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第 81 章_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云读小说网 > 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 第81章 第 81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1章 第 81 章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撇开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女性条件,和用那么多活人血祭前提,千年血尸是人死之后尸体长时间浸泡在朱砂里形成,血尸表面和内里都渗进了朱砂硫化汞和水银。

  眼镜男鬼:“常温下金属汞就很容易挥发,再加热,那不是找死吗?”

  女鬼:“还要吃用尸体和汞炼成丹药,又毒又恶心,我妈呀!”

  板寸男鬼:“硫化汞会在加热情况下析出金属汞,挥发后通过呼吸道进入人体引起汞中毒,这是哪个黑心肠提出来建议?”

  由于阎王在,他们三个特意压低说话声音,苏云韶还是听见了。

  “恒术道长提议编造一个莫须有人出来,让幕后之人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正好你是通过鬼门带走尸体,没人看到,更有说服力。”

  许是觉得穿黑衣人更有危险感觉,就说是黑衣人抢走千年血尸。

  “方有德觉得流言本身就比较离谱,千年血尸又是大家没见过东西,谁都不知道会有什么样威力和效果,如果能把暗地里其他千年血尸勾出来,那就省了不少力。”

  至于会不会有人真傻逼到相信用千年血尸炼丹能有长生不老效果……

  用方有德原话来说:一只手都数不过来可怜智商,还是早点回炉重造吧!

  “会真用千年血尸炼丹肯定不是正统玄门子弟,这种败类在世间多留一天就可能多害一个人,死就死了吧。”桃夭混不在意。

  葛月心情很是复杂,继知道自己二十年没洗过头发还能卖钱之后,她尸体竟也能成为众多玄门子弟争夺对象。

  关键是……“墓穴底下没有水,我都二十年没洗澡了,他们炼丹之前会洗一洗吗?”

  现场死一般寂静。

  阮玫小声地说:“我看别人煮中药之前都是要泡药材,应该会洗吧?”

  云溪不太确定:“可我看有些人做菜之前是不洗呀。”

  苏云韶:“……”

  “除非他们能去地府偷你尸体,否则你不需要有这个顾虑。”

  “对哦!”葛月恍然。

  阎王就是为这件事情来,“尸体已毁。”

  他把千年血尸带回地府,就想找个安全地方藏起来,本是想让轮回井帮忙保存一下,谁知道只吞魂魄轮回井还吃僵尸呢?

  葛月全不在乎,不如说这样更好。

  “我不会再回那具身体,也不想身体被谁偷去炼丹炼器,毁了挺好,一劳永逸。”

  身体主人都不介意,苏云韶也不会说什么。

  “之后找到也给你?”

  “行。”阎王估摸着轮回井会吞葛月尸体,是因为上辈子葛月后来成了僵尸王,其他血尸就不确定了。

  这种事用微信发个消息或者打个电话都可以说,没必要特地跑一趟,所以阎王应该还有更重要事情没有说。

  苏云韶问:“你今天来主要是为了……”

  阎王心说:我就不能特地过来见你一面吗?

  但他今天还真有正事要说:“通过此次事件,你也应该发现了,你缺少一件宝器。”

  这个缺陷苏云韶一开始就知道,只是没有机遇。好玄门宝器可遇而不可求,更不要说还得是适合自己。

  就如桃夭那块雷击桃木,本就是克邪祟利器,又历经天雷洗礼,炼制而成玄门宝器驱鬼破阵事半功倍,唯一缺点就是小。

  正是因为这个缺点,它就不适合苏云韶了。

  “你最擅长是符箓,最适合你宝器应该是笔。”阎王看了一眼藏着判官笔抽屉,苏云韶和在场六鬼一妖都知道他意思。

  ——可惜碎成这样,不能用。

  阎王只好退而求其次:“十月份有一场玄门大比,前三名有奖励,你去看看?”

  苏云韶看他眼神有些古怪,“你个地府之主,怎么比我这个人类还清楚人间事?”

  有些事经历过一遍,自然知晓。

  阎王不能说,只是笑了笑,“都要追求你了,不得下点功夫吗?”

  苏云韶:“……”

  见她雷击桃木珠子还没粘完,阎王也不多留,提一句“多抓鬼,修复笔”就走了。

  六鬼一妖松了好大一口气。

  苏云韶疑惑:“他每次来都有收敛气势和威压,你们有必要这么害怕吗?”

  六鬼齐声回答:“有必要!”

