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第 76 章_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云读小说网 > 真假千金联手了[玄学] > 第76章 第 76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6章 第 76 章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得知玉白衣要直播带货,经纪公司和经纪人徐哥都是不同意,等知道玉白衣要帮苏云韶所在村村民带货,顿时改了主意。

  苏云韶钱大笔大笔地拿去做公益和慈善,不图名不图利也不图色,老板正头秃该怎么抱这条大腿,机会就来了,那还不赶紧上?

  除了快递公司和运输方面他们插不上手之外,直播所需化妆师服装师打光师等专业人士和设备全部送了过来。

  徐哥也来了,悄悄地对玉白衣说:“要不是老板也来,太过司马昭之心,你现在已经见到他了。”

  玉白衣差点笑出声,就算老板不来,苏云韶也能猜到啊,更何况他早把老板想抱大腿情报上交了。

  公司送来人和设备太多,苏云韶竹楼装不下,只能去村民家里借宿。

  村民们知道他们是为了帮自己卖货赚钱,大老远地坐飞机赶过来,想到来回昂贵机票钱,都不肯收钱。

  后来经多方协商和劝说,双方定了住宿钱不收,饭钱水果零食钱全得交。

  这是玉白衣第一次玩直播,在微博提早进行宣传,告知具体时间,并且说明是帮村民带山货,请大家根据自己经济情况量力而行。

  大多粉丝称赞他人帅心善,表示到时一定会到场支持,在评论里各种撒花卖萌,让人一看就心情美好。

  也有一部分骂他小小年纪不学好,消费名气和粉丝,还有说他是不是在和同桌谈恋爱,不然没道理老是cue她。

  骂玉白衣别,他无所谓,黑红也是红,当明星就没有没被骂过。

  说他和苏云韶谈恋爱,那不行,非常不行!

  怕被阎王惦记上,玉白衣亲自下场怼人:【一男一女关系好就一定是谈恋爱?我们这是纯友谊!麻烦你阳光一点,正直一点,把人想得更积极向上一点!】

  苏云韶还未成年,玉白衣不想给她带来太多麻烦,就没提及“有人等她”“轮不到我”“那人我可得罪不起”之类字眼。

  刷新两下就看到了那人回复:【异性之间有纯友谊?这就和一男一女盖着被子只聊天一样,纯属扯淡!】

  “嘿……”玉白衣还不信了,摩拳擦掌,蓄势满满,准备让这个昵称是【垃圾投放站】网友感受到社会险恶。

  刚打了一个字,他手指不小心戳到返回键,再回来时候就看到【垃圾投放站】被网友们满屏轰炸。

  “谈恋爱还有柏拉图式精神恋爱呢,友谊就不能是纯纯了?”

  “一男一女怎么就不能盖着被子纯聊天了?女生来例假,必须空档期啊!”

  “只要这一男一女中有一个是弯,就能轻松达成盖着被子纯聊天成就,机智如我!”

  “看你昵称,我就觉得不需要说太多,谁让你脑子里都是被集中投放垃圾呢。”

  玉白衣:“……”这个有点狠了啊。

  见网友们怼得那么厉害,玉白衣不再下场,只和徐哥说了一声,徐哥转头就告诉老板。

  经纪公司用官博转发说明:【此次直播地点是Y市一个很偏远小山村愿村,当地开发旅游业好几年一直没什么进展。玉白衣和同学一起去他同桌家里,看到村民日子艰苦想帮忙,请不要恶意揣测少年人善心与真心,谢谢。】

  哪怕有官博进行正式说明,还有不少不听不看坚持自己想法人,就在那不断上蹿下跳带节奏。

  这种人不是真没脑子,别人说什么信什么,就是被对家请来水军和黑粉,说什么都没用,不用理会。

  也有人说神壕同桌既然能够拍广告做慈善,为什么不给老家捐点钱?有钱了也不能忘根!

  官博回复:【玉白衣同桌只是在愿村建了一栋竹楼,偶尔过去住,那不是她老家。】

  至于其他异议,玉白衣和官博都不在下场,说多了只会让人觉得他们过于维护苏云韶,反倒觉得不对。

  开播之前,众人还彩排了一次。

  要带货都是些山货,主要描述食物口感、制作储存方式之类,没有太过复杂字眼,出错概率很低,彩排很顺利。

  在一个风和日丽午后,直播开始了。

  “大家好,我是玉白衣,今天在我同桌建竹楼所在地愿村开直播。介绍产品之前要先说明一下,也是为了防杠,我们帮村民卖货,没有收他们钱,涉及到金钱所有内容全部由村民自己出面。”

