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强者认证姬,颜盈_写书成神:我真没想武侠变玄幻啊
云读小说网 > 写书成神:我真没想武侠变玄幻啊 > 第十二章 强者认证姬,颜盈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二章 强者认证姬,颜盈

  长生书阁。

  高台上。

  李长生看了眼宋玉致以及无数激动的刀客,端起红袖沏好的玲珑玉茶,轻轻抿了口,润了润嗓子,然后缓缓道:

  “既然大家这么热情,又有宋小姐开口,那今天第一个主题就说说九洲大陆的刀客!”

  “众所周知,十八般兵器中以刀、枪、剑、戟最为常见,使用者最多,其中以剑为首,刀次之!”

  “这一次,我打算将要讲的刀客分为两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为刀皇之下,有潜力成为刀皇的绝世刀客。”

  “第二个层次,为刀皇之上的绝世刀客。”

  “先说第一个层次的刀客,排名不分先后。”

  “第一位,傅红雪。”

  “傅红雪乃大明江湖刀客,其所习刀法来自‘神刀无敌’白天羽的神刀秘笈,并会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其中一式。”

  “他有夜眼,过目不忘,会解奇毒,精通毒杀、暗算之法,虽身有跛足残疾,但施展轻功与常人无异。”

  “他用的刀是一柄漆黑的魔刀,刀柄漆黑,刀鞘漆黑,这是一把很不起眼的刀,但谁也不敢轻攫其锋。”

  “据说看起来的那股漆黑是因为刀出世前在鲜红的血池浸泡而成,那黑是血沉淀的暗红,也被称作血刀,象征着死亡,只有地狱中的恶鬼才能用它。”

  “因为这柄刀带给人的,只有死亡与不幸。”

  “刀光一闪,比闪电更快,比闪电可怕,没有人能形容他这一刀,他一刀出手时,刀上就彷佛带着种来自地狱的力量。”

  “第二位,丁鹏。”

  “丁鹏乃是‘圆月山庄’主人,号称‘魔刀丁鹏’,他的刀乃是大明江湖第一魔刀——圆月弯刀。”

  “这是一柄比傅红雪的魔刀更可怕的魔刀。”

  “他的武学跟傅红雪类似,精通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和神刀斩。”

  “魔刀一出,当者必死,这一刀威力无俦,那柄一出中分,神鬼皆愁的魔刀,那是无坚不摧,至威至利的一刀,石破天惊的一刀。”

  “这个说法虽然夸大,但也说明神刀斩的威力!”

  “第三位,李寻欢。”

  “小李飞刀,例无虚发,以心御刀,心之所至,刀之所至。”

  随着李长生话音落下,长生书阁一片哗然。

  丁鹏。

  傅红雪。

  李寻欢。

  竟然全是大明江湖之人。

  他们三人虽然不是武皇,但在大明江湖也是风云人物。

  小李飞刀,例无虚发,路人皆知。

  傅红雪和丁鹏的魔刀,刀出见血,令人闻风丧胆。

  一时间。

  长生书阁众人议论开来:

  “天啊,大明江湖还真是人才辈出啊!”

  “连续三个绝世刀客,竟然都是大明江湖之人!”

  “或许长生公子特意将他们放在了一起。”

  “魔刀丁鹏、无间地狱傅红雪、小李飞刀李寻欢,果然名不虚传!”

  “听说护龙山庄地字一号密探归海一刀尽得霸刀真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杀人只用一刀,不知道能否上榜?”

  “归海一刀应该差了些,不过其天赋确实强大,日后未必没有机会上榜!”

  “大明江湖最出名的刀客,好像就这些了!”

  ……

  “大明真是人杰地灵,不过这些刀客现在还无法和父亲相比,不知道父亲能够名列第几?”

  宋玉致美眸带着期待和好奇。

  她提出刀神榜,就是好奇她父亲天刀宋缺能够在天下刀客中名列几何。

  人群中的聂人王此刻也紧张起来。

  尽管之前他曾隐退江湖,归隐田园,但如今在这刀神榜面前,也难以保持平静。

  ……

  高台上。

  李长生悠哉品着玲珑玉茶,目光扫过全场,视线在其中一个提着一柄大刀的粗狂男子身上停留了一瞬:

  “绿人王?不对,是聂人王!”

