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第 311 章_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云读小说网 > 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 第311章 第 311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11章 第 311 章

  天才·八六中文网()

  我叫傅从灵,出生在一个非常幸福圆满、其乐融融的大家庭里。

  这个大家庭的意思,并不是普遍意义上拥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比较多。

  虽然从这方面来说,我家的亲人也不少,最主要的还是我家的妖精数量比较多。

  真要一个个介绍下来,说上三天三夜都是说不完的,篇幅有限,我就只能挑一些大家比较熟悉的人来说啦。

  那就先从家人开始介绍吧。

  我的爸爸傅烨是个霸总,但不是很多人印象中经常冷着一张像是被人欠了五百万的讨债脸,因为天凉了就随随便便把别人家搞破产没有半点责任心的傻逼霸总,更不是会在外面养什么替身情人、带球跑娇妻、追妻火葬场的脑残霸总。

  爸爸继承了爷爷奶奶的酒店产业,是个货真价实的总裁,并不霸道,顶多就是在生意场上雷厉风行了那么一点。

  关于这一点,是我从爸爸的秘书叔叔助理阿姨那得知的,我没有机会亲眼见到爸爸对商业对手毫不留情的样子。

  其实我还是挺想见见的,那一定非常帅气!

  我的爸爸是个很温柔的男人,可是他的温柔仅限于妈妈和我,绝不是对谁都好的中央空调。

  他会把妈妈的例假日子清楚地记下来,每到那个日子前就提醒妈妈不要吃冰的,免得来例假会难受,不忙的时候会去接妈妈下班,忙的时候也会尽量抽时间去接我放学。

  以前的爸爸不是这样的,他会让秘书或助理来接我放学,直到有一次我哭着对爸爸说:“别人家的孩子都是爸爸妈妈来接,为什么我有爸爸妈妈,却要让其他叔叔阿姨来接?”

  事实上,并不是幼儿园所有的孩子都有爸爸妈妈来接,有些是爷爷奶奶,有些是叔叔阿姨,也有是秘书或者家里的保姆司机来接的。

  我那个时候还小,不太懂事,就揪着我想要的说,而且我非常喜欢爸爸妈妈,想和他们在一起。

  爸爸妈妈都太忙了,我经常见不到他们,越见不到就越是想念。

  当时的我还那么小,知道什么呢?

  我也没有别的办法,除了抱着爸爸的腿大哭,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能让爸爸妈妈抽点时间陪陪我。

  可能是我的眼泪打动了爸爸,第二天爸爸妈妈一起来接我放学,吃了久违的亲子套餐。

  那天晚上,我牵着爸爸妈妈的手,躺在他们俩的中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

  小孩子的快乐就是来得那么简单,我笑得像个小傻子,被爸爸妈妈亲昵地捏了捏小鼻子。

  爸爸说:“是爸爸妈妈不好,总是忙着工作,忽略了你。我和你妈妈都是第一次当人爸爸妈妈,有很多不好的地方,以后灵灵有什么想要的,就告诉爸爸妈妈好吗?爸爸妈妈会努力学习改正的。”

  妈妈说:“妈妈会尽量调整工作,可能不能经常去接你放学,但是妈妈一定抽时间一周去个一两次,半个月和爸爸一起带你出去游玩好不好?”

  听起来爸爸妈妈有在反省,并努力作出改正,我本该高兴的,但是我觉得他们俩的承诺有可能做不到。

  “爸爸要出差,不是把我送去爷爷奶奶家,就是把我送去外公外婆姨妈姨夫家,妈妈进了实验室,能照顾好自己的一日三餐就不错了,我还能要求你们什么呢?害!”

  在此之前,我已经失望过很多次了,非常清楚爸爸妈妈忙起来的时候我会被丢到哪里去。

  爸爸:“……”

  妈妈:“……”

  我并不是一个能够被轻易糊弄的小孩,不过想想爸爸妈妈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能对我这个小孩子低头道歉,我也该满足了。

  于是,我说:“你们来接我一次,我就给一朵小红花,周末陪我玩一次,我就给两朵小红花,如果一个月下来还集不满十朵小红花,那我就……”

  说到这里,我卡壳了。

  我不知道能够怎么惩罚爸爸妈妈,罚重了我心疼,罚轻了他们记不住,该说什么样的惩罚才能让他们更加关心我爱护我一点呢?

