章_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云读小说网 > 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 第290章 第 290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90章 第 290 章

  天才·八六中文网()

  离广场不少距离之外的某座宫殿里。

  五具石棺众星拱月着中间的那一具石棺里,安安分分躺着的千年血尸忽然坐起身来,直接将上面的石棺盖“砰”的一声顶飞,在空中转了一圈,掉在地上砸成三块。

  千年血尸迷茫地转着身子,一会儿看看左边,一会儿看看右边,终于想起什么,从怀里掏出一颗鸡蛋大的血红石头。

  石头在黑暗的宫殿里散发着血红的光芒,一闪一闪的,似乎是在暗示指引着什么。

  会是你吗?

  千年血尸捏紧石头,从石棺里跳了出去,用两根手指小心翼翼地打开宫殿的门,而后快速奔袭。

  宫殿外等待的僵尸们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不见千年血尸的踪影,僵尸们迷茫地转来转去,没敢踏进敞开的宫殿大门一步。

  这一具千年血尸拥有超强的速度和力量,奔跑间发出呼呼的风声,她非常熟悉这里,走着和苏云韶先前不同却更近的路线,短短几分钟就到了广场。

  “哒哒哒”,脚步声越来越近。

  “呼——”广场上的人妖鬼呼吸和心跳渐渐加速,紧紧地盯着广场入口的方向。

  金长空和云霄云霆都是用飞的,所以来者必定不是他们三个,会是谁呢?顾长泽不会还留了什么后手吧?

  苏云韶完全顾不上被诅咒影响仍在流血的手臂,一手/雷鸣剑,一手判官笔,极品天雷符在手,随时准备丢出去。

  与此同时,她的神识也展了开去,想先一步看清赶来的究竟是谁。

  看清的那一刻,她快速地收回神识。

  雷鸣剑和判官笔仍然在手,但没有先前那么警惕了,不担心慧心和妖精他们会出事。

  三秒之后,广场入口显现出了来者的身影,正是在主殿见过一次的云帝侍女。

  千年血尸的奔跑速度没有减慢,冲着苏云韶飞奔而来,停在三米之外,不带半点杀意与恶意。

  慧心四人和妖精鬼使们警惕千年血尸的随时发难,然而她并没有做什么,摊开了松松握着的手心,露出一颗散发着血红光芒的鸡蛋大石头。

  石头像小灯泡似的亮着光,一闪一闪的,千年血尸捧着石头一步步地走向苏云韶。

  越是靠近,石头的光越亮,等到了苏云韶的面前,石头彻底变成了血红色。

  “呜呜呜……”千年血尸捂着脸崩溃大哭,喉咙间发出来疑似欢欣疑似痛苦的嘶哑吼声,令众人妖鬼摸不着头脑。

  “你怎么过来了?”苏云韶问,“这石头做什么用的?”

  千年血尸边哭边说:公主,我终于等到你了!

  苏云韶:???

  “你在说什么?”

  尸体无法流泪,千年血尸只能干嚎着哭,她像是生前还活着一般擦着眼睛和脸,说道:公主,你还没有恢复记忆吗?

  苏云韶:“……你确定没有认错吗?”

  千年血尸摇头,把那块血红的石头递给苏云韶,她一接过,那颗石头自发地吸取苏云韶流出来的血液,红着红着变成了金红色。

  慧心几人和妖精鬼使们还在担心苏云韶的血要是继续流下去会失血过多,有生命危险,不一会儿那血就不流了。

  那颗石头好像是在吸血的同时,把苏云韶身上的诅咒一起吸了过去,充当了一回治疗。

  百晓鼠反应极快地撒药粉绑绷带,赶紧把伤口包扎起来,而苏云韶集中注意力在听千年血尸的话。

  她说:公主,早在一千多年之前,您就已经预料到了今天。奴一直守着您当年交给奴的宝物,只为等待一千多年后的今天再与您相遇。

  苏云韶反手指了指背后的宫殿,宫殿大门敞开,露出类似各国皇帝和文武百官上朝用的议政厅,里面除了一把龙椅,什么都没有。

  “不是里面吗?”