  桃夭哼唧一声,扭过小脸,死不承认:“我才不怕他呢。”

  女鬼:“都说咬人狗不叫,他要是气势外露,我反而没这么害怕了。”

  眼镜男鬼:“将来去地府投胎是要过他那一关,不期待他能给我走后门插个队,只要不得罪他被穿小鞋就谢天谢地了。”

  板寸男鬼:“就和普通人突然见到国家领导人感觉一样,明知道他不会理会咱这种小蚂蚁,就是免不了心里敬畏。”

  云溪:“阎王只有在面对大人时候才会温和一点。”

  阮玫:“这样挺好,中央空调要不得。”

  葛月:“天哪,我才反应过来,阎王居然在追大人吗?大人牛逼了呀!”

  才是回来第一天,葛月就被传染了云溪阮玫喊大人毛病,苏云韶都懒得纠正她们了。

  想起阎王来之前她在说话题,打开手机一看,群里多了不少消息。

  秦朔:【哪个行业都免不了出现败类。】

  濮子悦:【只有我一个人想知道生辰八字和头发指甲血液会被拿去做什么事吗?】

  赵晴画:【实不相瞒……】

  雷初曼:【我也想。】

  盖洁:【加一。】

  许敦:【加二。】

  秦简:【我比较想知道云韶收鬼使为什么都是女?】

  秦朔:【这个我知道,云韶亲口承认,她重女轻男!】

  陈星原:【……】

  玉白衣:【未成年少男有被针对到。】

  秦朔:【成年猛男也有被针对到。】

  雷初曼:【就许你们重男轻女,不许我们重女轻男啦?云韶干得好,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赵晴画:【这种美好品质应该永远流传下去。】

  盖洁:【重男轻女几千年,该轮到女人翻身做主重女轻男啦!】

  柏星辰:【……就不能中立一点,男女平等吗?】

  濮子悦:【社会对女性轻视由来已久,弱势时候不得已要喊男女平等,轮到我们强势了,自然得呼唤女权!】

  后面都是群成员们对于男权女权男女平等争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还不允许有中立思想。

