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第 75 章_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云读小说网 > 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 第75章 第 75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5章 第 75 章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圆圆既不能学糯米把自己变幻成普通动物模样,也不能学桃夭变成人形,众人怎么想都觉得圆圆进城可能性趋近于零。

  也就是圆圆自己不死心,非拉着秦简柏星辰他们帮忙出主意。

  正经主意不是圆圆本身做不到就是混不过去,不正经主意大家也不敢让国宝去做,就此陷入僵局。

  圆圆依旧没有死心,她深谙“得不到才是最好”道理,一个劲儿地在那用小眼睛幽幽地望着众人,偏偏除了苏云韶谁都不给摸。

  像是一根绑了鱼线小鱼干,就吊在前面让大家看看,除非谁能真正满足她愿望,否则谁都不给吃。

  想撸大熊猫而不得小伙伴们愁到差点秃头。

  整座院子之中就属桃夭最淡定,他是真不关心圆圆能不能进城。糯米因为担心会多只妖和他争宠,也在关注进度。

  苏云韶有点担心小伙伴们会不会真想出什么不太对劲办法把圆圆弄进城,最后牵连到她这个疑似大熊猫饲主,摸阎王手同时偶尔回头看一眼。

  阎王抓住苏云韶手反摸回来,安慰她:“没事,大不了她去一次,我帮你送回来一次。”

  圆圆整个妖都不好了,进城办法还没想到,怎么出城办法就已经想好了呢?

  “云云,你是不是一点都不想带我去?”

  圆圆还是一只幼崽,她声音如同泡过盆盆奶,让人听着就觉得心里软和,这会儿委屈得哭音都冒出来了。

  苏云韶哪敢回答“是”?她一点头,圆圆怕是要立马给她表演个泪如雨下。

  于是,她委婉地说:“养你犯法。”

  圆圆哭得超大声:“我就知道哇——”

  “圆圆,别哭,别难过了,会哭坏嗓子……”众人手忙脚乱地哄圆圆。

  秦简鸡贼地选择给圆圆拍背,一边哄一边摸到了心水许久大熊猫,圆圆还在哭,可他心里不合时宜地开出了一朵朵小花。

  大哭中圆圆也没忘记自己是苏云韶一个人,推开秦简,警惕地望着其他人有样学样蠢蠢欲动手,抱住胖胖自己。

  “我整只熊都是云云,其他人不许摸!”

  苏云韶:“……”

  其他人:“……”

  面对小伙伴们谴责目光,苏云韶也是真无奈,她没有私自饲养白狐和大熊猫,这一点都不知道澄清过几次了,可惜没什么说服力。

  好在,通往竹楼小道上有人来了,这个话题自然到此为止。

  糯米当即变成小白猫模样,大大方方地去门口等着来人,履行他小管家职责。

  而圆圆不得不收敛哭声,委屈巴巴地翻篱笆出去,躲藏在树木和草丛之间,小小背影敦实又落寞,看得人怪难过。

  苏依依看得心酸,趁客人还没上门,和苏云韶打个商量:“姐,真不能带圆圆去吗?只带走糯米话,单单圆圆留在这太寂寞了点。”

  苏云韶望着她,眨了眨眼睛,没说话。

  苏依依吃惊地张大了嘴,不是吧,姐姐没打算带糯米走?也对,姐姐从头到尾都没说要带他们两个进城!

  系统也懂了:【只带一个,另一个肯定会闹,不想犯法只能选择都不带。】

  苏依依心说:两个都不带,只会闹得更厉害。

  她也没有多说,苏云韶没有明确拒绝,就是怕糯米和圆圆闹起来,不说起码还能度过一段愉快时间。

  这时,糯米咪呜咪呜地叫了起来。

  村民们到了。

  上午苏云韶他们来时候正是吃午饭时间,村民们只好放了东西就走,吃完饭有时间了,可不就要过来串门了吗?

  不久前在村口见过那些叔叔婶婶都来了。

  一个个自带零食水果,瓜子花生都是用篮子装,还有人知道这边凳子不够带着小板凳过来,也是惊呆了小伙伴们。

  “云云啊,自从用了你助眠符,我老伴睡得可好了。”

  “我孙子用了云云神清气爽符,学习做作业注意力都很集中,今年高考考得可好嘞。”

  “要我说还是云云平安符最好用,上次老李从山上滚下去都没出事儿。”

  “那个路人甲符也好用,抓鸡时候可方便了!”