  千年血尸:您当年说过,越是重要的东西,越不能放在显眼的位置,请跟奴来,奴带您去取。

  苏云韶握着手心里金红色的石头,知道自己的鲜血为什么会消失了。

  “是它指引你找到我的?”

  千年血尸:是的。

  她转身回去,在前面带路,顾及着苏云韶他们几个的速度,走得比较慢。

  牛角男鬼和梅花鹿女鬼原地踏步,鸡贼地跺出了走路的脚步声,但是并没有跟上去,他们俩想找机会溜走。

  “你先等等。”苏云韶叫住千年血尸。

  千年血尸不明所以,她还记得在云帝身边当侍女的日子,没有多问,双手交握叠放在腰腹部位,微微弯腰点头:是。

  苏云韶摸出手机,想给阎王打电话,忽然发现没有信号。

  对了!顾长泽叫破自己有合作者的瞬间,广场上的水镜就碎了,还展开了一个阵法。

  她没发现不对就没有理会,没想到那个阵法是屏蔽信号用的。

  “身上的摄像头和麦克风先解……”话说一半,苏云韶犹豫着问慧心四人,“要不你们先出去?”

  慧心四人其实挺想跟下去,看看究竟会发生什么,但是他们听不懂僵尸的话,真过去了也只能等苏云韶一字一句地翻译。

  与其那样,还不如等事情结束后,听苏云韶说到底怎么回事。

  当然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们回想起了安倍翔太所说的龙。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传说中的龙存在,那必定和苏云韶有关,他们不方便知道太多。

  “好。”四人应下就走了出去。

  苏云韶摘下身上的摄像头和麦克风丢进戒指里,让葛月和萼儿压着牛角男鬼和梅花鹿女鬼,刚出广场的范围,手机的信号立马来了。

  苏云韶发消息给阎王:【速来。】

  安倍翔太都和顾长泽合作了,也知道她手里拿的是判官笔,阎王再躲躲藏藏地避嫌就没意义了。

  消息刚刚发过去,鬼门就开了。

  一见到鬼门,牛角男鬼和梅花鹿女鬼就开始哆嗦,等看到从鬼门里出来的阎王,两鬼立马跪下了。

  阎王瞟了他们一眼,不用问就知道苏云韶叫自己来做什么,挥挥袖子就把两鬼丢进鬼门。

  他是从阎王殿过来的,这么一丢,两鬼就直接到了黑白无常的面前。

  “暂时保管。”

  丢下那句话,阎王收起鬼门,小心地捧起苏云韶的手臂,眼里止不住的心疼。

  “一会儿没看住你就受伤了。”

  “没事,一点小伤。”苏云韶把那块金红色的石头给他看,“不受伤还引不出这个呢。”

  阎王瞥了一眼:“血缘石。”

  手脚极轻地解开绷带,扫去表面的药粉,仔细地查看伤口。

  玄墨:“……”每一届的阎王都是往工作狂的方向找的,它就没见过这种恋爱脑的阎王,简直无语!

  “普通的血缘石能够起到验证血亲的作用,相当于是高级版的滴血认亲,绝对不会出错的那种。这一颗是顶级的血缘石,里面应该存了云帝当年留下的血液,又遇到了你的血,这才产生了反应。”

  苏云韶第一次听说还有这样的石头,玄门界确实有不少千奇百怪的东西。

  “就是玄门版的亲子鉴定了。”

  阎王往伤口处输入不少元气,再重新缠好绷带,随口道:“不用想,不可能普及的。这种东西在千年以前也很少见,我都只有一块普通的血缘石。”