  爸爸妈妈对视一眼,似乎想到了什么好主意。

  爸爸:“爸爸要是没做到,下个月起码一周都去接你放学!”

  妈妈:“妈妈要是没做到,就把自己变成洋娃娃,给你打扮好不好?”

  是的,我喜欢打扮洋娃娃。

  据外婆说,这个喜好应该是从她那继承下来的,因为外婆非常喜欢打扮家里的那些妖精崽崽们,尤其喜欢打扮森森。

  森森和姨妈很像,打扮森森会让外婆有打扮姨妈的感觉——总觉得姨妈不在身边的那十七年,似乎都能慢慢填补回来。

  尽管小孩子的我都知道那就是个心理慰藉,失去的时间就是失去了,没法从别人身上找补回来。

  就像爸爸妈妈虽然答应我以后会去接我放学,但是之前的那段日子里,我眼巴巴地望着幼儿园外,渴望爸爸妈妈来接我,到最后依然是秘书叔叔助理阿姨的失望,那些是不可能忘记的。

  看在爸爸妈妈有认真反省的份上,我决定当个贴心的女儿,没把那些告诉他们。

  如果他们下次再食言而肥,那我就必须认认真真地和他们说一次,问问他们究竟在不在乎我这个女儿。

  要是不在乎,我可以去给姨妈当女儿。

  顺便气炸妈妈。

  悄悄说一句,我知道妈妈特别喜欢姨妈,还是因为偷听到爸爸对妈妈的抱怨:“你天天喊着姐姐姐姐,订婚要等她,结婚要等她,你就不能多看看我吗?我才是那个从小陪着你长大,陪你度过了前半生,又要陪你度过后半生的人!”

  已经喜欢到爸爸会吃醋的程度。

  我叹了口气,爸爸真是好惨一男的。

  从那么多喜欢妈妈的男人中脱颖而出还不够,还得和同性别的姨妈一起竞争,最惨的是:他和姨妈放在一起,妈妈肯定会毫不犹豫选择姨妈。

  真的太惨了。

  闻者伤心,见者流泪的那一种。

  哦,这里要插播一句:从爸爸开始介绍,本身并没有重男轻女或者比起妈妈更喜欢爸爸的意思,只不过是方便后面讲故事的顺序。

  是的,我就是这么一个平平无奇求生欲极其强烈的女子。

  我的妈妈苏依依是个物理教授,专业从事科学和玄学结合的领域,研究出来的东西已经进入到家家户户。

  在妈妈之前,没人尝试把科学和玄学结合起来,她成了第一个提出这种概念的伟人,还把这个变成了一门新的学问:玄科学。

  一个听起来怪怪的名字。

  我曾经问妈妈:“妈妈,玄科学这么古怪的名字是谁取的?”太过取名废了吧。

  那一刻,我发誓看到妈妈的表情有点难以言喻,像是本来坚信的什么东西碎掉了。

  “妈妈?”

  “是我。”妈妈在微笑,但是我很确定这样的笑容更接近于假笑,特别像是姨妈不得不应付别人时的营业假笑,该说不愧是亲姐妹吗?

  说到这一点,那就更奇怪了。

  妈妈和姨妈并没有血缘关系,应该说妈妈和苏家的每一个人都没有血缘关系,她是当年在医院里和姨妈抱错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近朱者赤的关系,妈妈很像外婆。

  不是说外表上,更多的是性格和行为上。

  包括爱给姨妈买衣服、首饰、鞋子,喜欢穿姐妹装、母女装等等。

  姨妈偶尔会说:“比起我,你妈和外婆才像是亲母女。”

  这话就是单纯地叙说事实,没有任何自怨自艾,更没有一点不满。

  姨妈就是这样的人——心里有什么说什么,几乎从不说谎。

  加上几乎这两个字,是因为姨妈自己说:“我说过谎。”

  但是外公外婆爸爸妈妈都说:“你姨妈是为了拯救世界才不得不说的谎。”

  是的,拯救世界。

  在这个三岁小孩都能拯救世界的世界里,我的姨妈是最特别的那一个,因为是她组织起了这一切,没有她,可能世界已经崩溃,自然没了我的出生。

  更让我震惊的是,我的姨妈转世十次都在救世。

  当我明白这个意思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我那冷冷淡淡的姨妈,居然内里是个圣母吗?