  争论越发激烈,搞得坚持男女平等柏星辰最后彻底闭麦。

  大家就是针对这个观点争论一下,和辩论程度差不多,言辞并不过分,没出现什么人身攻击词句,不太可能影响友情。

  苏云韶看了看,决定转移话题:【有了生辰八字和头发指甲血液中任何一项,能做事很多。】

  秦简:【来了来了!】

  许敦:【前方小板凳已备好。】

  玉白衣:【我也偷懒来听个课。】

  苏云韶:【先从好一方面来说,可以寻人,寻找失踪当事人或者有血缘关系直系亲人。】

  秦朔:【刑侦大队要是能多一个拥有这种能力天师,寻找失踪人士难度就没那么大了,特别是孩子,黄金24小时呢。】

  苏云韶:【你现在有了高部长联系方式,可以找他。】

  秦朔:【我还想着找云韶你呢。】

  苏云韶:【我擅符箓阵法,其他方面略有涉及但并不精通。我能给你一个大致方向和范围,他们能告诉你具体位置,时间紧迫情况下,你找谁?】

  秦朔:【了解!】

  许敦:【报案立案了可以找特殊部门,没有立案是不是就得找学姐?】

  秦朔:【报案没有时间限制,警方会进行协助,立案需要失踪48小时,但如果有明确证据表明对方可能有生命危险或者被拐卖可能,也能立案。】

  盖洁:【学到了!】

  柏星辰:【当警方和有悬赏金额寻人启事都不起作用时候,就要考虑玄学了。】

  秦简:【星星你变了!】

  柏星辰:【?】

  秦简:【你已经从坚定唯物主义信徒,变成了坚定玄学主义信徒。】

  柏星辰:【并没有,我只是觉得科学方法不顶用时候可以尝试玄学,还是以科学为先。】

  秦简:【死鸭子嘴硬!】

  苏云韶:【他只是考虑到了现实问题,大多人只有在处处碰壁走投无路情况下才会求助玄学。】

  玉白衣:【那倒也是,没亲身经历过前,谁知道我生活了十七年科学世界,还有鬼有妖有僵尸呢?】

  秦简:【僵尸?】

  苏云韶:【你怎么知道僵尸?】

  玉白衣发了个链接:【新闻发出来了。】

  玉白衣:【没认识同桌之前,这种新闻我都觉得是假,现在嘛……肯定是真!】

  苏云韶点了进去,发现是Y市当地新闻。

  不知道对方哪来消息,竟然真拍到了一点照片,是高然萧成他们从墓穴里带僵尸上去转移过程中被拍到。

  失去葛月压制,没有理智被本能支配僵尸会见人就撕,为此,每一具僵尸身上都贴了定身符。

  方便起见,黄符贴在额头那么醒目位置,和某些僵尸电影里情节差不多。

  苏云韶还想再往下看,链接忽然不见。

  她把这个已经失效链接发给高然:【走漏风声了?】

  高然秒回:【还不清楚是偶然拍到,还是故意发,先把新闻撤了,减少影响。】

  苏云韶:【大部分人更倾向于拍戏,不会相信真有僵尸存在。】

  高然:【一直以来政策就是普通人不能知道。】

  苏云韶:【我身边人都知道,经历过人也知道,近些年灵异事件发生概率在不停上涨,瞒不住。】

  高然:【我还不能影响他们决定。】

  这是坐办公室领导和基层干部区别,所思所想所见都不同,而这也是苏云韶不想加入特殊部门部分原因。

  她不再和高然聊天,回到了群里。

  柏星辰:【被删了。】

  秦简:【看来是真。】

  赵晴画:【僵尸都有了,别还会远吗?】

  陈星原:【还能有什么?】

  雷初曼:【妖魔鬼怪,目前为止我们只见了妖和鬼。】

  玉白衣:【怪倒是没什么,魔千万别来!】

  秦简:【快撤回!这话怎么看都像是一个flag!】

  玉白衣撤回了一条消息。

  玉白衣:【总觉得人间越来越不太平了。】

  秦朔:【不止如此,近些年全国各地犯罪率上升得很快,尤其是杀人、拐卖等案件。】

  柏星辰:【会和怨气之类有关吗?】

  雷初曼:【不会吧?】

  苏云韶:【说不好。怨气会放大人负面情绪,憋着怨气会加重,发泄出来怨气还会散溢。】

  苏云韶:【举个例子,一个人可能只是产生了杀人念头,理智会拉住他阻止他,慢慢,杀念就会消磨下去。如果不巧遇上怨气,这份杀念就会被放大,很可能最终下手。】

  柏星辰:【所以怨气导致各地犯罪率上升说法还是行得通。】

  苏云韶:【问题是:那么大范围怨气是怎么来?】

  玉白衣:【怨气就是怨恨情绪,没有人能保证自己一辈子不怨恨,加上那些对工作生活不满人,怨气多也很正常吧?】

  说到这个,苏云韶想起工地上被符阵镇压着怨气,回头问阮玫:“工地那边怎么样了?”

  她离开B市这一个月,阮玫和云溪会定期去工地查看情况,向她汇报,今天本该汇报。

  阮玫:“王总一边催工人赶工,一边到处找大师,大人布置阵法还在,镇压下去怨气没有出来,可是工人身上怨气也不少。”

  这么下去,迟早出事。

  苏云韶可以看王总王太太倒霉,却不能无视工地上那么多工人和附近居民与路人安危。

  原先还想着等王总王太太火烧眉毛走投无路之际,她再出面表明身份,解决问题,以后王总王太太不会再针对苏爸苏妈,如今看来怕是不得不提前行动。

  事情有点多,苏云韶不再选择打字,改成语音,一边指挥小纸片人按语音键说话,一边做雷击桃木珠子。

  “人会怨恨,也会幸福高兴,正负抵消,阳气正气还会消磨阴气怨气,日常工作生活产生怨气形成规模可能性比较小。”

  “王总工地上那几百个工人针对同一个人在同一个地方产生同种怨气,这种情况比较少见,放任不管话,没有底下镇压着怨气也会出事,会形成怨念聚合体。”

  未免形成祸患,苏云韶决定明天就去工地。

  搞不明白那么多怨气来源,无法从源头上解决问题,要么再度镇压,要么引最盛阳气来消磨怨气。

  就是后者麻烦一些,需要一些工具,而且时间比较长。

  柏星辰:【怨念聚合体是什么?】

  “你可以看成是一个由各种怨气怨念组成怪物,没理智很麻烦,有理智更麻烦。”苏云韶忽然想起慧心。

  对付这种东西,当然是远山寺和尚最有效!

  苏云韶赶紧给慧心打电话,希望慧心没那么快进深山老林,说不准还能收一波功德。

  遗憾是,慧心速度快了些,不在服务区。

  她没有远山寺其他和尚联络方式,就把这件事告诉了高然,希望他能有。

  高然说了句“你应该早点告诉我”,而后给远山寺主持打电话。

  高然还在盘石镇,远山寺在H市,要消除那么大范围和量怨气需要不少准备工作,不可能马上开始。

  不过到底是把事情交出去了。

  苏云韶专心致志做珠子,第二天就快递了出去,并告知使用方式:把珠子戴在身上,只要珠子发烫,就说明有问题。

  没两天,华子传来消息:“你要打听血玉手镯还没消息,那批陪葬品是真流传开来了。今天有一个人拿过来卖,我看那个人脸色不太好,一问才知道家里出了事急需用钱。”

  “珠子那么烫,我没有过手,看了两眼就说我不收这类东西。那人再三表示东西是真,就差往我手里塞,逼着我看清楚是真品。”

  没有照片视频,没有确切经手,仅凭这点信息,苏云韶无法判断那东西究竟是借运还是借命。

  “不确定有什么问题之前,不经手是对。”

  没过几天,华子又打来了电话,语气和态度不复之前淡定。

  “妹子,我好像遇到事了。”

  苏云韶:“怎么了?”

