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第 297 章_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云读小说网 > 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 第297章 第 297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97章 第 297 章

  天才·八六中文网()

  灭世再救世是为了删选掉一些天道觉得没有必要活下去的生灵,妖精的删选早在千年前就开始了,如今终于轮到人类。

  因此在有些妖精看来,天道喜欢人类偏向人类的说法是错的,只不过是因为比起妖精,人类是吃灵气的小户,处理大户人家的需求相对来说更迫切一些。

  然而千年的时光与不断发展,人口已经膨胀到一个不可思议的数字,世界超负荷过分了,再不做点什么,世界和天道都会崩溃。

  天道是为救世,也是为救己。

  苏云韶接收了云帝抽取出来的那部分记忆,但没接收到属于天道的大部分,所以她不知道天道原来的想法是什么,只觉得如果人间都是这种人,灭世也没什么不行的。

  ——肃清掉污浊,世界才会更干净。

  大概这也是另一半天道原来的想法吧?

  上辈子那近乎全员灭世的结局,要么是天道不小心玩脱了,要么是天道还在打其他的算盘。

  苏云韶对自己的队员说:“跟紧我。”

  慧心四人:“是。”

  在各国选手忙着用雷符劈雷石的时候,苏云韶站在一边并不只是单纯看戏,还在观察那个阻拦他们的屏障。

  这是一个结合阵法、符文、禁制等多重因素的屏障,其中有多种力量来源,运行方式复杂,并不像是一个人布下的。

  屏障最外围的一层是温柔的阻止,像是警告他人不许靠近,越往里面,受到的桎梏就越大,像是有一双大手在阻止他们前进,等到王宫外面,怕是就要开始攻击了。

  苏云韶没有完全的把握能够护住队友,但她的队友都不是吃素的,有足够的自保能力,而且四个人留在外面,面对这群暴露自私贪婪本性的选手会更危险。

  有替天行道者和她的队友打头阵,其他选手并不着急,后退两步,看他们怎么进云国王宫。

  同是替天行道者的安倍翔太一点都不急,还笑着朝苏云韶挥手:“云韶小姐小心啊。”摆明了就是要看戏。

  苏云韶没理他,信步向前,绕了一圈,找到宫门的位置,在距离宫门外十米的地方停住。

  云国王宫是被封存在地下千年,却也完整地保存了下来,没有被历史的洪流所吞没,所以是敌人的可能性不太大,但也不能大意。

  郭婉清超小声地问:“云韶,我们怎么进?”

  慧心:“再往前就会攻击了。”

  方有德:“我让鬼使过去探探路?”

  东建白:“先用符箓试探吧?”

  “稍等。”苏云韶从包里抽出一张小纸片人,将神识附在上面,小纸片人咻的一下跳到地上,以比他们快上两倍的速度眨眼间就到达王宫外。

  小纸片人抬手触及宫门作势要推门的那一刻,一道细微的黑色雷光闪过,小纸片人当场被焚毁成灰,附在上面的神识也被劈到断裂消失。

  幸好苏云韶早知道可能会被攻击,只附上一缕足够小纸片人行动的神识,那点神识被毁也只是脑袋胀疼了一下,没有太大影响。

  亲眼看到小纸片人下场的各国选手和观众们:“……!!!”

  “居然是雷光守门,这还怎么进去?”

  “这道雷光的速度太快了,我没有把握能躲过,护身宝器恐怕撑不了一秒钟。”

  “替天行道者只是能引雷,并不代表肉/体之躯不怕雷,他们都不行,我们怎么可能?”

  “如果集结众人之力,先将守门的雷光全部消耗完再进去呢?这雷的力量来源肯定不是无穷无尽的。”

  安倍翔太忽然笑了一声,引来诸多选手和观众的注意,似笑非笑地说:“你们刚刚不是给它补充力量了吗?”

  选手们:?

  他们又不是傻的,哪可能平白无故地给敌人补充力量?!

  恍然间想起先前自己疯魔一般地丢雷符,再看那被挖掘出来的雷石,原先还有点黑扑扑的,光泽黯淡,现在亮得跟抹了油似的,就跟补充满能量一样,顿时眼前一黑。

  观众们在屏幕前哈哈大笑,选手越惨,他们越高兴。

  由天际降落的雷分为青雷、蓝雷、紫雷三个级别,又因颜色的深浅有些许威力的变化,颜色越深,威力越强,自然界没有除此三种颜色之外的雷。

  这种黑色的雷,苏云韶只在那头雷龙身上见过,是因异变而成的。

  分明是另一个人的记忆,另一个人的人生,自己仅是一个旁观者,但是回想起来竟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难不成是因为转世后的身体内里仍是同一灵魂的缘故吗?

  同样的雷出现了,会不会是雷龙没死?