  以及……世界好可怜哦,差点崩溃了十次。

  后来我才知道,姨妈的其他几世救世没人清楚,其中几次是被全世界都知道的。

  最近的这一次就不用说了,转世成云乐的那一次是建了锁龙井拯救万民于洪水之中,转世成云帝的那一次,是统一各国拯救万民于战乱之中。

  还有一次,姨妈转世成了谷慧云,当了公主,当过大将军,为护城护国而死。

  听完后,我沉默了。

  如果圣母的标准是姨妈这样的高度,大概每个人的人生目标都是:我也想当一回圣母!

  声嘶力竭的那一种。

  了解了姨妈的丰功伟绩,我就知道妈妈为什么会那么喜欢姨妈,姨妈的粉丝为什么遍布全世界。

  因为玄科学的这个名字,我知道了妈妈的另一个属性:取名废。

  不幸的是,从外公外婆到舅舅姨妈全是取名废,没有一个例外,已经强横到没有血缘关系仅靠养育之恩都能遗传。

  我不由好奇自己的名字是谁取的,但凡外公外婆舅舅姨妈妈妈有一个插手,可能就不是现在这个名字了。

  我问爸爸的时候,爸爸的表情非常一言难尽,“……是我取的。”

  果然如此!

  我露出了“不出所料”的表情,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之心,伸出了试探的小jiojio,“爸爸,我能知道妈妈取了什么名吗?”

  爸爸闭上了眼,一口气说完:“你妈妈说要叫傅爱依,你姨妈说要叫苏妍妍,你外公说要叫傅雨,你外婆说要叫傅雅,你舅舅说要叫傅墩墩。”

  那一刻,我的面色无比沉痛,小手郑重地搭在爸爸的肩膀上,“感谢爸爸当初的反对和坚持!”

  爸爸吐出一口气,用“终于有人能懂我的苦”的眼神看着我,语重心长地说:“他们家的取名废属性太强大了,你以后要取什么名字,千万不能找他们出主意,知道吗?”

  我连连点头:“我记住了!”

  而后,忍不住化身吐槽役。

  “妈妈是赶的哪一波潮流,喜欢把两个人的名字结合起来?也不考虑一下我们当孩子的,有了这种名字,到学校以后会不会被嘲笑。光是想一想每次老师点名都要被公开处刑一遍,我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姨妈……算了,姨妈是我偶像,不吐槽她了。舅舅那个更过分,哪有女孩子叫墩墩的?他是不是爱吉祥物爱过头了?他自己的儿子都没叫苏墩墩!”

  有关最后一点,爸爸有话要说:“你舅舅坚持过,但是被你舅妈驳回了。”

  我:“……”不愧是你!神奇的舅舅啊!

  爸爸还说:“你舅妈的原话是‘叫什么苏墩墩,叫苏脆脆!’,之后你舅舅就不参与给孩子取名的过程了。”

  “哈哈哈……”我笑得差点从沙发上滚下来。

  话题扯远了,回归家人介绍。

  我的姨妈苏云韶是个玄学大佬,全世界有名的那一种。

  我还小的时候,胆子不大,被雷吓哭了,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姨妈信手一捏,就把天雷捏在手里,三两下那么一弄,变成了一只可可爱爱的蓝兔子。

  在别人眼里非常可怕的天雷落在姨妈的手里,跟乖宝宝似的。

  “灵灵不怕。”

  蓝兔子抖了抖耳朵,机灵得不像是雷,更像是一只活生生的兔子。

  我打了一个哭嗝,怕怕地揪着姨妈的袖子,将大半的身体藏在姨妈的身后,又舍不得从蓝兔子身上挪开目光。

  “姨妈,没有蓝色的兔兔。”

  姨妈:“现实中确实没有蓝色的兔兔,但是人的想象力是无限的,你可以在纸上画,也可以用线条编织,你希望兔兔是什么颜色,它就可以是什么颜色的。”

  我感觉自己的脑袋上像是亮起了一盏灯泡,打扮娃娃的灵感咻的一下就上来了。

  “姨妈,你能把兔兔变成绿色的吗?”