  玄墨:“我这倒是有两块,主要是这能力比较鸡肋,当初就没有囤。你手里的这块高级了些,能够查找转世之人,这么看来,你就是当年的云帝转世了。”

  一旁静静等待许久的千年血尸默默点头。

  苏云韶:“麻烦你继续带路。”

  千年血尸微微弯腰点头,如古代侍女一般,小步地在前面带路。

  走着走着,就发现这条路很熟悉。

  他们重新回到了这座刻画云帝生平壁画的宫殿。

  千年血尸吼了一声,僵尸们纷纷离去,她清了场,站在主殿大门边,朝里面做了个请的姿势。

  苏云韶迈步进去,没发现这里和她离开时有什么不同。

  ……顶多是石棺的棺材盖坏了?

  千年血尸推开了那具敞开的石棺,“咔哒”,一个木盒子从平坦的地砖里升了上来。

  她捧着那个木盒子,恭敬地递给苏云韶:公主,把血缘石放上去,打开它,您就能想起一切。

  那是一个雕刻着大熊猫、狐狸、鲤鱼等许多物种,拼凑出奇怪又和谐花纹的木盒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才能保持千年不腐。

  木盒子的顶端有一个圆形的凹陷痕迹,看大小和苏云韶手中的那颗石头差不多。

  她想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按照千年血尸所说,把血缘石放了上去。

  “哒”的一声,血缘石沉了下去,被木盒子完全吞没。

  下一秒,木盒子散发出了耀眼的红光,逼得苏云韶不得不闭眼。

  红光很快收敛起来,木盒子主动打开,露出一颗拳头大的透明水晶球。

  千年血尸:公主,请。

  苏云韶过去没见过这种水晶球,也不知道该怎么使用,但她就是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触碰了一下。

  那一瞬,无数的画面和声音涌入脑海,神识像是遭到异物入侵,尽力地排斥。

  苏云韶感觉自己的脑子里像是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小人用力地挤进来,另一个小人使劲地把前一个推出去,她们俩打得起劲,受难的却是她。

  她的脑子都快炸掉了,疼得嘴边不由泄出一声痛苦的闷哼。

  阎王心中一抽,差点出手毁了水晶球。

  要不是他已经猜到水晶球里有什么东西,对苏云韶不会有不好的影响,真的差一点点就条件反射出手砸碎它。

  “忍忍。”阎王揽着苏云韶的肩,让她整个人靠在自己的怀里,可以有个支撑和依靠。

  “别抵抗它,放松点,接受它。”

  就算知道该怎么做,要想完全做到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功的。

  苏云韶还是尝试了几次,这才压制住神识的抵抗,接受了那些涌入进来的海量记忆,并且开始阅读。

  她看到了云帝的一生。

  和壁画上所绘制的相差无几,只不过更为详细一些。

  云帝生而知之,从小就显露出了与成人不同的地方,深受父母和兄长的喜爱。

  在喜欢疼爱她的同时,也有着隐隐的忌惮,他们担心她会对云国不利,又不忍放着这么好的苗子不培养,终究还是血缘亲情占了上风。

  父亲教她君臣之道,希望她将来不管为君还是为臣,都能为云国做出一番贡献。

  母亲教她女子在世的艰难,希望她不要辜负自己天生的能力,为这世上的女子搏一分生机。

  兄长们教她吃喝玩乐,带她离开王宫,亲近平民,看看外面的子民是怎么生活的。

  云帝深受父母兄长的宠爱,却不是在象牙塔长大的姑娘,她知道云国的子民平日里连一颗鸡蛋都舍不得吃,知道云国的王宫和贵族都不敢奢靡浪费。

  群雄割据,四处作战,物资紧张,王族贵族以外的人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那个时候的云帝还是一个普通的姑娘,爱吃爱玩爱闹,直到战争又起,兄长们一个接一个地前往战场。

  他们离开前,都来和妹妹告别。

  大哥说:“小妹,等战争结束了,大哥带你去骑马,那个时候大哥准备送给你的小马驹应该能驮得动你了。”

  二哥说:“小妹,等二哥回来教你写字,二哥的书法可是兄弟几人中最好的,偷偷和你说,父王都比不上二哥哈哈。”

  三哥说:“小妹,三哥武比不上大哥,文比不上二哥,可是他们俩在吃喝玩乐方面都比不上我,等三哥回来,带你去王城之外,我们去草原上跑马,去树林间打猎,带你玩遍这世间最好玩的一切!”