  理智告诉苏云韶在天道的清算删选下,这只是自己不切实际的一种妄想,情感却希望如此。

  转世后的自己想和雷龙相认,靠改变后的相貌和灵魂都不行,也没什么只有雷龙和云帝知道的事。

  难不成得靠桔梗来证明她是云帝的转世吗?

  桔梗是云帝的侍女,被其他选手和观众知道,会怀疑她提前得知线索,主办方放水。

  罢了。

  真到那个时候再说。

  苏云韶划破手指,挤出鲜血,以手为笔,在空中画出一道血符。

  如果云国王宫是在雷龙的帮助下封存起来的,她或许知道当年有哪些妖精和鬼使帮忙了,也知道他们用的什么办法。

  血符飘到屏障之上,闪烁两下,宫门口露出仅容一人通过的通道来。

  “走。”苏云韶低声喝道,抢先一步进入通道,慧心四人快速反应过来。

  等他们五个进入王宫,通道迅速变窄、消失,继续将其他选手阻隔在屏障之外。

  从通道的出现到消失,之间不过短短一秒钟的时间,苏云韶五人进去了,外面的选手们面相觑,回想着苏云韶绘制的符箓,依样画葫芦去开门。

  古怪的是,他们分明是亲眼看着苏云韶那么画的,用自己的鲜血绘制一样的血符,却怎么都进不去,还会被黑色的雷光攻击。

  屏障还没打开,身上的伤倒是积累下不少,选手们不由产生了怨言。

  “苏队长这就不厚道了。”

  “早知道能够进入宫门的方法,为什么不带我们一起进去呢?”

  “说好了合作,她这是过河拆桥啊。”

  “还说没有从主办方和阎王那得到线索,呵呵。”

  苏家庭院。

  “呵你妹啊!”苏依依拍桌而起,当着众人妖鬼的面爆起粗口,对着屏幕可劲地骂,“都是凭本事比赛,拼上自己和国家荣誉的,凭什么要带你们进去?!想得那么美,你们怎么不上天呢?!”

  傅烨:“……”他那个柔弱得需要他精心呵护的未婚妻真的一去不复返了啊,都已经敢在他面前爆粗口,丝毫不顾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完美女友形象了。

  秦简可太不高兴了:“云韶又没欠他们的,说是合作也只是和那个安倍合作,这群人到底怎么回事?半决赛和之前看着还智商正常,怎么到了云国王宫外就跟变了人似的?”

  “确实,和先前有很大不同。”这也是柏星辰一直疑惑的点。

  慧心几个因为不需要雷石没被引诱没错,难道其他几个国家的队员全部需要吗?他们没见过好东西吗?不可能的。

  那么,他们为什么会做出这么反常的事来?

  当着世界各国评委选手观众的面,露出这样自私贪婪的丑相来,后续如果想要洗白,会耗费非常大的功夫,得不偿失啊。

  人鱼王忽然说:“那些雷石有问题。”

  “什么问题?”众人妖鬼齐齐转头看他。

  “但凡产生了一点想要雷石的想法,就会被勾出心底最自私贪婪的念头,无限放大,进而露出丑态。”

  敖文毅有雷石,并不需要,可他稍稍动了点念头尝试一下,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那种引诱力。

  他的定力足够好才没被影响,那些才二三十岁涉世不深的年轻人可不是会落入圈套吗?

  柏星辰难得冷着脸,冷言冷语:“那也是以他们产生了那样的想法为前提。就算有无主的宝贝谁得到就属于谁的规定在,可是这些雷石摆明了有主。”

  秦简嫌弃脸:“就是,让他们觊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活该!”

  玉白衣:“主人不想自己的东西被偷,设下一点陷阱,完全没毛病啊!”

  敖文毅:???

  你们从哪看出那些雷石有主的?我怎么没看出来?