  姨妈好奇:“为什么要变成绿色的?”

  我咧着嘴笑:“我想把它放在妈妈的那顶绿帽子上。”

  姨妈:“……”

  那一瞬间,我成功解读出姨妈的表情,那是深切的同情。

  姨妈在同情谁呢?

  我不知道,也不是很感兴趣。

  姨妈的手指在蓝兔子上点了一下,蓝兔子立刻变成绿兔子,还主动凑到我的手边,用耳朵蹭我的手指。

  我原本想摸一摸这只稀奇的绿兔子,可惜触感不如真兔子,并没有毛茸茸的,个头还很小,让我一下子就失去了兴趣。

  没错,我就是这样一个喜新厌旧的女子。

  说完姨妈,那就肯定要说说姨父。

  我的姨父楼景是阎王,没错,就是提起十八层地狱就必定会想到的阎王大人。

  很多人都说阎王冷漠可怕,但我见过,姨夫长得可好看了,就是不怎么爱笑,让人看着觉得不太好接近。

  如果想看姨夫的笑容,就得等到他和姨妈在一起的时候,有种限定时间发布限定款的感觉。

  我特别特别想收集姨夫的美貌和笑容,考虑到姨妈是我的偶像,那些都应该是独属于偶像的收藏,不该和任何人分享,不得不忍痛放弃。

  从小沉浸在姨父的盛世美颜当中,我被养大了胃口,一般人的容貌进不了我的眼里,他极大地影响了我的审美观。

  以及……恋爱观。

  小小年纪的我已经打定了主意:将来一定要找一个像姨父这样的男人!

  担心亲爸会为此感到伤心难过,所以我只把这件事悄悄告诉了姨妈,姨妈笑着摸摸我的头:“想找一个比他更好看的人,可太不容易了,灵灵要加油啊。”

  我信心爆棚地点头,找那么好看的人不容易,那么好看的妖精不难呀。

  桃夭哥哥可好看了!

  说到姨妈家,有一样东西是必须要提的,那就是姨妈家的户口辞海。

  据说户口辞海的前身是户口字典,再前身才是正经的户口本。

  我看看我家只有三两页的户口本,再看看姨妈家的户口辞海,露出了羡慕的目光。

  “为什么我们家只有这么点人呢?一点都不热闹呀。”

  爸爸被我问呆了,“……一般人家都只有这么几口人,你姨妈是特殊的,不能拿特殊的例子来要求普通人家。”

  妈妈大笑着在我脸上亲了几口,“你姨妈太厉害了,没有谁能像她那样的。你要是想让家里再热闹一点,我就把你送到姨妈家去住一段时间怎么样?”

  “不了。”我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姨夫不欢迎我。”

  爸爸:???

  妈妈:???

  “怎么会呢?你姨夫对别人没什么耐心,对你已经够可以的了。”

  我:“……”

  “我上次去的时候听到了,姨夫对桃夭哥哥说,让他以后少把妖精往家里带,说他不喜欢家里有那么多小孩子。我也是小孩呀,姨父肯定不喜欢我了。”

  爸爸妈妈都在忍笑,好像我哪里说错了。

  “你姨夫只是不希望家里的户口辞海再升级。”

  我:???

  我其实不太明白户口辞海升不升级碍到姨父什么了。

  “咳。”妈妈偷偷告诉我,“你姨妈和姨父结婚得晚,人间领结婚证是要带户口本过去的,别人带去的都是那么几张纸,你姨妈和姨夫当天去民政局带去的是那么大一本字典,把所有现场结婚离婚的人和工作人员都惊到了,还上了一回热搜,在热搜上挂了整整一周。”

  每次不管哪个明星结婚离婚,都会把那本户口字典拎出来。

  有时候网络上还有人会艾特苏云韶,揶揄地问:你家户口字典升级了吗?

  当苏云韶的户口字典升级到户口辞海的时候,又上了一回热搜,这一回在上面挂了半个月。

  从前面的趋势来看,下一次再升级,很可能会在热搜上挂上一个月。

  阎王能乐意吗?