  本来就是为了做好事,他们也不缺钱,商谈时有村民跟着,涉及到金钱部分由村民出面,免得日后为了几块钱牵扯不清。

  这一点也让玉白衣粉丝松了口气。

  只要不涉及金钱,将来就算被有心人制作成黑料,他们也能组织起有力证据反黑。

  说完防杠申明,玉白衣举着自拍神器,从村口进去。

  “我背后这棵大树就是愿村最有名景点许愿树,据说很灵,感兴趣自己来。好了,话不多说,下面我们去看看准备好货。”

  随着镜头推进,观众们看到玉白衣敲敲门,进了一户人家。

  “王叔,直播开始啦。”

  王叔点头:“好。”

  王叔是愿村村长,他家院子是整个村子里最大,适合做直播。

  原本玉白衣想在苏云韶院子里直播,用精致竹楼当背景,考虑到村子和竹楼之间多达十几分钟步行距离,还是放弃了。

  “我先给你们看看王叔家院子里黄瓜吧。”玉白衣握着镜头抖动一下,对准墙边一整排黄瓜架,靠得近些,再近些,“看到了吗?水嫩嫩黄瓜。”

  玉白衣随手摘了一个,用水洗了洗,放在嘴边咬了一口,咀嚼清脆咔嚓声通过收音孔传到每一个观众耳边。

  “这些黄瓜都是村民们种来自己吃,愿村在山沟沟里,太偏僻了,进出不方便,所以这里都没用什么化肥,也没农药,黄瓜新鲜、脆口、清香、味浓,想要在屏幕上扣1……”

  “为什么一根黄瓜他都能吃得这么香?”

  “超市里黄瓜根本没味道,我都不记得多少年不吃黄瓜了。”

  “超市和菜场黄瓜都太老了,不好吃。”

  “相信玉少,买了!”

  不知是玉白衣本人合适当吃播,还是大家相信他口碑,黄瓜、苦瓜、土豆、南瓜等卖得很好,村民们自制腐竹、粉丝、地瓜干等也卖了不少。

  为了让买人放心,玉白衣带货速度没有很快,还会让镜头晃悠到正在称重打包村民们,一忙就是大半天。

  看到徐哥指手表,玉白衣恍然察觉胃里空落落,这才意识到到了午饭时间。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上午带货直播先到这里,我和村民们都得吃饭了,午饭后继续。”

  “别关啊!”

  “玉少,我们要看你午饭!”

  “当吃播吧!”

  “我们还想看你同桌竹楼呢!”

  鉴于广大粉丝和观众强烈要求,玉白衣笑着应下,举着自拍杆颠颠地往后山竹楼跑,边跑边说:“忙时候不觉得,一旦松懈下来就觉得胃里在烧,不行,我得赶紧回去,不然他们肯定不给我留饭!”

  这话说得粉丝很是心疼,都在弹幕里问午饭吃什么,为什么不留饭,是不是被欺负了?

  玉白衣喘着气说:“午饭得看我同桌心情,大厨做什么,我们吃什么。至于不留饭……他们也不是欺负我,就是饭菜太好吃了,一不留神就容易吃光。”

  为了美食,玉白衣发挥百米冲刺速度。

  他跑步时候镜头一直在晃,观众们为了不眼晕也就没盯着,直到他回到竹楼,把手机放下,固定好拍摄角度,观众们才看清那一桌子菜。

  刹那间,满屏“好家伙”弹幕飞过。

  那一桌子菜全部取材于今天上午直播间里卖产品,蓑衣黄瓜、酱黄瓜、苦瓜酿肉、炝拌苦瓜、土豆炖牛肉、南瓜饼……素菜、炖菜、凉菜、小吃都有了。

  最最令人惊讶是,那一桌子菜里最中间那几个大菜:蘑菇炖鸡、红油烤兔、蒜蓉粉丝虾、以及……

  “今天居然有烤猪排。”玉白衣喊出观众们投注视线最多那道菜,“我想起来了,昨天村里杀猪了!”

  小伙伴们早等得望眼欲穿了,催玉白衣去洗手,“我们都在等你回来开饭呢,赶紧洗手,快!”

  “好嘞!”玉白衣一溜烟地跑过去洗手,随便冲了冲,手没擦干就又跑回来了,“快快快,尝尝烤猪排!”

  一开饭,所有手第一时间伸向烤猪排。

  这道菜是估算着玉白衣回来时间将将好完成最后一道工序,微烫口感吃起来正正好。

  随着牙齿轻轻咬下,猪肉油脂和汁水瞬间迸发到唇舌和口腔之中,直击灵魂。

  “这也太好吃了!”秦简惊艳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是云韶手艺好,还是猪肉本身好,烤猪排怎么会是这个味道呢?”