  同样符箓小伙伴们也用过,就是和村民们使用方式不太一样,总感觉画风都不同了。

  他们打听起苏云韶在这一个多月生活。

  阎王无视村民们“这人好像没见过”小声嘀咕,竖着耳朵听着。

  他头天晚上过来,苏云韶第二天就走了,没留下来问过。

  婶婶们放下嗑瓜子剥花生手,说起那不知道说过多少遍故事。

  “那天老王一大早骑着小三轮去镇上买东西,看到云云倒在山脚下,赶紧给送到医院去……”

  苏云韶身上除了衣服鞋子什么都没有,还有些记忆不清晰,身上倒是就受了点小伤,没什么毛病。

  王叔垫付了医药费,又把人拉到警局询问,最后看她一个小姑娘家家身上一毛钱没有,丢在那都活不了几天,好心把人给带回来了。

  本以为最多就是在家里养个几天,等警察那边查到身份,被家人接走就行了。

  可查是查到了,苏云韶没了亲人,没人来接她。

  王叔和王婶一商量,担心苏云韶是失去亲人以后又遭遇了什么打击想不开,中途不知产生什么变故造成失忆,觉得不能放任苏云韶这么离开,万一出点事可就后悔莫及了。

  愿村村民们淳朴善良,又见苏云韶小小年纪就有了神婆手艺,这些天帮着帮那来抵偿大家给衣服鞋子和食物,不是个不知道感恩,一致决定收留她。

  村民们商量了一下,给出两种方案。

  一种是苏云韶住在王叔家,另一种是在村里找块地皮给苏云韶建个房子,大家帮忙送点米面什么。

  “后来云云说她户籍不在我们村,又没给村里做出什么贡献,不好批地皮,就在这没人来后山建竹楼了。要让我说哦,云云做贡献可大了……”

  村民们细数苏云韶平安符今天帮李奶奶少摔了一跤,明天让顾婶家小外孙没被糕噎死,听起来都是些鸡毛蒜皮事,似乎不比免除一车人车祸来得令人震撼。

  然而细细一想,李奶奶这个年纪摔一跤必定住院,伤筋动骨一百天,严重了还得做手术,得吃不少苦头。

  顾婶家小外孙年纪还小,要是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很可能窒息而死,使几个家庭陷入痛苦之中。

  如此这般事情还有很多。

  小伙伴们也就明白苏云韶只在愿村住了一个多月,为什么会有这么高人气。

  聊了两个小时,村民们要回家做晚饭去了,苏云韶让小纸片人去做饭,自己依然在躺椅上一动不动。

  村民们都走了,秦简总算能问了:“云韶,你平安符在这里卖多少钱?”

  “不收钱。”苏云韶平躺得有点累,翻了个身,“我来这里时候身无分文,所有一切都是他们给。”她怎么好意思收钱?

  正常卖话,平安符一万块一张,这里村民显然买不起,让她降价卖又有违规定。

  卖了还有一半要做慈善,这里交通进出实在不便,不如分文不取,就当是做慈善了。

  村民们也知道那符作用大,很值钱,对分文没收苏云韶更为关心和照顾,把她当成自己孩子一般。

  何况苏云韶也不是每张平安符和玉符都卖钱,家人和傅烨都没收过,小伙伴和他们家人玉符就是收了玉做一下,从没提过钱。

  柏星辰有些担心:“村里在发展旅游业,你符会不会被传出去?”

  只是村民之间说说用用还没什么,要是被游客传开去……国家特殊部门都在暗地里运行,可见玄学不能放在明面上,苏云韶肯定会吃亏。

  “不会。”苏云韶示意他不用担心,“怕大家有了符就乱来,我给出去符数量是有限。大家知道宣传封建迷信会有什么后果,并不会对外人说。”

  “而且,这里太偏了,路还不好,要想上来只能坐一个多小时小三轮,没有多少游客愿意过来。”

  有关这一点,被小三轮颠得屁股疼腰疼众人深有体会,不能更认同。

  才来愿村几个小时,他们就体会到了当地村民们朴素与真诚,又有村民们接纳完全陌生苏云韶在前,忍不住担忧。

  许敦:“都发展旅游业了,为什么不修路呢?要想富先修路口号喊了那么久,这里人不知道吗?”

  雷初曼:“我看了一下,村里似乎没有什么特别旅游景点?”

  赵晴画:“我刚刚问了,本来是想明天去看看,结果这里最有名就是村口那棵许愿树,据说很灵,其他……就是山货。”

  小伙伴们:“……”怪不得没什么人来。

  “要是路能好点,就算村里只有一些山货,也有人来,毕竟这个世界不缺有钱老饕,只缺美味食材。”柏星辰很笃定,“会有人来专门运送食材。”

  “我一开始也想过帮帮这里村民,但是要想把村里通向山脚路给修好,估计得画二十年符。”苏云韶当初都准备咸鱼养老了,怎么可能安安心心画个二十年符?