  云国王宫。

  隔着一扇宫门,苏云韶看着那些选手在外面无能狂怒,余光见安倍翔太站在那没有动静,没有理会他们的指责,招呼慧心四人离开。

  主办方想施展水镜之术,把视角切到王宫内部,没想到接连两次都失败了,换成其他人来也是一样,得出王宫内部可能禁止了水镜术的结论。

  无奈之下,只能采取苏云韶别在身上的摄像头视角,将那里的画面投到主屏幕上。

  绝大多数的观众都把视角投到了主屏幕上。

  随着苏云韶等人走入王宫,观众们意外地发现被封存千年的王宫内部虽然朴素了些,大体上还很完好。

  可能是因为被封存在地下,没有经历常年的风吹日晒雨淋,也可能是有谁在这精心维护,一砖一瓦只有一些岁月的侵蚀痕迹,墙壁都不曾斑驳过,怎么看都不像是千年前的建筑。

  苏云韶走得很慢,每走一段路,她都能回想起在这里的生活。

  云帝是幺女,和前面几个哥哥年龄差距较大,父王忙于政事,母后忙着后宫事务,身体不算好,很少有时间能陪她。

  三个哥哥就把她捧在手心宠爱,大哥驮着她在宫道上奔跑,二哥牵着她哄着她学走路,三哥抱着她在树下荡秋千,他们就如普通人家的兄妹一般过着安宁的日子。

  一天晚上,三个哥哥偷摸跑来她的宫殿,本是想瞒着父王和母后带她去看半夜的流星雨,谁曾想和潜入宫来的小偷照了个面。

  小偷的手里握着一把匕首,用来撬门栓,被三个哥哥看见,还以为小偷是来行刺的,当即惊得脸色大变。

  擅武的大哥打得小偷鼻青脸肿惨叫连连,二哥前去查看妹妹的安全,三哥扯下小偷的衣角堵住嘴将小偷拖了出去。

  那天之后,大哥和二哥联手,将王宫的安防加强两倍,王都的安防加强一倍,整个王都的小偷拐子全被清理一遍,前所未有的安全与和平。

  为此,没能出手的三哥很不开心,闷闷不乐好久,还是被云帝哄开心的。因为这一点,三哥又被大哥和二哥联手针对过一回,凄凄惨惨地来找妹妹告状。

  这个王宫的每一处,苏云韶都能想起和家人的点点滴滴,也包括那些在家人逝去后陪在她身边的妖精与鬼使们。

  是他们的陪伴令她觉得自己不是孤身一人,是他们毫无怨言地执行她的每一个决定,也是他们陪伴她到人生的最后一刻。

  慧心四人跟在苏云韶的身后,并不知道她要去哪,只看着她在王宫里一拐一拐的,经过宫殿却不入,三拐四拐来到一个像是御花园的地方。

  这里地方空旷,地上有着浅浅的一层泥土,留有一些枯腐的树枝树叶,还有一池碧绿的池水,与池水边的一座亭子。

  最令人惊讶的是,亭子里的石桌上留着一壶茶水和三个茶杯,石凳上铺着厚厚的垫子,好似是谁刻意将一切停留在最后的那一刻,不去惊扰。

  苏云韶伸手在石桌上一抹,没有抹到半点灰尘,勾起茶壶往茶杯里倒茶。

  “不许动!”一声娇喝传来,还有那急促的哒哒哒脚步声。

  一身翠绿的小姑娘携着满身的妖气,提着裙摆匆匆赶来,怒视着五人:“你们怎么进来的怎么出去,不许动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

  慧心四人:“……”

  看看还在倒茶的苏云韶,再看看那小豆丁大的原住民萝莉,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见苏云韶的动作没停,小萝莉的眼里聚满了怒气,脑袋上咻咻咻地冒出了几片碧绿的竹叶,气得没能保持住完整的人身。

  “都说了让你们不要碰了,再不听话我就把你们丢出去了!云云让我们尽量不要伤人,不代表不能伤人,你无视我的警告,就别怪我动手了!”

  云云?

  慧心四人下意识地看向苏云韶,苏家庭院里的人妖鬼也觉得有点过分熟悉。

  苏云韶放下茶壶,看向怒气冲冲的小萝莉,语出惊人:“竹清,千年不见,你怎么越发小个了?”

  慧心四人:???

  观众们:???

  是他们眨了眼睛,错过什么关键剧情了吗?怎么感觉中间好像缺了重要的一段?

  再看小萝莉,小萝莉也很懵:“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苏云韶叹了口气,上前抱起妖精特征明显的肉嘟嘟小萝莉。

  “我初见你时,你还是个难得一见的清丽美人,怎么千年时间就缩水成这样了?”

  还别说,挺有分量的,和桃夭有得一拼。

  小萝莉本想挣脱这个怀抱的,听着听着这熟悉的语气就呆住了。

  “云、云?”

  “是我。”苏云韶抱着小萝莉在石凳上坐下,“我死前不是嘱咐你们离开吗?你怎么还留在王宫?”

  小萝莉瞳孔地震,瞪大眼睛看着苏云韶的脸,仿佛是要就此看穿她的灵魂,看她究竟是否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

  “别想了。”苏云韶揉揉她的脑门,“布置在王宫的屏障还是我教给你们的,怎么可能难得倒我?说吧,为什么没听我的。”

  对上了那么多地方,小萝莉终于反应过来,结巴片刻,心中狂喜:“你是云帝的转世?还恢复了记忆?”

  苏云韶“嗯”了一声,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但是慧心四个和观众们更迷茫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他们是真的错过什么关键剧情了吧?

  “可算是等到你了。”小萝莉吁了口气,“你要是再不来,我可能都护不住这儿了。”

  决赛的内容是寻找云国灭国的真相,苏云韶不打算在各国观众面前说太多千年前的往事,那些可以等后续只有自己人的时候再慢慢问。

  “竹清,云国是怎么灭国的?”