  柏星辰客观地评价:“你也不是没吃过更好猪肉,没遇到过更好厨师,只能说云韶做这份烤猪排正好合了你口味。”

  “也不能那么说。”傅烨极为迅速又不失优雅地啃完一大块烤猪排,“我家做酒店这个行业那么多年,美食没少吃,今天烤猪排是真好。”

  许敦和陈星原吃得头也不抬,玉白衣恍然间想起自己还在直播,叼着烤猪排回头看了一眼,竟是满屏差评。

  乍一看,他还以为自己就吃了个烤猪排,穿越到了几天后粉丝们收货齐齐给差评时候。

  仔细一看,发现调侃意味居多。

  “吃播只吃不说话,差评!”

  “吃播不对着镜头吃,差评!”

  “吃播不上链接不卖货,差评!”

  “吃播词汇量有限不评食物,差评!”

  “你们差评也没用啊,这是我同桌做烤猪排,限定限量供应,而且烤猪排得现烤现吃,你们吃不到。”玉白衣一句话拉满仇恨值,气得粉丝们都不想说话了。

  苏依依悄声对苏云韶说:“我总觉得以他说话方式,什么时候被人套麻袋痛扁一顿也不稀奇。”

  苏云韶失笑,一点吃食而已,“不至于。”

  就算真到那个地步,玉白衣身上平安符和玉符都能保护他免受皮肉之苦。

  一顿午餐,女生们没怎么说话,专心吃饭,男生们则配合玉白衣做了回吃播。

  主要还是秦简和许敦功劳,他们俩擅长说话和活跃气氛,和玉白衣互相抛梗接梗,玩得直播间热度居高不下。

  饭后,由于玉白衣开着直播,苏云韶不能让小纸片人来收拾,大家自觉地收拾餐桌清洗碗筷,没人躲懒,动作生疏了些,倒也没混乱不堪。

  桃夭都接了擦桌子活,没仗着自己个头小,心安理得地把活计丢给其他人去做。

  也就是不能出现在镜头里糯米圆圆和阎王没动手,他们三避开镜头吃饭,饭菜没少,就是少了和大家一起吃感觉。

  苏云韶走到大桃树背后,阎王背靠着桃树树干,见她来了,眉头微蹙,主动伸手,“抱抱。”

  苏云韶都准备好把手给他摸以示安慰了,没想到阎王忽然改变套路。

  她愣了一下,没有及时作出反应,就见阎王眼睫微垂,整个人像只被主人拒绝大狗,难过得想找个地方缩起来。

  阎王平日里总是一副冷硬坚强凛然不可侵犯模样,此时突然露出这种需要被人关怀安慰表情,反差太大,格外令人心疼。

  苏云韶想到他们一群人刚刚在竹桌那边热热闹闹地吃午饭,阎王一个人躲在桃树背后偷偷地吃,越想越觉得他可怜。

  她想:抱一下,应该也没什么。

  看在阎王被她摸了那么久手份上,安慰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苏云韶成功说服自己,上前一步,虚虚地抱了一下,手碰到阎王肩就放了开来。

  只是这么一点点亲密接触,阎王就很满足了。

  幸福和不幸都是需要通过对比看出来。

  瞧瞧躲在一边气得毛发蓬松一圈糯米,再瞧瞧躲在树丛后面面无表情啃竹子圆圆,还能被抱一下他不是幸福多了?

  阎王:机智如本王!

  有了上午经验,下午直播带货过程快了一些,观众们还能看到一辆又一辆小三轮,载满打包好快递箱从村口出发。

  很多人睡前看到自己订单还没发货,第二天早上醒来就发现货物全在已揽收状态,下单早那些都已经在路上了。

  愿村地理位置实在不好,可村民们从小在这长大,不愿离开家乡,如今能有机会把这些东西卖出去换钱,心里可激动了,一整晚没睡,都在称重和打包。

  要不是夜晚走山路不安全,快递站也没人工作,他们都想连夜把这些包裹送下山。

  天微微亮,村子里小三轮就开了出去。

  等玉白衣他们醒来,去村子里转悠时候,一向勤劳村民们吃完早饭补觉去了,只剩下广场上那一片片堆积如山快递箱。

  玉白衣沉默片刻,绕着快递山转了一圈,拍了个无剪辑无美颜无滤镜视频,发到微博上。

  【感谢粉丝们信任与支持,愿村村民们连夜称重打包,正在运送中,山路不好走,来回一趟起码三个小时,请大家耐心等待,这些货物一定会尽快到达你们手中。】

  粉丝们和网友都沉默了。

  他们很多人只是出于对玉白衣信任,或者看他吃得香才买,此时见愿村村民们做到这个地步,心里酸酸,还有点感动。

  真诚待人,真诚做生意,这样美好品质被社会丢掉许多年了。

  很多商家都是用脚做产品,用心做营销,就该让那些黑心商家看看愿村这样朴实地方!

