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第 306 章_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云读小说网 > 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 第306章 第 306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06章 第 306 章

  天才·八六中文网()

  许是受华夏过去文化的影响,民众们对鬼魂、妖精、玄门界的接受度良好。

  当然也有一部分人说什么都不愿意相信,口口声声喊着都是假的!

  其实他们相信与否并不会影响到什么,但上面还是决定把玄门大比历年以来的那些视频陆陆续续放出来,最早放的就是上一次国际玄门大比。

  一个是想让民众知道华夏的玄门中人有多厉害,能够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另一个也是想让民众们知道华夏在国际玄门大比上几次获胜。

  在爱国情绪和自豪的驱动下,哪怕很多人依然担心鬼魂妖精的出现会给生活带来很大影响,看到他们和人类合作的样子,多少会有所改变。

  上面甚至在考虑要不要拍几部以妖精和人类友好合作为主题的电影或电视剧。

  风声一出,曾经想在电影里添加天师、妖精角色而被现实挫败的狄导大喜,他找到玉白衣和苏云韶,希望能想办法找到当初那条有成为演员潜能的巨蟒来演戏。

  大致的剧本他都已经想好了。

  目前市面上类似的电影基本上都是一个套路:男女主救助过狼、蛇、虎等原本会令人类惧怕的动物,等后续男女主遇到危险时,这些曾被他们救助过的动物又回来救了男女主。

  主要是想通过这个故事告诉观众们动物有灵,人与动物要和谐相处,可以不爱,不要伤害。

  玉白衣和苏云韶都没想到狄导找妖精演戏的想法还没灭,更没想到还真的被他等到了合适的时机。

  苏云韶问过云霄云霆,也问了家里的其他妖精。

  妖精们原本没想演戏,后来在百晓鼠的劝说下决定去瞅瞅有不有趣,在玉白衣的带动和帮助下,还真的演起了戏。

  一群毛茸茸去剧组演戏,演好了开心跺爪爪,演不好露出小委屈的表情,把合作的演员和工作人员给萌得狂喷鼻血,天天拍照片视频上热搜,热度就没断过。

  能奶声奶气说话,还会冲镜头卖萌比心的圆圆,成了所有人心目中的梦中情宝,被百晓鼠趁机贩卖相关周边,数钱数到手抽筋。

  圆圆拍着胸脯自信地说:“云云,以后家里的开销我都包了!”

  那模样看得雷龙怪不自在的,有点想出去赚钱。

  国宝能赚那么多,他这个传说中的龙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吧?

  家里的妖精们被打开了赚钱的新世界大门,苏妈自动成了经纪人,和苏爸苏旭阳商量着要不要开一个妖精专属的经纪公司,找专业点的经纪人来帮忙。

  苏云韶不插手妖精和家人的做法,只要他们高兴,想怎样就怎样。

  玄门大比视频发布之后,她就成了清大哲学系的吉祥物,被同系和其他系的学生老师们当珍稀动物一般观看。

  很多人都想知道她为什么放着好好的玄门大佬不当,跑来清大读哲学系,学校新闻系和新闻社的学生们想采访她做一期校刊。

  偶尔还会有学生趴在教室后门偷看她,走在路上也会被其他学校溜进来的学生们索要签名与合照,那崇拜的小眼神,搞得跟追星一样。

  苏云韶第一次感受到出名的烦恼,向玉白衣求助应付这种事的经验,他只说名人都这样,习惯了就好,要知道明星很多时候连自己的都保不住,这种程度真的只能算是小毛毛雨。

  她觉得麻烦且很难习惯,趁周末去了一趟r国。

  安倍翔太大老远地跑来华夏,什么都没做就乖乖回去了,到最后也不知道安倍翔太要拿的东西是什么,总让她心里不安。

  上一次来r国是通过龙窟的传送阵意外来的,没走正经程序,真要追究起来还是非法入境。

  这一次来r国是拿的旅游签证,有正经途径,一下飞机就遇到了安倍翔太派去的人。

  安倍家建在一座古老的城市,在这片寸土寸金的地方占据了极大的面积,到处都是古风和木质结构,建筑和庭院是明显的r式风,在这里来回走动的侍女都穿着和服,低头行动间很少发出大一点的声音来。

  侍女将苏云韶领到了一间和室,拉门一开,露出跪坐在那喝茶的安倍翔太,那位国际玄门大比时的女队长恭敬地服侍在侧。

  “来尝尝这茶?”