  李长生的目光并没有让聂人王感觉到,他幽幽道:“第四位,聂人王。”

  “聂人王在十方域也算小有名气,二十年前被称为北饮狂刀,与南麟剑首断帅齐名。”

  “他修炼家传刀法傲寒六诀,冷凝血脉守天机,刀藏袖里暗出奇。冰释雨化无觅处,心静若水身如寄。”

  “第一诀惊寒一瞥,第二诀冰封三尺,第三诀红杏出墙,第四诀桃枝夭夭,第五诀踏雪寻梅,第六诀冷刃冰心。”

  “不过聂人王并没有练成第六诀,因为仅聂家先祖聂英曾经练就,刀谱已失传。”

  “但世间仍存第六诀,聂人王若是有缘得到,或许可以借此晋升刀皇。”

  ……

  什么?

  聂人王?

  听到李长生的话,长生书阁顿时传来一片惊呼。

  北饮狂刀聂人王。

  这个名字在十方域还是很响亮的,尤其是二十年前,比雄霸、官御天、独孤一方出名多了。

  尤其是聂人王还娶了当时的十方域武林第一美人颜盈,不知道羡煞多少江湖豪杰。

  可惜聂人王娶了颜盈之后,就带着颜盈退隐江湖,归于山林田园。

  后来听说被火麒麟吃了。

  没想到竟然还没死!

  “我去,听说聂人王被火麒麟抓走吃了,没想到竟然还活着!”

  “莫非火麒麟是吃素的?”

  “聂家的傲寒六诀果然不凡,聂人王凭借残缺的傲寒六诀就已经名震江湖,若是习得完整的,还能晋升刀皇?”

  “不知道完整的傲寒六诀藏在某个角落,还是在哪个强者手中?”

  “不过聂人王没有死,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他的消息,莫非再次归隐江湖了?”

  “听说天下会神风堂堂主聂风就是聂人王的儿子,即便聂人王要归隐,也不该连自己儿子都不管了吧?”

  ……

  “世间还存在完整的傲寒六诀?”

  聂人王心神一震,作为聂家之人,他心里十分渴望找到傲寒六诀,不仅是想提升实力,更因为这是家族传承。

  想到这里,聂人王忍不住上前,对着李长生拱手道:

  “在下聂人王,见过长生公子!”

  当日在凌云窟,他不认识李长生,但见到了李长生收服火麒麟的绝世丰丰姿。

  如今再见李长生,感觉风采更甚往昔。

  “聂人王?”

  “他就是聂人王,没想到长生公子刚刚提到他,他就出现了!”

  “聂人王果然没死!”

  “他手中的宝刀就是那柄女娲娘娘补天石白露铸造而成的神兵雪饮刀?”

  无数目光齐刷刷望向聂人王,不过更多强者关注的是聂人王手中的雪饮刀。

  毕竟这可是跟女娲大神沾边的宝物。

  像女娲这样传说中的大神,别说补天留下的奇石了,就是用过的一块丝巾,对他们来说都是宝贝。

  “聂人王竟然还活着?”

  雄霸眼中闪过一道厉芒,他正准备搞聂风呢,没想到聂人王出现了。

  “不过聂人王又如何?”

  雄霸眼中闪过一抹不屑:“二十年前不是我的对手,二十年后,更不是我的对手!”

  “这一次,本座一定要拿到雪饮刀!”

  二十年前他就觊觎雪饮刀,眼看就要成功之际,火麒麟出现,将聂人王连同雪饮刀抓到了凌云窟。

  他不是火麒麟的对手。

  只得放弃。

  他忙活几个月,功亏一篑。

  唯一的收获或许就是白玩了颜盈一个月。

  很润。

  ……

  高台上。

  李长生望着聂人王,直接道:

  “你想知道傲寒六诀所在的位置?”

  “长生公子慧眼如炬。”

  聂人王并不意外李长生猜到他的目的,别说李长生了,在场只要不傻的人都能猜到。

  “如果长生公子愿意告知,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在下能够做到的,绝不推辞!”

  聂人王郑重承诺道。

  李长生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饶有兴趣道:

  “如果我告诉你颜盈没有死,你想知道颜盈的下落还是傲寒六诀的下落?”

  “什么?颜盈没死?”

  聂人王瞪大眼睛,惊呼出声。

  他几乎没有怎么考虑,便有了决定,恭敬道:“还请长生公子告诉我颜盈的下落!”

  听到这话,无数江湖豪客痛心疾首,感觉聂人王真是愚蠢,傲寒六诀不比颜盈香?