  与此同时,同市和同省当天收到人来反馈了。

  “直播间看玉少吃得那么香,我就买了平日根本不稀罕黄瓜,拿到手才发现原来真有那么好吃!”

  “一箱黄瓜被全家人当水果直接啃完了,我再三坚持才保下最后一根做了个拍黄瓜,真好吃,求玉少再上!”

  “我以前从来不吃苦瓜,觉得这个怎么做都是苦,昨天看他们吃苦瓜酿肉吃得那么香,买回来照着网上教程做,啊,真香!”

  “我跟你们说,一定要试试南瓜!愿村南瓜比冬瓜还大,天气太热,我担心吃不完,早上切了一块直接蒸来当早饭,绵软甜香,那滋味真绝了!”

  反馈中很少有说不好,少有不好评论说东西太大一个人吃不完,偶尔冒出几句价格有点高评论。

  其实考虑到愿村地理位置,快递费和人力油费成本,目前比超市菜场稍微贵一点定价是真不算高。

  那些都是规模化种植出来,有化肥催生,有农药避免虫害,产量高,可以薄利多销,愿村不一样。

  或许两者在营养成分上没差多少,味道上却有很大不同。

  随着越来越多人收到愿村出去农产品,网上反馈一天比一天好,村民们逐渐上手直播和卖货工作,不会再不顾身体地熬夜打包,大家就放心了。

  傅烨和柏星辰还有课程要学,早在玉白衣直播结束后没两天就回去了。

  这边事情结束,他们也得回B市,那边还有流浪动物救助站要办呢。

  没有傅烨和阎王打扰,没有玥玥姐时不时来找苏云韶说话聊肚子里孩子,苏依依想回去路上和苏云韶坐一块,枕着姐姐肩膀,姐妹俩聊聊天增进一下感情。

  计划制定得很好,偏生赶不上变化。

  众人在机场候机时候,苏云韶接到高然打来电话:“云韶,你还在Y市吗?”

  “在。”

  “太好了!”高然狠狠地舒了口气,“我这边遇到了一件很棘手事,需要你过来看看。”

  事情一旦涉及到玄门,大多与人命有关。

  人命关天,苏云韶买了最近航班,与小伙伴们在机场分别,匆忙赶往目地。

  飞机一落地,就有特殊部门人过来接她。

  开车那个男人,苏云韶不认识,坐副驾驶是萧成,以他和高然形影不离样子,竟然没陪在高然身边,而是过来接她。

  苏云韶看着萧成面相和他周身气息,微微皱眉,“你们下墓了?”

  “对。”萧成抹了把脸,第一次感觉自己那么没用,“墓里那玩意儿,我阴阳眼和气息感应用不上。”

  开车司机诧异地看了萧成一眼,他可清清楚楚地记得萧成刚来时候有多骄傲,跟只翘着尾巴小公鸡似,就差逮谁啄谁。

  后来遇到墓里那玩意儿,使出浑身解数不好用,萧成也只是脸黑一点,绞尽脑汁地想办法去攻克。

  怎么到了这个未成年女孩面前,萧成就那么坦然地承认自己技不如人了呢?

  苏云韶:“说说。”

  高然派萧成过来,本就是为了给苏云韶详细说明情况,萧成哪敢隐瞒?

  “那里是一个叫盘石镇地方……”

  盘石镇?苏云韶心中骤跳,和她知道那个盘石镇是同一个地方吗?

  她没有出声,继续听着。

  “盘石镇产玉,那里常年盘踞着玉商和各路人马,还有盘口专门赌石,一夜之间暴富或破产,总之混乱得很。本来那里最多乱一点,前阵子采石时候挖到了墓,考古队没来之前有人下去了……”

  不专业人下墓,不等于找死吗?

  财帛动人心,开了个口墓地就像是无底洞,不管下去多少人,都没成功上来过一个,蹊跷得很。

  不多久,考古队来了,根据已经破开口子位置,口子附近纹路特征开始判断究竟是哪个朝代墓。

  看不出结果,考古队下墓了,没上来。

  在那之前下去都是为了先一步抢夺墓中财宝,不知道具体下去了多少人,有可能在里面迷路,或者被什么机关困住,但考古队那样专业人士会全军覆没吗?

  留在上面人觉得不对劲,当即上报。

  高然带着萧成和部门成员一起过来,下墓前做了许多准备,结果还是差点留在了那里,为此,高然还受了伤。

  “墓里面有什么?”苏云韶心跳速度比平日里快了不少,为那越来越近真相。

  萧成没有察觉到她异常,阴着脸吐出四个字:“千年僵尸。”

  苏云韶急速跳动心脏停了一瞬,很快恢复正常,果然!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