  “多谢,我不喝茶。”苏云韶在对面坐了下来。

  r国人用的都是跪坐,她不习惯这种方式,怎么舒服怎么来。

  女队长看了苏云韶一眼,眼里有着些许不满和鄙夷,但什么都没说。

  安倍翔太:“那就喝点水吧。”

  女队长要去拿茶壶,被安倍翔太阻止,他亲自提着茶壶倒出透明的水来,替换掉了苏云韶面前的那杯茶。

  “多谢。”苏云韶不渴,道了谢却没有碰。

  安倍翔太用认识多年老朋友的语气开口问道:“怎么会想着过来?”

  苏云韶:“不知道你究竟想做什么,不太放心,过来问问。”

  女队长:???

  究竟是你傻还是我傻?一般人会这么说吗?不如说,有哪个正常人会这么问敌人的?

  安倍翔太哈哈大笑,也不知道苏云韶说的哪句话戳中他的笑点,笑了半天终于停了下来。

  “你出去。”

  女队长:“……是。”

  弯腰退出去的时候,抬头看了苏云韶一眼,眼神里充满了警惕和忌惮。

  苏云韶真的是躺着也中枪,她其实一直不明白女队长为什么针对她。

  过去觉得不明白也没什么要紧的,反正是两个国家的人,平时没什么交集,关系好不好都没有影响,今天没什么话题可聊就顺势提了起来:“她喜欢你吗?”

  “谁知道呢,我对弱小的人类不感兴趣。”安倍翔太微笑地说,那无情的话语和他爽朗的少年外表完全不搭。

  反差太大,违和感强烈。

  苏云韶眯起了眼,这种不把弱小之人和人类看在眼里的感觉,怎么那么像是……

  “你真的是替天行道者?”

  安倍翔太颇觉意外地看她,拖长了音地回复:“不……不算吧。”

  没从苏云韶的脸上看到任何意外或者被驴的不满表情,安倍翔太孩子一般不悦地撅了撅嘴,“你都不问我吗?”

  苏云韶差不多猜到了,“没什么好问的,你是天道下凡。”

  和她一样。

  “厉害哦。”安倍翔太意思意思鼓了两下掌,“我还以为你要很久之后才能猜到呢。”

  苏云韶先前一直以为无法和天道沟通,是因为她还没有觉醒十世的记忆,没找到正确的办法,忘了还有另一种可能。

  ——如果天道再分力量出来下凡,剩余的力量怎么能够支撑它再找其他替天行道者呢?

  这才是近些年世界各国不再有替天行道者的真正原因。

  天道剩余的力量不多,或许是在担心贸然和她交流,被她发现自己的力量变得弱小那么多,担心被她猜到真相抢走主动权。

  “那现在为什么愿意摊牌了?”

  安倍翔太挑眉:“你不是想跟我合作吗?”

  苏云韶能相信这话就怪了。

  真要有合作的想法,为什么不主动表明身份,非要等到她过来才说?

  “我很好奇,你究竟是一周目的天道,还是二周目的天道。”

  能听懂这话的只有二周目的天道,只有它才知道苏云韶和阎王重生开启二周目的真相。

  但凡安倍翔太表露出一丝疑惑和异样,就证明他对此不知情,那她要说的话要摊出来的筹码就得随之改变。

  事实却是,安倍翔太比了个二的手势。

  “一周目的时候,我选择并培养了顾长泽作为灭世的最佳人选,只要他能完成我的要求,让他在那做做取而代之的白日梦也没什么要紧的。逼死你,也是我的意思,只有你死亡后回归和我合为一体,才能拥有更完整更强大的力量。”