  云帝有四个哥哥,她对四哥没什么印象,因为那个哥哥在她还在襁褓之中的时候就过世了。

  她每天给小马驹喂食、刷毛,和小马驹培养感情,写着二哥规定每天要练的毛笔字,和御膳房的厨师们商讨怎样的吃食最好。

  她在王宫里等着三个哥哥凯旋,然而三个哥哥没有做到自己的承诺,一个都没活着回来。

  年幼的云帝在自己的宫殿里坐了一晚,自此彻底蜕变。

  她想起了自己的使命。

  她并不是普通的人,而是天道下凡。

  苏云韶:!!!

  等等,天道下凡是什么鬼?

  她顺着那部分记忆翻阅过去,看到了真相。

  原来早在千年以前,天道就预知后世必然崩溃的结局。

  自此,天道有了两个选择。

  一是改变自身,用新的方式治理新的世界。

  二是改变世界,令世界符合自己的治理方式。

  选择前者,就需要分出一半的力量,下凡体验人世间的种种,历经人、妖、鬼、怪等诸多生灵的一生,从经历和轮回中寻找。

  粗浅地算上一算,没有个千年时间做不到。

  这个,应该就是顾长泽说的那种时间太长做不到的办法。

  选择后者,就要开启灭世。

  当时正是妖精和神灵兴盛的时代,修为越高,寿命越多,他们对灵力的需求越强,还日渐兴盛,没有陨落,世界已经禁不起他们如此强度的频繁索求。

  再这么下去,世界会崩溃得更快。

  实力最为高强的几位神灵已经探知世界即将崩溃的秘密,他们想为其他的生灵寻找出路,纷纷离开。

  这样的秘密一旦说出口就会引发动乱,那几位实力高强的神灵离开得悄无声息,然而不知道遇到什么,一个个地陨落了。

  神灵们找不到出路,天道不得不启用第二方案,众神陨落的时代开启了。

  众神的陨落为世界回馈了浩大的灵气,然而没有神灵,还有吃灵气大户的妖精。

  妖精受伤陨落的概率在拔高,妖精幼崽出生的概率在降低,以此克制住他们吸收灵气的速度,但这没有太大作用,迟早也要走上众神陨落的那条路。

  如果救世的前提是灭世,那还称得上是救世吗?为什么救世就必须牺牲神灵和妖精?他们不一样是这世间的生灵吗?

  天道内部出现了分歧。

  云帝所代表的部分天道想要寻找救世之路,因为迟迟说不通另一部分天道,她选择了下凡。

  下凡前,她告诉那部分天道:“还有时间,等我,我一定能找到的!”

  那一天,云帝出生在了云国王宫。

  苏云韶恍然间明白顾长泽为什么是替天行道者,为什么会被天道天雷三番四次地放过,因为那厮走的是灭世道路,符合天道救世先灭世的想法,确确实实是天道理念的代行者。

  恍然间明白她为什么不是替天行道者也能使用天雷,为什么天雷在她手上那么乖,因为她是半个天道下凡啊!

  苏云韶深吸一口气,就、离谱!