  其中还不只是画符问题,得把画好符卖出去,其中一半做慈善,剩余钱得想别办法妥善存起来,毕竟钱多了会出事。

  还要和相关部门谈妥修路办好手续等等,也不确定是只要给钱就好,还是购买材料之类也得她自己来。

  苏云韶又是个无父无母未成年,还要确保自己收入来源是清白,那么一大笔钱都是可支配收入,麻烦得很。

  最麻烦就是,她要是真这么做了,绝对会成为全市乃至于全国范围内宣传对象。

  什么感动Y市十佳青年头衔都会丢在她身上,以一己之力拉动全国公众人物捐款慈善水准,暗地里不知道要被扎死多少个小人。

  等媒体或者有心人查到她收入是靠画符和看风水来,那完蛋了,等着一天三顿地被人举报宣扬封建迷信吧。

  再后来,糯米和圆圆来了。

  苏云韶不知道山里还藏着多少有了灵智动植物,也就歇了那个心思。

  “你们要是想帮忙,回去时候多买点山货,自己吃和送人都行。”

  “那必须啊!”众人一口应下。

  中午来时候比较匆忙,为了尽快吃午饭,做都是快菜,什么炒鸡块炒土豆,平常都在吃,味道也就那样。

  到了晚上,有不少准备时间,后院还有糯米自己养鸡和兔子,叫花鸡、麻辣兔丁、竹筒饭通通安排上。

  土灶里火用得差不多了,再把红薯和年糕丢进去,就是童年最爱烤红薯和烤年糕。

  红薯是村民们晒过以后藏在地窖里,里面都是糖心,年糕也是村民们自己做,弹性十足,和外面卖那些机器制作不一样。

  小伙伴们吃得肚子滚圆,都站不起来运动,一个个趴在竹桌边栏杆边吹着晚风刷手机。

  他们也不刷短视频看小说,就在那翻吃饭前发出去朋友圈,看朋友们被自己馋得要命喊放毒评论哈哈大笑。

  饭前拍照发圈是时下年轻人固定流程,也就苏云韶和阎王不这么做。

  在秦简他们看来,阎王不这么做,是因为本身就是个老古董,不追求时尚,和年轻人有代沟,苏云韶不这么做就有点纳闷了。

  他们也不多问,只在心里定义:应该和柏星辰差不多,不想把自己私人生活向他人展示太多。

  今晚,饶是平常不怎么发圈柏星辰都发了一条状态,只不过别人都发九宫格,他只发了四张照片。

  第一张是苏云韶送他微雕竹楼,第二张是真竹楼远景大图,第三张是一桌子丰盛晚饭,第四张则是满天繁星夜景。

  遗憾是,他手机不是专门拍照手机,拍出来夜景不如实际夜景好看,令柏星辰很是可惜。

  他们几个只发朋友圈,被馋到也就加了好友那么些人,玉白衣这厮要过分多了。

  他直接拍照录视频发微博,晒给自己粉丝看,还带上了#神壕同桌#话题。

  并附言道:【还记得那个开口就借我两百万#神壕同桌#吗?暑假来她竹楼玩,自家养鸡和兔子,自家种蔬菜,忒好吃了!满满一大桌都没剩下,灶里还有烤红薯和烤年糕,爷青回啊!】

  粉丝们震惊得不要不要。

  “为什么你同桌这么秀?”

  “那么好同桌分我一个啊!”

  “同桌你还缺腿部挂件吗?你看我怎么样?”

  “玉少你少吃点!你还记得自己是个偶像,有身材管理课程吗?”

  玉白衣撑得走不动,挑了几个回,上面最后两条评论就被他翻牌回复了。

  【我同桌不缺腿部挂件,你死心吧!】你比得上白狐,还是比得上大熊猫啊?

  【我也想少吃点,但太好吃了,忍不住,最多回去多运动一下。】

  人多时候大家一起吃饭,就会特别香,明明告诉自己最多吃两筷子,等意识到时候已经在加饭了。

  玉白衣摸着肚子,毫无愧疚心理。

  直到被经纪人一个电话打醒,不得不满院子地溜达消食。

  苏云韶晚饭吃得不多,这会儿正在夜空下剁肉馅,阎王站在身边小媳妇似给她扇扇子。

  玉白衣溜达过来,“云韶要做饺子吗?”

  苏云韶:“不,做个豆腐丸子。”

  话音刚落,满院子惊呼与哀嚎。

  秦简:“云韶,我已经吃不下了。”

  雷初曼:“我要一个尝尝味道。”

  赵晴画:“那我喝点汤。”

  许敦:“……我现在出去跑圈还来得及吗?”