  长发少年面露可惜,万分遗憾,“我唯一没料到的是阎王会为了你捅破地府,令世界陷入提早崩溃的节奏。”

  以至于需要耗费那么多力量开启二周目。

  所以他说是天道下凡,实际却是暂时性借用安倍翔太的身体,偶尔还会回到上面监察处理一些事,不算真正的投胎转世。

  要不然世界失去天道管理,陷入混乱就是他的失职了。

  “我知道你们俩会揪着顾长泽不放,也没想过要救他,他唯一的作用就是帮我拖住你们的脚步。”

  这么一来,有些东西能够解释,也符合苏云韶的猜想,有些东西还是解释不通。

  “既然如此,你趁着我对付顾长泽的时候,直接灭世不是更好吗?”

  “一周目阎王的做法令我意识到灭世的不可行,一旦你出现生命危险,他必定会再次捅破地府,强迫我再度进入三周目。”

  安倍翔太表面淡定,实则怒火中烧,咬牙切齿,就差骂一句“疯子去死”!

  苏云韶觉得好笑,还有点想拿手机拍下来,带回去给阎王一起看,让他看看他把自认无所不能的天道都逼成什么样了。

  别说,阎王还真可能做得出来。

  否则以天道原来的做法,不应该是在她恢复记忆的过程中施加障碍,稍稍出气,而是找个合理的方式弄死她。

  “再者,你用十世功德换了气运,我也想看看你能不能找到不需要灭世就能够救世的办法。”安倍翔太叹气。

  苏云韶眼眸微暗,“可惜我还没找到。”

  “也不算吧。”安倍翔太说,“过去我们俩就有分歧,我觉得这是我的世界,要怎么做应该由我来决定,而你觉得这个世界的主人已经是他们,应该由他们自己来寻找出路。”

  这才是当初苏云韶会下凡转世来寻找救世办法的真正原因。

  她觉得拯救世界不应该由天道自己单独决定,这是所有生灵生存的世界,应该由所有生灵共同努力。

  “那些最该去死的已经死得差不多了,很大程度上减少了对世界元气的索求,虽然和我设想的目标还有很大差距,但在不能灭世的情况下,已经算是一个不错的应急办法。”

  见苏云韶对此没有反应,安倍翔太很是意外,“我以为你都当了十世的善人,会对我的行为有意见,我还想过你听完之后会不会打我。”

  他都做好夺门而出的准备了,谁知道没有用上,还有点小遗憾呢。

  苏云韶确实那么想过,“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的错误行为付出代价。”

  当那些人仗着自己的身世权势欺负他人,伤害他人,仗着天生比女性和孩童强大的力量欺辱他们的时候,可曾意识到自己的过错?

  苏云韶总说让法律制裁他们,制裁不了的到了地府也会受到惩罚,但那只是理智上不希望小伙伴们为了那样的渣滓犯罪,并不代表她感性上会认同。

  许是恢复记忆的影响,她能够站在人类的角度去思考,也会代入天道的角度从大局看待整个世界。

  安倍翔太:“善与恶是相对存在的,不能独立出来,不能作为一方永远存在,我这样单方面清除恶人的做法并不算对,只是在减轻世界的负担上,不过是比起杀好人,我选择了恶人而已。”

  苏云韶:“我以为你在比赛中煽动其他选手针对我,是想让我认知到人类本质中的贪婪与自私,让我同意你灭世的想法。”

  “本来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安倍翔太比了个小拇指一指节的距离,“但是后来我想了想,离世界真正崩溃还有段时间,或许可以先尝试一下你的办法。”

  事实就是,世界各国在灭世的威胁下主动或被动地联起手来,在他不断杀人的变相催促下,拼了老命地寻找着出路。

  都说人类容易在生死之境爆发潜力,他可不就照做了吗?

  苏云韶接了下去:“如果我的办法不行,你是不是还要灭世?”