  我懂了。

  姨父是比我爸爸更惨的一男的!

  我不知道别人家的孩子认字是看什么的,反正我是看户口辞海和真辞海,两本放在一起对照着开始学字的。

  户口辞海上有着许多种族的妖精,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包括传说中已经灭绝的龙都有,涉及到的字非常多。

  许多人说我继承了爸爸妈妈的智商,这才小小年纪那么聪明,认得那么多字,但事实上不是的,我是在那么那么多妖精们的陪伴下长大的。

  妖精们过惯了舒服的日子,化形后宁愿去动物园水族馆打工,也不愿意去上幼儿园。

  口口声声说什么“人类幼崽太脆弱,真要去上幼儿园还得小心别碰着他们伤着他们”,其实一个个都是厌学儿童。

  后来,姨妈觉得这样不行,开了一个妖精幼儿园。

  由于在姨妈和其他人的努力下,成功把其他能源转换成灵气,灵气和元气处于一个两两均衡的状态,世界不会再崩溃,许多生灵都修成了小妖精,并不仅仅局限于苏家,所以妖精幼儿园是面向全国开放的。

  可惜,妖精幼儿园是开起来了,那些妖精崽崽们都不太乐意去。

  妖精的成长慢了一些,并不是不会长大,他们以后迟早要进入社会,难道以后一个个都变成文盲吗?那可不行。

  我深感自己责任重大,只能先学字,再教导他们。

  自从我当了小老师,拿着小黑板小粉笔去上课,那些妖精崽崽们很听话,也很配合,让我这个当老师的感到十分欣慰。

  然后坚决不留情地留下了更多的课后作业。

  是的,我就是一个这么铁面无私的老师。

  唔,还得再提一下我的舅舅。

  舅舅苏旭阳是个只比我爸爸弱一点点的男人。

  爸爸开酒店,舅舅开公司,不过舅舅开的公司范围有点大,金融、科技、游戏、娱乐都有涉及,都不知道他究竟喜欢什么,擅长什么。

  我偷偷问舅妈,舅妈告诉我:“你舅舅以前是个小叛逆。”

  我:!!!

  我预感到了惊天秘密的诞生,兴许舅舅以前是个非主流的杀马特,搞过离家出走,当过老大,有过小弟,叛逆到能说出类似“妨碍我的人,就算是父母也要死!”那种话。

  然而,现实还是让我这个小可爱失望了。

  舅妈说:“你舅舅以前明明很聪明,平时上课不听讲,考试前学学那些重点就能低空飞过,但就是不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天天玩游戏,还搞什么熬夜通宵,和人一起去网吧熬夜。”

  我嘴角抽搐:“没了?抽烟喝酒烫头纹身飙车,一个都没有吗?”

  舅妈的嘴角也开始抽搐:“没有。”

  我可太失望了:“……这算什么小叛逆呀?舅舅叛逆得也太规矩了吧,一点都不像是个大人,还不如我叛逆的时候呢。”

  舅妈被我的话题勾起了兴趣:“灵灵还叛逆过呢?”

  我骄傲地挺起胸膛:“爸爸妈妈答应我周末去游乐园玩,他们两个食言了,我很生气地离家出走,我要让他们认识到答应孩子的承诺不兑现会导致孩子叛逆的事实!”

  舅妈很疑惑:“什么时候的事情啊?你离家出走去哪里了?”她怎么没听说过呢?也没去找过呀。

  “一个月前吧,我离家出走去了小区的公园,溜达一圈又回去了,那点时间足够他们反省了!”我叉着腰,可自信了。

  舅妈:“……”噗。

  她顺着毛摸,“嗯,灵灵可太叛逆了,下次不可以再离家出走让爸爸妈妈担心了哦。”

  “嗯嗯。”我很清楚家里人和妖精们有多爱我,当然不会让他们担心啦,不然就不会只跑去公园。

  看到这里,相信你们对我本人和我的大家庭已经有了很多了解,期待我们下期节目再见啦!

  晚安,么么啾!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更好的阅读小说微信搜索名称:酷炫书坊(微信号kuxuansf)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