  虽然颜盈是十方域第一美人,但那是过去式了,那是二十年前。

  如果颜盈武功高强,驻颜有术还好。

  但颜盈不会武功。

  这样的美女,二十年过后,怕是人老珠黄了。

  有了完整的傲寒六诀,晋升刀皇,还怕没有美女?

  当然。

  这只是大部分人的想法,还有一部分尤其是女人,对聂人王充满赞赏。

  有情有义!

  是个好男人!

  然而,李长生接下来的话却是让众人瞪大眼睛,目瞪口呆。

  “二十年前,雄霸为了雪饮刀逼你与之决战,颜盈无法忍受你归隐田园的隐居生活,义无反顾投入作为敌人的雄霸怀中。”

  李长生望着聂人王:“结果雄霸只当她是个用来刺激你的玩物,当着你的面把她抛弃了,她羞愤欲绝,从凌云窟跳下。”

  “虽然最后还算有点羞耻心,但这样爱慕虚荣、不忠不义的女人,你还想为了她放弃祖传绝世刀法?”

  “我愿意!”

  聂人王一脸羞愧,但声音铿锵有力,充满坚定。

  “舔狗一只。”

  李长生心里评价了一句。

  长生书阁更是一片哗然。

  “我的天,聂人王这遭遇也太悲催了吧?”

  “想不到聂人王竟然被雄霸给绿了!”

  “更没想到当年的武林第一美人竟然是这样一个爱慕虚荣、不知廉耻的女人!”

  “雄霸也太卑鄙了,简直是杀人诛心啊!”

  “这才是枭雄本色!可怕!”

  “聂人王也是愚蠢,这样的女人,还找她干嘛?”

  “干!”

  “为了这样一个女人,竟连自己的祖传刀法都不顾了,聂人王这是不孝啊!”

  “聂家先祖若是有灵,怕是气得从棺材板里跳出来,抽死聂人王这个不肖子孙!”

  众人看聂人王的眼神,就像看一个傻子。

  并且他们的目光频频看向聂人王头顶。

  他们仿佛看到一片青青大草原。

  聂人王脸庞羞红,手掌紧握雪饮刀,对于周围的议论充耳不闻,只是盯着李长生,想知道颜盈的下落。

  李长生没有再为难他,直接道:“颜盈当初跳下凌云窟后并没有死,反而被剑宗掌门人剑慧之子破军所救。”

  “破军生性残暴,伤人为乐,觊觎颜盈美貌。”

  “颜盈心高气傲,自负美貌无双,认为只有当世最强者才配拥有她。”

  “当年的聂人王是她心中那个人,但归隐后的聂人王不是,因此颜盈转身投入了雄霸的怀抱!”

  “而破军作为剑宗掌门人剑慧之子,实力强大,两人顺理成章勾搭在一起。”

  “颜盈随着破军远赴东瀛,但破军为了打败武林神话无名,以颜盈作为交换,求绝无神教他“杀破狼”一式。”

  “绝无神乃是东瀛无神绝宫之主,不仅实力强大,更是地位非凡,颜盈心甘情愿跟着绝无神。”

  “因为绝无神比破军更强大!”

  “她很会讨男人换心,还为绝无神生了一个儿子绝天,让绝无神很喜欢她,并且把绝天当做继承人培养。”

  “所以,你想要找颜盈,得去东瀛无神绝宫。”

  静!

  长生书阁一片静谧。

  所有人张大嘴巴,瞪大眼睛。

  这个二十年前的武林第一美女颜盈,真他娘的绝了!。

  先是北饮狂刀聂人王,再是天下会帮主雄霸,然后是剑宗宗主之子破军,最后还有一个无神绝宫之主绝无神。

  真是大佬收割机。

  女人的典范啊。

  男人都是立志成为绝世高手,然后征服绝世美人。

  她这是用美貌征服绝世高手。

  如此女子,也可称之为奇女子。

  毕竟能够征服这么多高手,也是一种本事。

  在短暂的寂静惊讶后,长生书阁顿时议论开来。

  “卧槽!颜盈还真是牛逼!”

  “之前众人都鄙视看不起颜盈,但现在谁敢看不起她?”

  “这就叫杀一人为罪,屠万人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

  “慈航静斋不是有圣女认证吗?只有最强的大魔头,才能得到慈航静斋的圣女,现在又多一种认证……”

  “颜盈认证!”

  “没有得到颜盈的男人未必不是强者!”

  “但得到颜盈的男人,一定是强者!”

  ……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