  安倍翔太反问道:“如果你的办法不行,不用我动手,世界照样会崩溃,谁启动灭世有区别吗?”

  当整个星球的元气耗尽,生命力枯竭,没有谁能幸存下来。

  天道想做的就是在到最坏的一步之前,保留一些生命的火种,让世界休养生息之后再重来。

  人类的文明与否,历史的进步退步,那些对天道来说都不值一提。

  苏云韶:“我的记忆还不完整,你能告诉我灵气是怎么诞生的吗?”

  安倍翔太想说:你怎么不去问阎王?

  然后才回想起这一任阎王上任时日不长,没有得到前任的太多教导,或许还真的不知道。

  “自天地开辟之初,灵气就已经存在了,是从世界的起源里冒出来的。我这么跟你说吧,你可以把起源看作一口泉水,原本缓缓地冒着,可以用上许多许多年,几乎等于可再生资源。然而过度的索取令泉水不得不加速冒出,伤了根本,变成了不可再生资源。”

  要是能够治好那口泉水,兴许……苏云韶心中一跳。

  知道她在想什么,安倍翔太翻了个白眼:“早在我们俩诞生分歧之时,就想办法去看过了,世界起源在枯竭时已经消失,就算想修复也找不到修复的对象。”

  苏云韶猜到了,真要有那么好救治,天道何必灭世?

  “功德能行吗?用全世界所有生灵自愿奉献的功德?功德连上古神器都能修复,兴许可以修复枯竭损坏的世界起源呢?”

  功德能修复上古神器的事也是他们在二周目才知道的,在此之前没人跑去损坏上古神器,更没有人有那么大量的功德可以用。

  安倍翔太说不好,眉毛扭曲起来。

  “你能用功德修复判官笔和轮回井,是因为直接接触他们的身体,有输入功德的特定对象,那口泉水已经不见了,要怎么修复?”

  苏云韶:“为什么要特地去找?既然是世界在崩溃,直接用功德修复世界不就好了?”

  也就不用寻找怎么让世界各国所有人类往同一个地方贡献功德的办法,省力不少。

  安倍翔太:!!!

  “……艹!”

  他真的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方向。

  “普通人不知道功德的作用,或许不在乎功德,玄门中人不一定愿意拿出来。”

  最大的问题就是:功德只能自主给予。

  也就是说任何强迫性行为都是不可取的。

  顾长泽计划中献祭苏云韶的办法非常没有效率,更不可取。

  打个比方,苏云韶本来有一百单位的功德,通过那种献祭方式顶多只能利用其中的十分之一,剩余的全部浪费,傻子和疯子才会那么做。

  苏云韶:“每个人年少中二时期都做过拯救世界的梦,当这一天真的到来,你确定他们不会动心吗?”

  安倍翔太:“那就需要向普通民众说明末世的到来,会引发恐慌的。我之前利用怨气杀人,不仅仅是要杀掉那些满身罪孽的恶人,也是为了消除怨气,避免将来出现怨气集合体。”

  让那些对杀人者、人贩子、家暴男的怨气寻找到宣泄的出口,可以很大程度上地消散怨气,比远山寺的所有和尚一起念经速度快多了。

  “阎王当初不捅破地府,世界没多久也可能陷入崩溃,顾长泽的做法积聚太多怨气,形成了一个拥有灵智的怨气集合体。”

  苏云韶的淡定脸色不复存在,“那种东西要是出现,人间和地府都会陷入炼狱,所有人类和鬼魂都会面临无休止的战争,对手还是打不死杀不灭的怨气集合体。”

  那才是真正的末日。

  原来如此!

  怪不得天道只是盯着阎王,偶尔威胁和惩罚却没有真正下杀手,是担心二周目救世失败,想把半神的阎王和两样上古神器作为开启三周目的关键吧?

  “知道我的不容易,就赶紧过来帮我。”安倍翔太没好气地催促道。

  苏云韶默默挪开视线,“说起来,怎么做才好呢?”

  安倍翔太:“……喂!”