  “我看那珠子会发烫,最近店里没什么生意,我就趁机盘点一下收藏也是检验一下,结果拿到一块玉佩时候,珠子发烫了。”华子沉声道,“那块玉佩是我老公送我。”

  没想到送颗珠子还牵扯出家庭伦理来了。

  苏云韶揉揉眉心,“你回想一下时间,那玉佩是什么时候送给你?”

  “三个月前,我们结婚七周年纪念日。我日常穿是旗袍,用不到玉佩,就收了起来。”

  “拍点照片和视频给我。”

  没几分钟,华子就发来那块玉佩各方位照片和视频,还问苏云韶需不需要视频通话,或者她可以飞过来一趟。

  只一眼,苏云韶就说:“你得过来一趟。”

  华子行动力极强,挂了电话,随便收拾点东西,带上玉佩,傍晚就到了B市。

  苏云韶按照华子给酒店地址过去,看到了玉佩实物,她仔细地看了华子面相,又要了华子老公最新照片,夫妻俩生辰八字。

  “结婚七年,你没有生孩子,但你老公有孩子。”

  “咔”一声,华子捏断了手里扇子。

  那是一柄木质雕花折扇,散发着淡淡沉香味,精致又好闻,是市面上很难得好东西。

  苏云韶暗叹一声“可惜”,“家事就由你自己查吧。”

  华子扯出一抹礼貌性微笑:“让妹子见笑了。”

  “没什么见笑不见笑,世界那么大,谁还没遇见过几个渣男呢?”苏云韶一副“这种事我见得多了”表情。

  华子遭遇丈夫出轨、算计等糟心事,心里本来很乱,看到苏云韶年纪轻轻看淡世事模样又有点想笑。

  “是啊,渣男而已,谁还没见过吗?孩子都有了,我正好去做个亲子鉴定,用结结实实铁证让他净身出户。”

  这是华子家事,苏云韶不会过问处理方式。

  “玉佩事,我要好好和你说说。”

  华子:“好。”

  “你说玉佩是三个月前收到,那你记得自己玉石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生意下滑吗?”

  “……好像有三个月了。”

  到了这时,华子也没把玉佩和生意下滑联系在一起,直到苏云韶点出来。

  “这是一枚被施了借运术法玉佩,施术之人利用你生辰八字和血液,将你运势借了出去,至于受益人不用我再说吧?”

  华子低下了头,搁在膝盖上手紧紧地握着,花几个小时做好假指甲刺进肉里带来疼痛,远远比不上得知真相这一刻疼痛。

  “妹子,借运只是把我生意搞垮吗?”她艰涩地开口询问。

  一听这话,苏云韶就知道华子心里对结婚七年老公还有那么一丝丝幻想,说得相当直白。

  “对比三个月前生意和如今生意,你觉得这‘短短’三个月时间,他从你这借走运是多还是少?”

  华子家生意是祖上三代积累,固定客户和忠实客户特别多。

  她原以为店里生意不好,客户流失,是最近那批陪葬品进入市场造成冲击和动荡,过一阵子会好,可惜啊。

  短短三个月时间就逼得她店里门可罗雀,足可见那人对她有多不留情,怕是数着日子在等她死亡,再以丈夫身份顺理成章地接手她遗产呢。

  都说女人只有在被逼到绝境时候,才会放弃那些不切实际幻想。

  华子笑得自嘲:我也不例外。

  她清高、骄傲,护着祖辈打下来基业,守着玉石师傅道德与坚持,不成想这份产业差点葬送在一个男人手里。

  还是一个她亲手扶持起来,手把手带入这行,把他从半点不懂玉石菜鸟调/教成如今玉石大商男人。

  引狼入室啊。

  不知过了多久,华子松开握紧拳头,丢开断成两截扇子,整了整身上旗袍,发现膝盖上方那块玉白色地方沾上了点点血色。

  “可惜了,这是我最喜欢一件旗袍呢,脏了,就不能要了。”

  一语双关。

  苏云韶听出来了,笑着说恭喜:“那就祝姐姐前程似锦,另觅佳人,生活美满。”

  华子笑了:“承你吉言。”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