  她原本好好地当着人,忽然间就不是人了,是个说不清楚是什么的存在,比阎王的半神还要悬。

  算了,先不想那个。

  她接着往下看。

  三位兄长战死之后,九岁的幼年云帝觉醒记忆,登上太子之位,将遇到的妖精和鬼魂全部收入麾下,借用他们的力量治理云国,统一各国。

  然而她的出现极大地搅乱了世间平衡,快速拉动世界发展。

  天道担心那样下去世界会崩溃得更快,让云帝在统一各国不久之后赶紧死,开启下一世。

  云帝同样察觉到了自己的做法不妥。

  她觉得会发生这样的意外,是因为自己接触玄门太多,要想找到新的救世道路,不应该转世成具有那么强大力量的人,应该转世成普通人,普通的生灵,因为世界上那样的生灵才是大部分。

  她安排好了一切,安然赴死,决定下一世当个没有记忆的普通人,不要觉醒自己作为天道下凡的那部分记忆。

  死前,云帝担心另一半天道会因迟迟看不到结果,直接灭世,将这部分记忆抽取出来封存,又找当时从小陪她一起长大对她最为忠心的侍女保管。

  那个木盒子上设了机关,非云帝转世,非天道下凡者不能开启。

  云帝的安排不能说不到位,可惜上一世苏云韶因为顾长泽和天道的串通,没有早早接触玄门之道,西部沙漠又被顾长泽炼制僵尸和千年血尸,搞成了有去无回的险地。

  等她遇到阎王,在阎王的指点下走上这条路,已经落后顾长泽和天道太远,追不上了。

  苏云韶想起了上辈子的绝大部分记忆,截止到死亡为止。

  按时间来算,这应该是她的最后一世,死后应该回归天道,可是为什么重来了呢?

  魂飞魄散前,她确实对天道说出了那句:“我用十世功德之身与你做赌,我要气运,我要改变这个悲惨结局的气运!”

  那个时候的她没有天道下凡的记忆,只是作为一个普通人,在看到世界将灭时尽力做出的最后挣扎。

  那之后……没有记忆。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重来的,不知道轮回井和判官笔为什么会坏。

  或许……苏云韶看向了阎王,不会是因为他吧?

  阎王:???

  “怎么了?你没得到云帝的记忆吗?”为什么用好像没见过他的眼神看着他?

  “得到了。”苏云韶看了一圈,发现全是自己人妖鬼,哦,还有一僵尸。

  “我发现自己是半个天道转世。”

  幽紫色的天雷凭空出现,一来就是最高等级。

  苏云韶随手一抓,愤愤地把天雷叠成一只青蛙,在青蛙屁股上一按,紫雷青蛙立即蹦了出去。

  人妖鬼僵尸:“……”

  阎王都给听傻了。

  他那么大一个媳妇儿,怎么就变成天道转世了?

  “那、那……”

  “所以上辈子你做了什么我不会原谅你的事情?”苏云韶问。

  阎王:“……”

  媳妇儿的身份都高成这样了,说不说好像也没有区别。

  他心虚地眨了眨眼睛,“我把地府炸掉了。”

  人妖鬼僵尸:“……”你们俩真的一个比一个狠啊。

  苏云韶都没忍住,倒吸一口凉气。

  地府是开天辟地之初就存在的,所有生灵最终的归宿,尽管现在由于各国分界地府也有了对应的分划,到底是在同一界内。

  如果地府炸掉了,那就意味着人间的所有生灵不再经历轮回,只有死亡,没有新生,人间成了真正的末世。

  除非天道能够再建一个地府出来。

  “你、你……”你身为阎王,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呢?

  苏云韶想骂他,又觉得阎王会做出这样的事,估计和他们俩的重生有关。

  顺便,可算是知道天道为什么这么针对他了。

  要不是找不到第二个半神,估计天道杀了楼景的心都有了!

  阎王说完下半句:“我的半神之位和地府息息相关,地府毁了,我也就没了。”

  苏云韶听得心惊肉跳,她可真的找了个不得了的男朋友。

  “那你又是怎么说服天道让一切重来的?”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更好的阅读小说微信搜索名称:酷炫书坊(微信号kuxuansf)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