  天道下凡的身份不能暴露,那对外的说法就是通过安倍翔太和天道达成了共识。

  至于怎么合作……苏云韶决定摆烂。

  问安倍翔太要了联络方式,她当天飞回华夏,去找边卫东。

  世界的起源枯竭,世界正在崩溃,元气耗尽的那一刻星球毁灭等都得说,包括怨气如果无法消解就会形成有灵智的怨气集合体。

  听完之后,边卫东:“……”

  要素过多,难度过高,他都想摆烂了。

  苏云韶:“我是这么想的,要让有功德的人贡献出自身的功德,可以用大义加利益的方式,那样的话,不管真正想要拯救世界,还是迫于生存想要利益的人都愿意贡献出来。”

  “不行。”边卫东摇头,“为了大义的人或许脑子一热就贡献出来了,等之后看到别人得到金钱或者物资,会觉得不公平,催生出更多麻烦。”

  苏云韶:“用功德兑换金钱物资的具体比例,那不是你们该考虑的事吗?”

  边卫东:“…………”

  “开个玩笑。”苏云韶摆摆手,“您看过末世重生的小说吗?”

  边卫东:???

  所以先前那个是玩笑,还是这个才是玩笑?

  “没有。”

  苏云韶大致解释了一下,重生也就那么回事,末世就是个背景。

  “我的灵感来源于此,天道做不到时间回溯,那就让大多数的人做一个末世来临的梦,让他们在梦中经历一回。”

  “我想想。”

  边卫东觉得这个办法有一定的可行性,就是要考虑具体实施的对象。

  他在之后的国际领导人会议中一提出来,立即引发热议。

  “会出现抢购狂潮,尤其是华夏人,你们太爱囤货了!”

  “恶人要是知道末世即将来临,会更加肆无忌惮,再加重那什么怨气集合体,可就麻烦了。”

  “末世来临的梦可以分对象,功德怎么办?”

  “当务之急不应该是怎么检测功德的存在,让人把功德奉献出来吗?”

  “玄门中人一个个地查看也太麻烦了。”

  得知世界上的危险不仅仅是天道,还有一个一旦形成就搞不死的怨气集合体,领导人们都快疯了。

  天道就不说了,最终目的是救世,已经寻找到了可以合作的办法,危险暂时解除。

  怨气集合体才是最麻烦的!

  苏云韶会把初步的建议告诉边卫东,也是看那群领导人的速度太慢,担心等他们想出办法,黄花菜都凉了。

  好在这一回,两天时间就想出了办法。

  首先就是研究一个能看到功德的镜片,通过那种特殊的镜片发现真正具有功德的人。

  如果研究的速度够快,就用这种办法,要是研究不出来,也只能让玄门中人用肉眼来看了。

  其次就是末世的梦该由谁来做。

  为了避免在当下产生麻烦,末世的来临得推到二三十年后,而能做这个梦的人也得是筛选过后的,认定具有足够责任感的人,包括但不仅限于成年人。

  成年人的三观已经定型,被残酷的现实毒打,大多失去了冲劲和拼劲。

  而青春期的少年少女们,怀抱着拯救世界的梦想,或许会做出许多朝着好方向的改变,尤其是受某国拯救世界动漫文化荼毒颇深的那一批年轻人。

  这样的筛选也是一番大工作。

  各国的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他们的成果还没看到多少,各国地府和人间的基础设施建设已经全部完备,实现了两界的通讯与往来。

  一时间,世界各地到处都是《世纪的会晤,我和祖宗打电话》《十八代祖宗天天轮流上阵骂我丢人qaq》《老爹死去的第n天,我被他骂成了一坨狗屎》等名场面。

  苏云韶抱着一杯柠檬水,抚摸在她腿上踩奶的雪团子,看着在院子里跑来跑去的圆圆糯米他们,感叹道:“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呢。”

  作者有话要说:天道:摆烂jpg

  领导人们:摆烂jpg

  女主:真和平啊【养老喝茶jpg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更好的阅读小说微信搜索名称:酷炫书坊(微信号kuxuansf)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