  小萝莉不知道为什么苏云韶一开口就问灭国真相,配合回答道:“你死之后,天地异变,像是天地都在为你的离世而哀恸,之后云国境内就开始下雪,前所未有的大雪灾。”

  人在灾难面前显得那么无力,妖精也是。

  他们曾经改变过云国境内的干旱、洪水等诸多困境,解救万千子民于水火,可是面对无穷无尽的雪灾,全国各处都是被冻死饿死的生灵,救得了一处,救不了第二处,实在无能为力。

  他们想念在云帝治理下蒸蒸日上的云国,想念云帝在世时安宁的生活,不想看着她劳心劳力一辈子的国家就此湮灭。

  玄武卜了一卦,想为云国谋求生路,却为此吐血昏迷,少了半数修为,从一只大玄武整整缩小到了三分之一,妖精鬼使们十分不安。

  不久后,玄武强行自昏迷中醒来,带伤为大家做出种种安排。

  小萝莉:“玄武说云国的灭国是必然的,天意如此,我们无法改变,只能接受。大家不愿意,玄武集合众人之力将王宫和你的陵墓迁徙到了这,他说终有一日,你会转世回来,我们还能再见。”

  苏云韶沉默了。

  果然是天道的手笔吗?天道想抹除云帝存在的痕迹,连带着整个云国和子民都受到影响。

  “云云。”小萝莉还要说话,被苏云韶一个眼神制止,会意地闭上了嘴。

  苏云韶摘下身上的摄像头和麦克风,对队员说:“云国灭国的真相已经查清楚了,有些隐情我之后会过去详细地告诉评委们,我让太极阳鱼先送你们回去,我还有点事就暂且不回去了。”

  慧心四人知道她是云帝转世,也知道她是想和小萝莉叙旧,没有多问。

  他们原路返回,告知还在外面和屏障死磕的选手们灭国真相已经查清,而后引爆水符,由太极阳鱼将他们强行送了回去。

  确认那些人已经远离,苏云韶才问小萝莉:“雷龙是不是还活着?”

  小萝莉点头:“玄武说我们是不被允许活着的,力量越强越被针对,我们将王宫转移封存,布下种种屏障,玄武因泄露天机被反噬死了,食铁兽狐狸锦鲤和鬼使们去地府投胎,我和雷龙想要守着这里就留下来了。”

  “我为这套阵法提供力量来源,雷龙化成原形在底下沉睡,守着外面,云云,你要唤醒他吗?我的修为不够,雷龙被迫成为提供力量来源的阵眼,他的力量削减很多,不再是那条能追光赶雷的雷龙了。”

  如果雷龙仍然拥有千年前的力量,天道不会让他活下来,只有他的力量削弱大半变成普通的妖精才有生存的机会。

  正如小黑龙一般。

  想到他,苏云韶给阎王发了一条消息:【速来。】

  阎王果然来得极快,看到媳妇儿怀里的小萝莉还楞了一下。

  隔着屏幕看的感觉没那么明显,到了面前感受到那股妖气和竹子的特有清香就认出来了,“这不是上辈子跟着你的那个竹子精吗?”

  小萝莉:???

  “你也觉得是?”苏云韶把小萝莉放到隔壁的石凳上,“在我那部分不完全的记忆中,是我给竹子精赋名竹灵以后她才勉强开口的,话都说不太清楚。”

  阎王:“记忆没错。”

  那问题就来了。

  为什么上辈子的竹清会从已经成功化形的妖精退化到普通的竹子精,再重新经历一遍化形的过程?和桃夭的经历相差无几。

  苏云韶指向地下:“雷龙沉睡在底下,我准备唤醒他,到时让他跟你去地府。”

  上辈子阎王没见过也没听说过雷龙,不知道是自然死亡还是被顾长泽搞死了,考虑到上辈子竹清的退化结果,没准是后者。

  “给我没问题,但是考虑到雷龙的属性,你必定要引雷、天雷和无数灵气来唤醒他,动静那么大可瞒不过去。”

  桃夭:“我的幻境还没到可以遮掩那么大范围里发生异象的地步。”

  玄墨:“唔,我这倒是有一些宝贝,但是经不住天雷劈的啊,你要劈多久才能把雷龙唤醒?”

  这哪知道?

  苏云韶的计划是:“我想让王宫浮到上面去,在这里唤醒雷龙,他一个翻身整个王宫都得受到影响,弄不好就真的把王宫埋在沙漠底下了。”

  “可是……”小萝莉弱弱地说,“雷龙是阵眼,动王宫是不可能不惊动他的,你只能把他和王宫一起带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雷龙:捆绑销售,不能拆分,懂?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更好的阅读小说微信搜索名称:酷炫书坊(微信号kuxuansf)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