  许敦话给大家带来了灵感,一个个连忙丢了手机,跟着玉白衣满院子地溜达。

  没多久就嫌溜达消耗食物速度不够快,在院子里跑步、高抬腿、扎马步……搞得跟马戏团似。

  变成桃树枝插在大桃树旁休息桃夭,小碎步上前,扒着竹桌子,“豆腐丸子是用豆腐做丸子吗?那你为什么还要剁肉馅?”

  糯米和圆圆早就想问了,见其他人都没反应,怕自己问了凸显没文化才忍下,但桃夭问了,他们也就挪过来听听答案。

  “豆腐丸子有素馅和肉馅区别,素馅里面加胡萝卜,肉馅里面加香菇,你喜欢什么?”最后一句纯粹是苏云韶顺嘴问。

  然而,一个没注意引发了修罗场。

  桃夭:“没吃过,我都要!”

  糯米:“云云,你为什么问他不问我?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圆圆:“云云,你重男轻女!说好大熊猫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人见人爱恨不得组团偷崽呢?!”

  苏云韶:“……”这顶帽子可真是扣得猝不及防。

  “糯米和圆圆喜欢什么?”赶忙补救。

  糯米:“现在才问,分明是把我放在桃夭后面,你不真诚,我不想告诉你了,哼!”

  圆圆:“为什么我要放在糯米后面问,我不应该是云云最爱第一个问吗?”

  苏云韶:“……”太难了!

  阎王看了许久戏,见暂时告一段落,悄咪咪挪过来,在苏云韶耳边小声说道:“招花引蝶太多必然导致修罗场。”

  苏云韶呼吸一窒,她招什么花引什么蝶了?

  好心指点白狐和大熊猫修行都得被迫修罗场,那她以后是不是只能见妖就躲?

  苏天师深深地叹了口气,也不管吃醋糯米和圆圆,自顾自地剁肉馅揉豆腐搓丸子。

  等她把两种豆腐丸子做完,素馅油炸,肉馅煮汤,众人再度开吃。

  当晚,无数人刷朋友圈和微博时都被这波深夜放毒毒到了,大晚上爬起来煮泡面点外卖,吃完了还在想豆腐丸子味道。

  油炸素馅豆腐丸子又酥又脆,水煮肉馅豆腐丸子Q弹爽滑,再配上甜甜烤红薯,焦香烤年糕,一杯带有竹香清茶……

  鉴于这一茬,小伙伴们想到该怎么帮村民了。

  其实玉白衣早在拍照录视频时候就想过直播带货可能性,怕提前说出来自己又带不了货会很掉面子,昨晚试了一出,发现效果还行,就觉得可以试试。

  然而,直播带货并不是嘴上说两句就行,需要提前做很多准备。

  B市有经纪公司和经纪人帮忙安排,快递方便,玉白衣只要负责背台词和直播。在这偏远愿村,什么事都得他们自己来。

  拍照、定价、上链接、当客服……这些全得一点点来,还有最最麻烦快递。

  山脚下没有快递站,最近快递点在镇上,又得坐上半个多小时小三轮。

  也就是暑假不需要上课,有大把时间可以挥霍,不然他们哪敢从头到尾自己搞?

  雷初曼赵晴画学习怎么当客服上链接,秦简和许敦去找村民调查当地山货具体库存量和售价,玉白衣紧急学习直播带货技巧。

  柏星辰傅烨苏依依陈星原跟着王叔去快递点,他们需要商量怎么把山货从山里运出来,怎么快递出去,能压多少成本,要多少快递单子箱子等等。

  把山货从里面运出来在外面包装,看似可以一次多运一点,实则每户人家存货和质量都不同,全部放在一块容易弄混。

  不管质量好坏都卖一样价钱,长期下去,会产生怠惰心理,山货质量和口碑会下滑。

  得先把纸箱送进去,按照每一个客人需求打包好再运送出来。还有余力话,可以做好每一户人家标记,方便日后村民们自行卖货。

  这其中还要考虑到路途遥远和颠簸造成损失,根据快递成本、人力成本、汽油损耗等众多成本再调高售价,且不能定价太高,过度消费玉白衣口碑。

  一系列事情繁琐到柏星辰和傅烨这两个沉稳都开始头秃。

  见此,苏云韶和圆圆商量能不能给柏星辰摸两下,稍稍治愈一下孩子心灵,拯救一下孩子秃头。

  说时候,她还怕圆圆提出“你带我进城,我就给他摸”要求,谁知道圆圆听完就点头同意了。

  黑白团子拍着胸脯道:“保证完成任务!”

  苏云韶:……?

  “好。”

  转个头,圆圆主动送上爪爪和脑袋,等柏星辰自觉撸到大熊猫人生圆满之际,她说:“吃妖嘴软,摸妖手短,你用快递把我送进去吧。”

  柏星辰:!!!

  他早该知道国宝不是那么好摸!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